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不良帝后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黄雀在后一

第二百三十六章 黄雀在后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以赵瑾在皇帝面前所受的宠信,他想结党,自然有人趋炎附势之徒,别以为读书人就都有气节,其中对赵瑾最有用的是焦芳。

    焦芳,河南泌阳人,天顺八年中进士。

    但是一开始没入翰林,当时的宰相是河南郑州的李贤,看在南阳府大同乡的分上,将他列在“庶吉士”的名单中,得以授职翰林院编修。

    由编修升为侍讲,满了九年,照例考绩,应该升为侍讲学士。

    有人跟宰相万安说:“像焦芳这种肚子里火烛小心的人,莫非也可以当学士?”

    他,人品不好。

    焦芳听得这话,声色俱厉地公然表示:“这一定是彭华说我的坏话。如果我当不上学士,看我不杀他!”

    彭华是内阁学士,很得万安的信任,而胆子极小,焦芳是故意这样恫吓,目的是要彭华害怕,替他到万安面前去关说。

    果然,彭华怕一命不保,苦求万安,将焦芳升了侍讲学士。

    就这样,焦芳完全用流氓的手段做官,横行霸道,奸狡百出,居然循资历阶,做到了礼部右侍郎。

    焦芳有个同乡叫做刘宇,现任“右都御史总督宣化、大同、山西军务”,也是个小人。

    他跟兵部尚书刘大夏不和,很想取而代之,只是人在边关,无法在京里活动。

    听得赵瑾有意在外朝结纳,便以旧交的渊源,介绍焦芳给赵瑾,目的是希望焦芳替他在赵瑾面前代达许多信中不便细说的话。

    焦芳表面像个老粗,其实心思极细,接到刘宇所写的介绍信,却不忙去见赵瑾,打算着先要找个“效忠”皇帝的机会,打个底子再说。

    机会终于来了,有一天大臣会商国政,提到财政,有位老臣不胜感慨地说:“国库空虚,而理财不是变把戏,可以无中生有,唯有劝皇上节用而已。”

    像这样的会议,焦芳知道必有宫内派出来的太监在隐秘之处偷听,所以他故意装得愤愤不平地:“平民百姓家,也有额外的用度,何况皇家?俗语说:‘无钱拣故纸’,如今天下积欠的钱粮、逃匿的税收,不计其数!为什么不加紧催征,而要限制皇上的用度?”

    这番话是要借那偷听的人的嘴,去说给皇帝听的。

    杨厚照一听这个人是向着我的,十分高兴,就对八虎夸奖了此人,也就是说在皇上心中,他有了好印象了。

    之后,焦芳才持着刘宇的信会见赵瑾,由于小皇帝对焦芳已有好感,所以赵瑾亦易于进言好话,杨厚照对焦芳十分信任,还说要提拔他当尚书。

    这蕉芳还不仅结交赵瑾,马永成也是他的结交对象,不过马永成没赵瑾聪明,也不擅长钻营,应该二人关系不牢靠。

    但这不重要。

    焦芳就是这么个聪明狡诈又诬赖的“小人”,他今晚知道刘健要杀八虎,所以偷偷给赵瑾递消息。

    赵瑾得到消息之后会联合八虎去找杨厚照哭,然后说了他在史书上有记载的话,让杨厚照觉悟,然后刘健等人致仕,他彻底翻盘,坐到了司礼监掌印太监的职务。

    所以说今晚是最重要的一晚,杨厚照是要觉悟的,但是绝对不是通过他赵瑾的嘴说出来。

    李昭抬手打断秦姑姑,道:“先别问了,过了今晚你就能看到结果了,现在按照我的吩咐,别让赵瑾靠近万岁爷,而万岁爷那边……”

    她抬头挑了挑眉:“天天面对我也怪苦的,给他塞女人。”

    那女人就是王聘婷了。

    只要跟王聘婷有关的,秦姑姑就显现的比打了鸡血还兴奋,道:“奴婢这就去办。”

    说完小跑着出去,李昭想追都追不上……

    ******

    距离皇上的宴请还有半个时辰,马永成在清宁宫已经穿戴好了,随时都可以准备去赴宴。

    不过他没有立即走,想了想,去柜子里翻起来,在衣服最下面,有个纸折的**小帽,帽子通体红色,颜色很好,但是毕竟是纸折的,再好看也不是那么回事,马永成却把头上的官帽换下来,把纸帽子戴上去。

    小宝正好来叫她,在门口看见了。

    “……”

    小宝走过来问道:“干爹,一会要去见万岁爷,您怎么不带官帽啊?”

    马永成站在梳妆镜前看了看,然后回头道:“这顶帽子是万岁爷十岁的时候做的,可心灵手巧了,做完了就赏赐给了咱家,张永都没给。”

    小宝道:“所以干爹要带着这顶帽子去赴宴?”

    马永成叹息一声道:“是啊,希望万岁爷能够念及旧情,看在帽子的份上,留我一留。”

    小宝低声道:“不走太后的路子了?”

    提起太后,马永成哭肿的眼皮耷拉下去,老妖妇忽悠他上船的时候说得好听,能保他,关键时刻撒手不管,还恨不得把他从坤宁宫赶出来。

    老妖妇,活该当寡妇儿子也不亲。

    他狠狠道:“你今后不要上了她的当,那种出尔反尔的妇人,不值得效力。”

    小宝道:“是不是因为王娉婷的事没成啊?今晚万岁爷请干爹喝酒,皇后娘娘小日子又到了,正是好机会,不然咱们再赌一次,万一成功了,太后娘娘一高兴,就能给您求情了,再者,王聘婷若是就此得宠,也要感激干爹啊。”

    马永成捏着下巴想了想,想了好久,直到门外传来声音:“公公,赵公公有请。”

    马永成抬头看向小宝:“是赵瑾公公?他找咱家什么事?”

    小宝摇摇头,后道:“或许是想跟公公一起去赴宴。”

    杨厚照请的是他们八人,是要跟他们八人一起饯行。

    马永成沉吟下道:“我去见赵锦,王聘婷的事你先不要轻举妄动,反正夜长着呢,容我考虑考虑那老妖妇值不值得我肝脑涂地。”

    小宝忙不迭的点头。

    马永成走后,小宝等了一会,殿里再没什么事了,他就得赶回去伺候皇上了。

    小宝迈开步子出了乾清宫的大门。

    因为皇上近来都不回乾清宫居住,偌大的宫殿只有几个洒扫的小火者和宫娥在。

    星河闪耀的夜晚,宫灯点的却少了,长廊下被棚顶和柱子当着,全是阴影。

    因此小宝在出门的时候没有看见,就在马永成的卧室前,也就是他刚走出的门口,一个黑影正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他的背影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