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天朝一品恶少 > 第0182章 为什么是他

第0182章 为什么是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沐冬歌检查方珏的伤口,眼泪却没有停止过,方珏旧伤复发,新伤口很严重。沐冬歌为方珏脱掉衣服,这大大小小的伤,沐冬歌都很清楚,都是拜自己所赐。

    “对不起,对不起…”

    方珏为沐冬歌擦拭着眼泪。“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为方珏上完药,方珏也安静的睡着了。沐冬歌在整理方珏衣服时,却见一封信掉了下来。沐冬歌起初没在意,可当她捡起来时,看到封面的字体很是熟悉,她曾经在沐家好似见过。

    沐冬歌出于好奇,便多看了一眼,封面上几个字,上呈皇帝陛下。让沐冬歌越来越好奇,于是有了打开的念想。

    “臣,楚云霄,遥拜陛下,天道有变,遂在人祸,兵部尚书沐白辛勾结突厥,倒卖兵器与异族,意图不轨之徒,实乃国之大贼,臣虽与此贼有殊亲,却感念陛下之大恩,唯有大义灭亲,方可报陛下之恩。臣自知难辞其咎,虽万般叩首,……臣,楚云霄待罪俯首听命…”

    沐冬歌认真一字一句的读了好多次,又看了字体与纸张,确定这就是边城大将军楚云霄的字迹。这如晴天霹雳一般,让沐冬歌瘫软在地。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是楚家,为什么会是自己的姑父。

    院子里的尸体还未处理,待方珏醒来再做决定。沐冬歌擦拭了眼泪,将信放回了方珏的衣服里,她终于明白了方珏前几日老是打听沐家以前的事,还特意提到了楚家。方珏知道沐家与楚家的关系,所以才迟迟不敢将信给沐冬歌,是怕沐冬歌知道真相之后受不了。

    沐冬歌不想辜负方珏的苦心,她更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或许只是方珏开的一个玩笑。

    方珏第二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衣服,在确认衣服里的信还在,这才放心。这一切都被沐冬歌看在眼里。

    “你看你,眼睛都肿了,别担心了,我这不是没事了嘛。”方珏抱着沐冬歌,温柔的握着沐冬歌的手。“你手好凉,快捂捂。”

    方珏将沐冬歌的手拉进自己的胸膛,温柔的看着沐冬歌,他想逗笑沐冬歌。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沐冬歌没有笑,而是一本正经严肃的问道。

    方珏感觉有些不对劲,却又猜不出是不是沐冬歌已经看到了那封信。

    “我,我发誓,从未做过对你不好的事,若果做了,就…”

    沐冬歌捂着方珏的嘴,然后轻轻抱着方珏,在方珏耳边说道。“不用发誓,我相信你,若是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值得信任,或许只有你一人。”

    方珏对沐冬歌这么评价,更是得意忘形,他捏着沐冬歌的脸。“笑一个,你的笑是灵丹妙药,我这才好得快。”

    沐冬歌这才勉为其难的笑了一个,却是那样不真实。

    方珏出了门,他已经知道是楚留云想杀自己,没必要去查凶手的来历。

    也在这时,叶瑶突然闯了进来,她自从在方珏这里喝醉了,回去躺了一天,不过却被限制出宫,这次又是偷偷出宫。叶瑶看到地上躺着四具尸体,被吓了一跳。这大清早的,坏哥哥就喜欢玩尸体。叶瑶知道这些都是来杀方珏的,害得方珏又受伤了,叶瑶也就不怕了,而是装出恶狠狠的模样,愣是在尸体上踢了几脚。

    沐冬歌神情恍惚的跟在方珏身旁,她突然发现一个尸体上有一支箭的符号,这个标记可是让沐冬歌永生难忘,那是沐家被灭门时,沐冬歌无意之间看到凶手手臂上有这么一个标记。

    沐冬歌神情突然一变,然后去扯开其他人的衣袖。方珏不知沐冬歌为何突然激动,却也没有阻止。

    “是他们,就是他们,是他们杀了我沐家…”

    沐冬歌发现每个人身上都有这样的标记,突然情绪失控的跑回了屋里。

    方珏连忙进去安慰。“冬歌,他们真的是害沐家的凶手?”

    沐冬歌抱着方珏无力的倾诉。“为什么是他们,为什么是他。你告诉我…”

    方珏紧紧搂着沐冬歌。“没事了,没事了。你想怎么做,告诉我,我会给你满意的结果。”

    方珏安慰了良久,沐冬歌这才平息了一些,不过人突然颓废得不成样子,绝望与矛盾折磨着她伤痕磊磊的心。

    “这个图案我也见过?”

    叶瑶也好奇的打量了良久,她才说出一些事情,他在御书房时见过,皇帝对这种图案很是气愤,说是要彻底铲除之类的。

    方珏感觉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看来得禀报皇帝才行。方珏知道沐冬歌对楚家已经绝望,不会再姑息楚家,所以方珏也就不在顾虑什么。他即便不能定罪楚家,也能让皇帝重视自己,也好派兵保护自己与沐冬歌的安全。经过这件事,方珏才明白,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若是想要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必须得有足够的力量才信。

    樊霸私自调动士兵,很快就有人前来传唤,樊霸不得不迫于压力离开。方珏安顿好了沐冬歌,他知道楚留云不会伤害沐冬歌,也就安心的跟着叶瑶进宫了。

    沐冬歌独自一人把自己关在房间,怜儿也只好在门口守着,他大概也是知晓沐冬歌的身世与遭遇,对沐冬歌也很是同情。

    楚留云不仅身体受伤了,心里也受伤了,他没想到沐冬歌会这样对他。楚留云不能去禁军履职,只好请假说自己生病了。

    王婉儿心疼的眼泪直掉,不过楚留云依然无动于衷。

    “是谁伤了你,我告诉父亲,让他给你报仇。”王婉儿像个孩子一般,嚷着王斯就是万能的。

    楚留云却不想让王斯知道。“不可。这点小事不可惊动丞相。”

    “为什么?”

    “我说不可就不可,若是被丞相知道了,我就…”楚留云显得有些不自然,装出有些痛苦。

    “好了,不告诉父亲就是了,你别动了,伤口都流血了。”王婉儿亲自为楚留云处理好了伤口,她不会就这么算了。

    王婉儿将姚七带到外面,然后让人按着姚七,逼问姚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姚七不会买王婉儿的面子,任凭王婉儿怎么威逼,甚至差点动刑,姚七也没有说。好在楚留云知道王婉儿的德行,所以忍着痛出门救下了姚七。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