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簪缨路 > 第五百零七章 寺内

第五百零七章 寺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走到实际寺门前,未受任何阻拦。山寺们前扫地的两个小和尚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来人,顿时将扫帚扔到一边,齐齐的朝裴宗之行礼:“阿弥陀佛,师叔回来了。”

    裴宗之虽然是个带头发的,也不是和尚,更是不忌荤素,但不妨碍他在这寺里地位不低。今后这实际寺更是他的。

    卫瑶卿跟在他身后,在两个小和尚恭恭敬敬的神情中踏入了实际寺,低声问他:“以后要做这一寺庙老小的主人,这种感觉怎么样?”

    这就带了几分挪瑜了。

    裴宗之回道:“不怎么样。实际寺是国寺,吃穿住行,皆有供养,日子过得消停的很,是不是这寺庙的主人其实没有什么差别。”

    “难怪你这般大方,原来竟是皇室在供着你吃喝。”少女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国库就是你的后盾啊!”

    “不是。”裴宗之突然停了下来,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般,目光落在她身上停了片刻,迟疑了一会儿,却没有说什么。

    “怎么不是法了?”少女仿佛什么都没察觉到的样子,接着问道。

    裴宗之只是转过身去,对着几个路过准备去做早课的小和尚点了点头:“今日你可以休息休息,一路赶路确实辛苦了,待到明日,我再带你去拿东西。”

    裴宗之的住处与实际寺的厢房很近,趁着小和尚帮忙打扫厢房的空档,卫瑶卿干脆就去了他那里坐了坐。作为实际寺未来的主人,他在实际寺拥有一座单独的小院,虽然不大,但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内,也被寺庙中的小和尚们收拾的井井有条。

    小院不大,却也种着一些零零散散的花草,一看就不是他自己打理的。

    “你这里真不错。”少女背负着双手,在几步就可走完的小院里转了两圈,踩了一脚路边一处低凹的小水塘,溅出了不少泥水,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只有那等不听话且顽劣的男童才会干出这种事情。”目睹了这一切的裴宗之撇了撇嘴,“这种事情,我六七岁时都不会做。”

    “好了,”少女满不在乎的收了脚往他屋中走去,“你是听话的乖孩子,我自幼顽劣不堪,但那又如何?”

    他没有说话,看向少女在进屋前想要擦去鞋上泥泞,便蹲下来取了块布,帮忙擦了擦。

    一路疾行赶路,路上总有遇到风雨的危险,所以她脚上穿的是一双雨天也能行路的牛皮小靴。一路走来,牛皮小靴脏兮兮的,不止是鞋子,衣袍上也沾了尘土和雨水,着实与衣衫整洁亮丽的美人沾不上关系。

    她也不在意站在那里,低头看着他为她擦了擦鞋上的泥泞,而后回了一声:“谢谢。”

    “不用,”裴宗之转身,“这是我的房间,你如此进去,打扫起来费力。”

    推门进屋,屋里的陈设也十分简单,除却必要的物什之外,也无多少物件。

    人方才坐下,小和尚便端来了两份素斋外加一碗黑乎乎的汤药。

    “师叔,您的药。”裴宗之蹙了蹙眉,看了小和尚一眼,小和尚便退了下去。

    实际寺的一手素斋做的马马虎虎,不算太好吃,却也不是难以下咽,至少对于一个自幼在江湖中行走,吃过山珍海味,也能以干粮充饥的人,对于这些并不会挑剔。

    卫瑶卿扒拉着碗里的青菜豆腐,看他眉头打成了一个结,端着汤药迟迟不肯下咽。

    “很难喝?”卫瑶卿问他。

    裴宗之看了她一眼,应了一声:“这个药我自小喝到大了,很苦。”顿了顿,他又默默地解下腰间的腰袋,卫瑶卿认出那是他随身携带的之物,素日里可没少偷吃。

    原本鼓鼓囊囊的腰带,行了一路,瘪了不少。

    “治头发的?”卫瑶卿看他一脸纠结的模样,终于忍不住问他。

    裴宗之点头,摸了摸头发:“师尊说不好看。”

    “不想喝就别喝了,”卫瑶卿顿了片刻,开口道,“好不好看看脸,你生成这样,自然是好看的。”

    “当真?”他愣了一愣,反问。

    卫瑶卿点头:“自然。你是男子,男子好不好看,自然要由女子说了算。再者说了,若当真变成了黑发,你不就成了裴羡之了么?那有什么意思?”

    裴家后辈生的极为出色,几个后辈间,尤以裴羡之与裴宗之最为出色,而且两人生的还有几分相像,这一句,自然不是空穴来风的。若裴宗之换成了黑发,还真与裴羡之有几分相似。

    “那倒是。”裴宗之点头,深以为然,找到了借口自然把手里的汤药推到了一旁。

    “你且先休息一晚,明日我带你去舍利塔中取物。”

    ……

    ……

    今日是阴天,卫瑶卿起得很早,这种习惯还是当年养成的。那时候她在实际寺厢房寄住,都是一大清早就被庙远先生叫起来。他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譬如“一日之计在于晨”譬如“老大夫说人要早起”云云,所以到了实际寺,人似乎就自然而然的起早了。

    用完素斋便出了门,实际寺内钟声响起,这是寺内的小和尚们开始做早课了。少女站在厢房顶上,抬头就看见了实际寺正中那座七层的宝塔。

    这是历代实际寺的主持圆寂之后存放舍利子的宝塔。虽说实际寺的主人不是每一任都会梯度出家,但剃度出家的确实不少,几乎高达九成。

    还记得她曾经与庙远先生开玩笑过:“这国祚看来修不得,人看的越远,越觉得人如蝼蚁,那等七情六欲没什么意思,所以四相皆空,剃度了。”

    这是玩笑,又不是玩笑,国祚动辄百年的推衍,难免会让人生出厌世之感,寻常人也许都会如此。

    正感慨间,有人翻身跟着爬上了屋顶,向她走来。

    卫瑶卿目光转了转,看向来人,暗忖:或许这是个例外。

    大早上同他一样爬屋顶的不是别人,正是裴宗之,他揉了揉肚子:“吃完饭了,我带你过去吧!”

    这世间的情感对他来说似乎十分的单薄,所以他脑中所记,唯有每一日的吃喝拉撒,简单朴素,却又让人无法反驳。

    一路上没有受到过任何阻拦,一切顺利的出乎她的意外,而现在,人已站在塔前了。

    “钥匙在这里。”裴宗之接过看守小和尚递来的钥匙,小和尚很识趣的退了下去。

    “庙远先生留下的东西就在里面,”裴宗之拿着手里的钥匙,却没有立刻给她,只是看着她,手却向后缩了缩,“里面没有什么机关暗道,也没有什么埋伏,但是你进去,或许会有危险。” 2k阅读网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