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神戒缘 > 第十二章 结束旅游返校

第十二章 结束旅游返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温必泉不好意思的摆摆手,拒绝着他的继续关心,心想:“也许是自己领会错了人家的意思了呢?帮他忙倒是可以的,怎么会和他绑到一起做生意?生意是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一定是自己想多了吧!”

    温必泉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自己的自作多情。

    说话的功夫,鲍乾谦已经把手镯戴回了自己的手腕,瞬间冰凉的触感让人神清气爽,提神醒脑。

    他摆正了手镯,仔细端详了一下,心说:“不错,变强大了啊,这是我的护身符啊!好强大的护身符啊!”,然后美滋滋地收进了袖子里,背着手,不再言语了。

    温必泉继续拍照,这回有了自己看好的珍品也不到处显示了,不去求赞同求分享了。低调做事,简单做人。速度竟然快了好多。

    很快追上了何婉婉她们前面那群人,他们有些人已经看完了一圈,正在边上两两闲聊品评。

    温必泉拍完照,走过去加入到了他们的一圈人里。

    “你们好快啊!”温必泉笑着摆摆手对何婉婉说,“有点追不上你们了。”

    “你一定是贪玩了,你都错过了‘名家讲解’了啊,看你懊悔不?”何婉婉看见闺蜜兴高采烈的样子就想逗她,看她如何反驳。

    “真的?假的?你又在想法刺激我了吧?让我看一看哦……”温必泉瞬间双眼放光,直盯盯地看着自己的闺蜜,“原来还真是骗我的呀!你说,我该怎样惩罚你?”

    说着温必泉不住地用指尖戳着闺蜜的肩头,一下一下不是很疼地挑衅。

    “真是的,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啊,你什么眼神啊!”何婉婉一边逃躲着闺蜜的指尖,一边嘿嘿一笑,“以后真得离你远一点了,否则就会被你看了个透,没了一丁点的隐私。”

    何婉婉小奸计没有得逞地郁闷地抱怨了一下,接着换了个脸色,正儿八经地问:“怎么样?马上就要走到头了,你有什么安排啊?是继续我们自己的旅程?还是被拐跑了跟着他们再看一圈?我可提醒你,我们还要回北京南站呢。”

    温必泉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思索了一会儿,回头看了看那群人,“还有时间了吗?现在已经10:40了,不可能再继续了。”

    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鲍乾谦已经上前跟他的朋友们说话去了,温必泉瞧了瞧他,也跟了过去,高声地询问鲍乾谦:“鲍老板打扰一下,下一步你们会去哪里?”

    “我们是从神武门进来的,刚刚看过不几个景点,前行方向应该是往太和门的方向。”鲍乾谦转头声音低沉地回答。

    “然而我们的方向恰好相反,我们到了这里,已经接近终点了。下午我们还另有安排,就此告别吧,”温必泉声音清冽,表情淡淡地,然后转身对着大家微笑地、正式地躬身45度行了一个礼,说:“感谢大家在这里的关心和照顾,我们后会有期!”

    鲍乾谦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名片,郑重地对温必泉说:“这是我的名片,有我的私人号码,有事情找我随时欢迎,我在龙祥轩随时恭候。”

    温必泉同样郑重地伸出双手,接了过来,放进包里收好,“谢谢你!我会记住的。”

    抬头再次扫向众人,“各位慢慢玩,后会有期,告辞!……告辞!”

    说罢,向各位挥了挥手,温必泉挽着何婉婉的手恋恋不舍地走出了珍宝馆。

    两人沿路线在珍妃井那儿停留了片刻,温必泉看到那儿聚集着许多不散的冤魂,顺手收了起来留为己用。

    两人很快就出了故宫博物院的北大门神武门,离开大门的刹那间,两人瞬间感觉到穿越回了现代,一切还是现代的模样,但刚刚那抹悠长的古韵却深深地留在了心底。

    故宫之行结束了,皇城的威慑和城内人生活的奢靡也远离了我们。一切就好像进入了某个大能的空间看了一部现实版的电影一样,既虚无缥缈却又真真实实。

    一路两个半多小时的游览不仅消耗了两人吃得不多的早餐,也将不算多的精力和体力消耗殆尽,两人都感觉到疲惫不堪,非常想立刻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

    担心歇下来会变懒,耽误既定的行程,决定再坚持一会儿,买些面包等包装食品补充一下自己的背包,直接前往北京南站休息。

    两人乘坐124路公交到西四丁字街下车,在西四站乘地铁4号线去了北京南站。

    坐在北京南站的候车室里,两个人终于可以卸下一身的疲惫,释无忌惮地补充能量、恢复体力了。

    温必泉还把头枕在了何婉婉的肩头睡了一觉,何婉婉却拿出手机在记事本上不停的奋笔疾书,记录着什么,忙得很是不亦乐乎。

    很准时的,高铁检票了,更准时的,高铁发车了,温必泉两人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放下了心。

    4个小时后就到家了啊,真是满怀期待,归心似箭啊!

    “这趟故宫之行你感觉怎么样呢?有没有载满一筐筐的激动带回去啊?”何婉婉笑着打趣身边的闺蜜,“有什么收获吗?”

    “哇,真的是太美妙啊!感觉像是上了一节真实生动的历史课,又感觉徜徉在艺术的殿堂,真是都不想回到现实世界了,宅死在那里算了。”

    “你就夸张吧,啊?你不想你爸爸妈妈算了,难道你爸爸妈妈也不想你吗?还宅死在那里?做人不要太自私嘛。”何婉婉充满鄙视地白了一眼温必泉,想必她刚刚说的也一定是梦话,懒得再去跟她计较。

    “你呢?有什么收获呢?”温必泉见何婉婉不说话了笑着反问,“不会只是建筑学上的感悟吧!”

    “猜得没错,就是这些,其他的我也不敢想啊,哪有你这么古灵精怪的,本人小学是三好学生,长大了是五好青年,在社区是五好公民!你敢有意见?”何婉婉瞪了一眼闺蜜,得瑟无比地道。

    “呵呵,就是这样的五好公民才是渣男心中的美食呢,某人还不自知呢?哎,怎么办呢?”温必泉故意气得瑟的闺蜜,气得何婉婉不想理她了。

    “……”

    “还有,你那个这次旅行中重要的收获:戒指,回去后怎么处理呀?”何婉婉还是表达了一下关心。

    “它啊,没办法,戴着呗,就当装饰戒了。我还在不断地挖掘呢……它也许还会给我带来惊喜呢!”温必泉贱兮兮的笑着。

    “不求惊喜,不是惊吓就行了哦,但愿你自求多福吧啊!”何婉婉翻着眼皮瞪着她,连嘲带讽地吓唬她,“别到时候连小命都混没了啊!”

    “我不是还有你罩着吗?能有什么危险?有什么能落得下你呢?想离开我?想都别想!我一辈子赖上你了!”温必泉恶狠狠地说。

    温必泉暂时不想把珍妃的事情告诉闺蜜,怕闺蜜担心她的安全不让她进行下去。其实说来真的长路漫漫前途未卜,但温必泉真的被珍妃感动了,决定不惜代价去帮助那一个可怜高贵的灵魂放下执念转世轮回。这也许也是一份上天注定给她的缘。

    何婉婉也知道闺蜜隐瞒了她好多事,从前天还是无忧无虑无所不谈的简单小八卦女,一下子变成了现在有着城府说话办事让人琢磨不透的腹黑女。其根源就是那枚神秘的水晶戒。有些事闺蜜能让她知道,她不会吝啬相告的。可有些事真不能让她知道,两人关系再好,闺蜜也会守口如瓶。这就是规矩,也是一种保护。她相信闺蜜的初衷、闺蜜的善良、闺蜜的正三观,和正能量。也愿意陪闺蜜一起经历人生的风风雨雨,见证两人的成长。

    高铁还在飞快地前行,互怼的两个人也都不说话了,各自想着心事,恢复着体力,但彼此心中毫无嫌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