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至尊归元 > 684 重病的谢娟

684 重病的谢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镇无名……

    或者说,以前应该是有名字的,但显然在镇子门口那本应该悬挂名字牌匾的地方,如今却空无一物!

    而整个小镇上的人口却算不得多,大概只有数百户,而其中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即便有修真者,也不过只是一些开光期,融合期之类的存在……

    “小师叔,我怎么感觉这里有些不同寻常呢?”跟随那谢青皓走入镇中,凌默元第一时间微微皱眉,轻声说道。

    “呵呵……”

    楚轩闻言,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也并未回答。

    他其实和凌默元也有一样的看法,并且,他极为敏锐的感觉到,在跟随谢青皓进入小镇后,周围好些路人看似毫无关系,但实际上许多注意力都落在他们身上……

    尤其,那些人更好像无意间在挡路一般,挡住了他们跟随谢青皓的视线。

    这一切,都看似只是巧合!

    但巧合多了,那不也一样显得不正常吗?

    “看来,真的很有趣啊!”

    楚轩嘴角微微翘起,眸子不露痕迹的扫视了一眼周围,却是故意带着凌默元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并没有再继续跟踪谢青皓。

    但是,附近的旁人们‘无意’的眼神依旧始终关注着他们,从表面上看,仿佛是因为来了外人而感到好奇,但实际上是怎么回事,恐怕也只有他们最清楚了。

    然而,没有人知道,楚轩的灵识其实一直都落在谢青皓身上。

    这镇子本来就不大,别说现在楚轩就在镇内了,就算在镇外的某些地方,想要用灵识去锁定镇中的任何一人,都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也根本不用担心会被人察觉。

    不多时,两人在镇内随便找了一个小酒馆坐下。

    因为镇上人不多的缘故,小酒馆并没有什么生意,显得颇为安静。

    楚轩和凌默元也并没有多说什么,随意的点了一些酒菜,便是自顾自的吃喝起来。

    而这小酒馆的老板,也兼职着伙计的唯一一人,却是坐在柜台后面,看似打着瞌睡,但实际上却始终注意着他们,仿佛就是在监视一般……

    或者说,其实自从他们进入这小镇之后,便已经被人全部监视起来。

    “小师叔?”

    凌默元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微微皱眉传音道,“这里好奇怪,为什么会这样?”

    “谁知道呢?”

    楚轩笑了笑,同样传音回道,“行了,不用管这些!反正他们暂时也没有什么恶意!唔……看来,这次来蓝水星倒是来对了!有趣,有趣得很呐!”

    “呃……”

    凌默元无语,很干脆的继续喝酒吃东西。

    反正那些人就算加在一起,也绝不是他的对手,又何必费心思去想那么多?

    …………

    而此时,在这小镇角落的某个偏僻之处,一座极为狭小,且简单的小院子外……

    谢青皓径直来到这边,将没有上锁的院门轻轻打了开来,‘吱呀’一声在这种安静的环境内,显得那般清晰。

    “是青皓吗?”

    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声音有些低迷,或者说是苍白,显然是生病之人发出来的。

    “是我,娘!”

    谢青皓眼中闪过一抹温暖,脸上瞬时带出笑容的走入房中。

    这房间很简单,除了一张桌子,两条凳子之外,也就只有一张床了,当然在桌子上还摆放着一个茶壶几个茶杯,根本没有一点其他任何的装饰,看起来极为穷苦!

    而在靠在床头的,则是一个病怏怏的中年妇女,脸上有些苍白,不过眉宇间仍旧可以看出,这中年妇女在年轻时候是一个不错的美人,只是被病情所影响,现在的她竟是已经有着不少的皱纹,且气息都变得颇为微弱,与正常人有很大的区别。

    她叫谢娟,正是这谢青皓的母亲!

    “娘,这几天您感觉怎么样?”

    进得屋中,谢青皓快步来到床边坐下,握着谢娟的手问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娘的病就是这样,没有什么的!”

    谢娟微微一笑,满是慈母的目光,柔声道,“青皓啊,这次出去给娘采药,肯定累坏了吧?昨天隔壁的王大娘送来了一些东西,你去弄点吃,吃了就好好休息休息!”

    “放心吧,娘!我不累!”

    谢青皓笑着说道,“对了,您吃东西了吗?我去做点给您吃?”

    “好!”

    谢娟含笑点头,看着谢青皓给自己小心整理被子,这才出门朝厨房走去的背影,她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取而代之的却是无边的忧愁。

    “我的儿啊,真的苦了你了!”

    “每次说是去采药,可为娘的又何尝不知你在外面的一切?”

    “哎……”

    谢娟心中轻叹苦涩万分。

    与谢娟几乎一样,在走出房门后,背对着她的谢青皓,也是脸上笑容瞬间消散,面色复杂至极,只是却久久未语,径直去到厨房开始做饭。

    材料也很简单,就是一块肉,几种小菜,以及一些米饭罢了。

    当然,对他们娘俩儿来说,只要能吃就行,不可能要求那么多。

    做饭的同时,谢青皓又在旁边开始熬药,一些简单的药材,熬出颇为苦涩的药味儿,但谢青皓却早已习惯,不仅没有任何的厌烦,反而显出几分期待。

    这些药材,的确是他亲自去外面采回来的!

    目的很简单,就是给谢娟治病!

    至于药效,谢青皓不敢肯定,但至少看着母亲的病没有继续严重下去,他也仿佛看到了一丝的希望!

    哪怕只有一丝一毫,他也绝不会放弃!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饭菜做好了。

    “娘,吃饭了!”

    谢青皓小心翼翼的将肉夹出来,夹杂着一小部分的小菜,端着饭碗来到床边。

    “每次你都这样,让你先吃,吃了再来喂我,不也一样吗,傻孩子?”

    谢娟无法动弹,或者说是除了头部之下的任何地方都没有任何的知觉,更别说自己主动吃饭了。

    所以,一直以来就是靠谢青皓照顾,而谢青皓不在家的几天时间,他就会拜托隔壁的王大娘帮忙。

    “呵呵,哪有儿子先吃,让娘亲看着的道理?”

    谢青皓小心翼翼的喂着,笑道,“再说了,我可是在外面厨房留了好多好吃的呢,等您吃过了我就去饱餐一顿!”..

    “你小子啊……”

    谢娟没有戳破谢青皓的谎言,小口小口的咀嚼着,脸上一直都是那种极为幸福的笑容。

    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吃了十多分钟,饭菜也差不多吃完了,谢青皓这才给谢娟擦了擦嘴角,让其继续靠在床头。

    “行了,你去吃饭吧!”谢娟笑道。

    “好的!”

    谢青皓点点头,“娘,一会儿我来喂您吃药!”

    “嗯,去吧!”

    谢娟含笑点头,看着谢青皓离开的背影,笑容则变成了苦笑。

    这些药材,虽然有些药性,但对她的病情,或者说身体情况来说,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但她,却也不能浪费了自己儿子的孝心。

    让他保持着一份希望,不也很好吗?

    “只可惜……”

    谢娟不知道想了什么,无奈的轻声一叹,心中暗道,“青皓啊青皓,是为娘拖累了你!娘也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只希望娘去了之后,你能好好的生活下去!为娘这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想要看到你成家,可……可是现在却做不到了,哎……”

    轻叹中,谢娟咬了咬牙,额头上瞬间浸出丝丝冷汗。

    而她原本无法动弹的双手上,竟然萦绕出点点白光,下一刻竟掐动了一道极为神秘的印诀,而那些白光在印诀的掐动中,竟然缓缓凝现出了一块白色的玉佩……

    长方形的,长度几乎是宽度的一倍。

    而整个白色玉佩在白光散去之后,却是显得那么古朴,不过至少从外表看却又极为简单,就与街边那种随处可买的玉佩没有任何区别。

    恐怕就算送给别人,都没有什么人会愿意拿。

    但就是这块白色玉佩,却是让谢娟眼中泛出无比的回忆,更有着浓浓的爱意与眷恋。

    不过此时她的脸上却越发苍白,血色尽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谢娟仿佛沉浸在了关于白色玉佩的某种回忆中,一直到……

    “娘,该吃药了!”

    谢青皓的声音响起,白色玉佩仿佛受到惊吓般瞬间消失,谢娟也是抿了抿唇,重新带上笑容的看着走进来的儿子。

    “娘,您的脸色怎么变得这么白?是不是有哪儿不舒服?”

    看着谢娟的面色,谢青皓顿时色变,急忙将药碗放在桌上,快步来到床边。

    “傻孩子,娘能有什么事?放心吧!”谢娟轻笑道。

    “真的?”

    谢青皓很担心。

    “好了,不是要吃药么?还不喂娘?”

    “嗯嗯,吃药!吃药!”

    谢青皓连连点头,小心翼翼的端过药碗,先是在嘴边轻轻吹了吹,这才一勺一勺的喂着,而谢娟则满脸笑容的喝着,哪怕药汤再苦,但她的心中却是无比的甘甜……

    一碗药汤,足足喝了十分钟才喝完。

    谢青皓给谢娟擦了擦嘴,起身道,“娘,我先去厨房收拾一下!您好好休息休息!”

    “青皓……”

    看着谢青皓即将离开的背影,谢娟忽然出声喊道。

    “怎么了,娘?您有什么不舒服吗?”谢青皓紧张的转过身来,问道。

    “傻孩子……”

    谢娟微微一笑,透过打开的窗户望着外面不错的晴朗天气,笑着道,“好像今天天气很不错!要不一会儿你推着娘出去走走?”

    “好哇!那我一会儿就去找王大娘借轮椅!”

    “嗯!”

    谢娟含笑点头,谢青皓这才端着药碗离开,但他却没注意到,谢娟笑容敛去之后露出的无奈与苦涩,“孩子,别怪娘!娘真的没多少日子可活了,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手中,那块白色玉佩再次出现,而谢娟的眸子中,此刻展现出的却不是回忆,而是一种复杂,其中更夹杂着难以言说的恨意爱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