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簪缨路 > 第九十八章 奇人金仙打赏第二更

第九十八章 奇人金仙打赏第二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秦越人离京了!

    扁问外出未归!

    “孙公常年不在京倒也罢了,关键时候,这一个两个的都不在长安,要他们何用?”章光禄忍不住出声,“上回黄少将军的事情都没帮上什么忙,要他们何用?”

    “去城西找七安先生,关键时候,还不如人家江湖术士。”李义山大手一挥,“快去瞧瞧这两日七安先生在不在。”

    城西的三街九巷人声鼎沸,即便下着鹅毛大雪,这里还是这般热闹的人声。

    马车上走下几个身着锦袍的男子,一脚着地,积雪没入了大半脚踝。

    “七安先生这两日可来了?”

    “不曾,许是有事吧!”

    “过两日可能会来。”

    ……

    贩夫走卒们热情的答道:“你们寻七安先生做什么?”

    “自然是救命的。”

    “怪不得啊,七安先生有真本事的。”

    “可有人知道七安先生住哪里,救人如救火!”

    “不知。”

    “不曾听先生提起过。”

    “先生若是留了地址,不还被人踏破了门槛?自然是不提的。”

    ……

    问了半日,一无所获。

    这些人对七安先生可以说熟悉也熟悉,说陌生也陌生。熟悉到点头之交,陌生到对这个神秘出现的阴阳先生似乎一窍不知。

    “不知其出处,不知其来处。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年岁几何,生平如何,何处学得一身出神入化的手段。一切神秘的不知几何,却又理所当然,没有人去质疑。”盛敝忠的二弟,时任上州刺史的盛家二爷盛敝理叹了口气,“除了那等民间传说,当真想象不到其他。”

    大哥出事之后,家里乱成一团,几个孩子到底年岁还小,最大的也才十五岁,大嫂从大哥出事后便病倒了,他这才匆匆赶回长安来,大哥从出事到现在不过一日半的光景,人就已经躺在床上昏迷了,偶尔会醒来片刻,复又昏迷,简直叫人不敢相信那是两日前还身体康健的大哥。

    “说穿了都是陈述搞出来的事情,就算闹不到什么结果来,也绝对不能善罢甘休!”盛敝理为人护短而霸道,“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其实说来还是我们的不是。”李义山感慨道,“当日那个孩子说了的,但我们谁都没有信她,若是当日便找到陈述,这件事陈述就不好脱身了。”

    眼下已是事后,陈述可不是什么好人,能赖的话怎会不赖,几乎可以预见到的,这是一场硬战。

    “哪个孩子?”盛敝理问道。

    “中书令大人的侄女,今次钦天监入试的第一名,陛下才下的圣旨,直接封为监正了。跟欢哥儿,明辉他们差不多大,十三岁。”李义山神情有些自责,“是我们这些大人信不过一个孩子。”

    说完这句话也愣了一愣,卫六小姐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他们不信,七安先生同样看起来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人,他们却深信不疑。

    “即便同样的年岁,七安先生盛名已起,自然不同。”盛敝理叹了口气,“想来七安先生从无人相识到盛名鹊起做了几件大事吧!”

    李义山点头:“不错,先是在城西贩夫走卒中盛名传扬……”

    贩夫走卒比起他们这些走一步思三步的人有时候更容易信任一个人。

    “而后便是徐先生的父亲,送葬途中被他拉起来了。”

    “有手段,又救得好,救得妙,救得对。”盛敝理的评论一针见血。七安先生有实力,这是毋庸置疑的,救的时机刚好,送葬途中,黄天道上,大庭广众之下,救的方法秒,几碗黄酒,闻所未闻,救的对,是说救的人对,文渊阁十儒之首徐长山欠了他的人情,这回报不是一点点了。

    “而后是秋闱考试施粥……”

    几人越说脸上神色越发凝重。

    “徐先生琼林夜宴引他为座上宾。”

    “出手救了黄少将军。”

    ……

    “绝非池中之物!”盛敝理感慨,“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他获得了长安城百姓的信任,徐长山的重视,名声传扬天子堂前,就光这一步一步的步步为营,便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试问我等要传出这样的盛名要多久?”

    众人不语。

    “叫人在这里守着,看到了我们亲自来请。”盛敝理说着,“走吧,去看看那个同样十三岁的小姑娘吧,看看被陛下直封为监正的小姑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来时,我让欢哥儿他们先去卫府了,几个孩子素日里玩的好,应当无事的。”李义山叹道,脸色微红,几日前人家要施救,他们不信,扔下小姑娘直接走了,现在轮到他们舔着脸来请求了,这等感觉还当真是风水轮流转,此一时彼一时啊!

    进门的时候,没有受到任何刁难,几人都有些受宠若惊,心里愈发的愧疚。

    待进入大堂时,便发现有些不对劲,先来的李欢、盛明辉、崔琮等人都是一副无奈的模样,盛明辉脸上甚至还有哭过的迹象,周老夫人坐在上首苦笑。

    身后就站了一个女孩子,一个少年,少年年纪合上了,性别不对,女孩子十五六岁的样子,年岁看起来并不是那位卫六小姐。

    上前向周老夫人见了礼,周老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几位的来意我都知晓,救人如救火,我周龄书读的不算多,道理还是懂得,只是,诶!”

    “可是卫六小姐出了什么事?”盛敝理连忙问道。

    “左右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老身便直说了。我家同知师承乔相,同知出事后,乔相一直都很是担忧,如今我家六姐儿学阴阳十三科有天赋,昨日旨意下来,便被乔相叫过去了,趁着时节刚好,同还有几位大人去骊山看雪了,还未归来。”

    众人脸色大变。

    今年的第一场雪来势汹汹,骊山已是大雪封山,路怕是不好走了。进不易,出不易,不少前往看雪的被困在了山中。山中不是没有民宿,虽说也担心会不会出事,可也不至于太过害怕,就是看着这雪落的架势,雪不停,怕是很难下山的了。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