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簪缨路 > 第三百九十三章 承诺

第三百九十三章 承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莫老三在一旁愁着眉看着同叶儿奔跑笑闹,玩的开心的小张。

    这个孩子他当然记得,严格来讲,她与她的先生对他莫老三一家有恩,他当然不会忘记。但他心里却仍然有些惊疑不定,更多的是慌张,没来由的慌张。

    小张做的事情太险了,或许是胆子天生比一般人大,她做的事情她自己不怕,却能将普通人吓个半死。当年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汉人的话怎么讲来着?就是做事情的分寸有些出乎寻常人的底限,在她看来或许还是正常的,大概是她的分寸比一般人要惊人的多吧!

    险中求胜,普通人真心受不了。

    这一回直接找上了大祭司,莫老三不懂里头有什么事情,也不知道里头有什么。不但如此,他还敢肯定花儿那丫头也不懂,却偏偏对小张有近乎盲目的崇拜,就这么直往前冲了。几年前,花儿听了小张的话能从一个普通的苗女跃入大祭司的眼,过程虽然曲折,并没有让他们身陷险境,却生生能把人吓丢半条命。

    这一次还能如此么?莫老三愁眉不展。看向同莫叶儿玩的开心的小张,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她的脸上。几年不见,小张变了不少,倒不是说其他的,不管是声音还是说话的方式甚至做事情吓人一跳的本事都没有变,就是五官似乎有些变了,不过却也如花儿说的那样依稀还有几分当年的样子。

    在一旁,莫老三独自一人愁了许久,才看到花儿匆匆归来,在小张耳边说了几句,小张点了点头,安慰了几句叶儿,就跟着花儿走了。

    离开时还特地同他说了一声:“莫老三,我先走了,放心。”

    放心?怎么放心的下?她做事从来只有吓人没有放心的时候。莫老三眉头皱的更紧了。

    苗人的大祭司住在正中祭坛顶的树屋之内,离莫老三家并不远。

    眼看快要到了,莫花儿轻舒了一口气,这才偷偷告诉她:“小张,我先前都不敢同爹爹讲,当时大祭司看到你的信脸色都变了,我快吓死了,好在最后大祭司没有生气,还让我将你带来了。”

    “放心,若是没有大半的把握的话,我是不会让你去做这件事的。”她笑着安慰莫花儿。

    莫花儿闻言连连点头:“就是相信你嘛,才敢替你去做这件事。要是别人,我可不依。要不是这里也有汉人,我都要以为你们汉人个个胆子都是如此之大的了。”

    女孩子笑了笑,脸上的神色有些温柔:“花儿,你先前不是一直想去看看大楚境内,想走出南疆,看看真正汉人住的地方么?现在还想么?”

    “当然想。”莫花儿回答的飞快,“那时候你同我说的时候我就想去,但我是苗人,没有路引,就算离开南疆出了天堑山也进不了城。”

    “会有机会的。”女孩子唇角弯起,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

    ……

    对面站着的是一个年约三四十岁的女子,表情坚毅,双唇紧抿上下打量着她。

    她在看卫瑶卿,卫瑶卿也在看,互相看了半晌,她动了动唇:“阿曼。”

    是在说她的名字么?卫瑶卿想了想,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易了容,不是小张。”

    “不碍事,你是不是小张都不要紧。”阿曼走到一旁坐了下来,敲了敲桌子上的那封信,“我只认这封信。”

    卫瑶卿点头:“我姓卫。”

    说罢也跟着坐了下来。

    阿曼盯着她看了片刻:“你年纪很小,我有些惊讶,原来我以为,就算老天师不在了,来的也应当是个年纪稍长一些的,没想到你那么年轻。”

    顿了顿,又笑了:“我先前听说张家出事之后,还以为此事会就此作罢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联系我了。”

    这话一出,卫瑶卿也跟着笑了起来,笑容有些苦涩。她要做的事情,至此为止都不难,因为这一些都是祖父早已谋划好的了。若是祖父没有出事,他来苗疆也差不多会定在这个时候。

    一山不容二虎,一地不容二主。南疆自古以来就是苗人的地盘,这里的人信奉大祭司,自有一套有别于中原地区的信仰。四百年前,前朝皇室摔旧部躲入了苗疆,初时或许只为避难,也或许给了苗人一个天大的承诺,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承诺非但不见踪影,前朝皇室与他们的旧部通过四百年的休养生息愈来愈多,以至于南疆土地上汉人数量与苗人数量几乎可以相持平。

    苗人自然听从苗人的,汉人自然听从前朝皇室的安排,一地有二主,又怎么可能不生出嫌隙?更遑论,开始的几十年内,这里并没有苗人汉人不得通婚的习俗,一些苗汉通婚的后人到底是属于苗人还是属于汉人?到底听大祭司的还是听前朝皇室的话语?

    这些都是一点一点的矛盾。矛盾冲突或许还不曾爆发出来,但是已经积累的够多了。祖父在几年前就与苗人的大祭司通过信,一切都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她所走的不过是祖父还未来得及去做的事情,但前事都已经安排妥当了。

    苗人非但不会相助前朝皇室,甚至还会暗中出手相助于她。

    因为比起前朝皇室那看不见的许诺,大楚的许诺不但有足够的分量,而且真真切切的摸得到,看得着。

    “方才来时,花儿问我什么时候能到汉人的土地上,光明正大的过去看一看大楚的河山,我告诉她会有这个机会的。”卫瑶卿解下身后的包袱,从包袱中取出一块看不清颜色的布帛。

    “打盆水来。”

    阿曼目露诧异之色,却还是应允了。..

    布帛浸染在清澈的水中,染在其上的药粉渐渐在水里晕开,待到彻底晕开之后,她将布帛从水里取了出来。

    明黄的色泽,其外古朴的祥云图案与其外的“圣旨”二字让阿曼瞬间变了脸色。

    “这是陛下用特殊的墨,特殊的印泥下圣旨,不溶于水,途中为防遭遇检查,我稍作修饰。”圣旨摊开在桌上,女孩子明眸溢彩,“这是陛下的许诺。前朝皇室的许诺,我大楚也给得。”

    纵然习惯了不苟言笑,看到圣旨那一刹那,阿曼脸上的线条也瞬间柔和了不少,半晌之后,拿过桌上的圣旨出声了:“你要我如何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