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不良帝后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杨宁的“贤”妻影响整个朝政

第二百五十二章 杨宁的“贤”妻影响整个朝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秦姑姑炸了毛,脸红耳赤道:“谁关心你,谁关心你?你到底说不说啊?”

    咄咄逼人的语气,让张永眯起了眼睛。

    他撕哈一声,后道:“你先告诉咱家,你为何这么关心宫外的事,既然不是你关心咱家,那是谁让你来问的?总不是万岁爷吧?可是除了万岁爷,谁会关心宫外的事,想让咱家背叛万岁爷?”

    秦姑姑心里咯噔一下,虽然皇后娘娘没交代,但是她脑里倏然就起了一个念头,不能说是皇后娘娘想知道。

    她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学着李昭的样子在张永身边左转三圈,然后右转三圈。

    张永:“……”

    他拉住她的胳膊,语气带着讨饶道:“我这人天生看不得旋转的东西,你转的我脑袋疼,有事说事。”

    秦姑姑冷笑道:“我说了,可是你不告诉我。”

    张永道:“那你要先告诉我。”

    “我就不告诉你呢?”

    “那我也不告诉你。”

    秦姑姑呵呵冷笑,陡然间叫了声好,然后低声道:“张永,这可是你说的,不告诉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张永:“……”

    他瞪大了眼睛道:“老宫女,你长本事了吧?敢直呼咱家名字。”

    秦姑姑点头:“对,就是长本事了,张公公,您别忘了,有一天您喝醉了,偷偷摸摸跑到我的房里,你不说可以啊,我就去告诉皇后娘娘。”

    说完她一摔帕子,转身就走。

    这是她发怒的惯有迹象,张永跟她打过几回交道,已经发现了她这个毛病。

    这么让她走出去,这虎玩意儿真的会把事情说出去。

    “你给我站住。”张永追上秦姑姑,秦姑姑挑眉看着他,一副我等你消息的样子。

    可是张永有什么事喜欢对杨厚照说,一个宫女想知道宫外的事,他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除非是关心他,但又觉得不太可能。

    他对上那一双没什么感情的眼睛,沉吟良久,后低声问道:“你有证据吗?说出去有人信吗?而且对你名声也不好。”

    秦姑姑道:“这就不劳烦公公你操心了,您说我对皇后娘娘说,她会不信我,难道信你?那天你喝多了对不对?”

    “至于什么名声,我只悄悄的告诉皇后娘娘,娘娘自然不会宣扬出去,还会替我做主。”

    “你之前说你会被发配走,所以人家就算了,现在您可是好好的还在宫里呆着呢,您说说出去,对您有没有影响。”

    说完好笑似的一歪头。

    张永:“……”

    他急的跺脚道:“这个老宫女真是不简单,竟然豁出去了。”

    秦姑姑一翻白眼:“您认识我的时候,我就是滚刀肉,您到底说不说?”

    张永气得满脸通红,在原地转了一圈,后招招手:“耳朵过来。”

    张永没有经过杨厚照允许,是自行监视文官的,就是秦姑姑告诉他的那些话,他得自保。

    南镇抚司和北镇抚司职能不同,打探消息这种事,南镇抚司不如北镇抚司,眼线也不如北镇抚司多。

    但是张永还是有些门道的,他的人中,就有眼线在杨宁和兵部尚书家。

    说起锦衣卫的这个眼线,在太祖时期,就达到了空前的繁盛,买菜的,甚至一个小货郎,看门的门子,都有可能是锦衣卫的人,曾经就有大臣晚上和老婆睡觉,说的话皇上都知道。

    杨宁家的事张永也是了如指掌,如今刘健要致仕,折子写好了,就看谁会附议,杨宁是关键的人物,所以张永对他十分留心。

    前一晚上还有大臣到他家里商议事情。

    “可是你攀我,我攀你,谁都不愿意当炮灰出头鸟,所以没商量出个所以然,第二日杨宁就学李阳东,闭门谢客,谁也不见了。”

    秦姑姑问道:“那这意思,就是没人跟刘大人一起,最后这件事会不了了之?”

    张永点头:“应该是这样。”

    秦姑姑心想皇后娘娘说她听过赵瑾的回报,赵瑾看到的应该也是这个场景,那为什么她还会追问张永呢?想来是这个结果她不满意。

    而皇后娘娘不满意,她自己不就是不中用,不好用的人?

    秦姑姑黑着脸道:“不行,太少了,你再说点别的。”

    张永:“……”

    他攥了攥拳头道:“你这个老宫女真是得寸进尺,咱家还没跟皇上回话呢,都告诉你了,还跟你说什么?”

    秦姑姑问道:“那杨大人就没什么反常的举动,他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张永仰头想了想,又想了想,秦姑姑急催着:“到底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都行。”

    张永眼睛一亮,垂下眸子道:“奇怪的东西倒是没什么,就是杨大人啊,有点惧内,他有个特别严肃的老婆。”

    “老婆?”秦姑姑抓抓耳朵,心想这个老婆,应该跟朝中大事没什么关系吧?

    ******

    夜晚晴朗的天空中星斗满天,像是孩子的眼睛,闪闪发亮。

    又是清风徐来,又是花香处处,又是草虫啼鸣……

    可是杨宁却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妻子何氏正在张罗丫鬟收拾箱笼,大晚上不睡觉,闹的人心不宁。

    杨宁坐在床板上,最后都收拾到床单了,杨宁气得站起:“三更半夜,你到底有完没完?你要干什么。”

    何氏不甘示弱道:“我们不要做背信弃义的人,我们也不让人戳脊梁骨,老爷不愿意回老家,我们回,带着儿子回。”

    “可是这是晚上。”

    “不是晚上,老爷也不往心里去啊,妾身跟您白天说,夜里说,光说你还是没有附议刘大人的折子,所以光说有用吗?”

    自从刘健的折子写出来,杨宁和何氏就吵过好几次了。

    杨宁不想将努力等过来的首辅之位拱手让人,可是这何氏书香门第,家传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所以一定要让他跟着刘健致仕。

    他不回应,正好晚上没人打扰,何氏就闹上了。

    何氏给杨宁生了三个儿子,杨宁曾经因为宠爱小妾,跟何氏闹僵过,后来三个儿子都向着母亲,而小妾的孩子生下来就死了,反而何是又添了个女儿,他没有别的继承人,所以杨宁看在儿女的面上,往后就再不敢对何氏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