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簪缨路 > 第三百二十章 两全

第三百二十章 两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证据么,自然简单。”程厉胜扬声道,“你跟我走一趟,且看看你的神魂和你这具身躯是不是一个同一个人就知道了。”

    “程相爷的意思是要分离神魂吗?”少女冷笑,“且不说这分离神魂的手段是何等阴毒,一个弄不好就是要出人命的。就算分离成功了,谁知道那分离神魂之人会不会暗地里动用什么下作手段?你若是动了什么手脚我找谁哭去?”

    “自古以来行有行规,阴阳道也有阴阳道的规矩,不管是借尸还魂,还是分离神魂都是禁术,我为何要让你动手?”

    “你百般推脱不就是害怕?是真是假一看便知。”程厉胜额头之上布上了一层细汗,乔环同三位老太爷的出现让他意识到今日怕是不能将她如何了,所以该如何抽身而去才是关键。

    “程相爷,不是你随口胡诌一句说我有问题就能将我分离神魂的,那我还能说你的神魂有问题,可否先让我分离神魂一观呢?”少女扬声道,“而后,我便心甘情愿听程相爷的话,跟你走一趟。”

    程厉胜脸色微变:开什么玩笑,他就是单纯的想让人将她神魂分离开来以证她有问题。但她动手的话,恐怕就是想动手脚了。

    “好了好了,胡说八道的话到此为止了。”王老太爷出声道,瞟了一眼不远处站着的女孩子,“什么分离神魂?这种禁术不要再提了。有没有别的办法是证明你所言非虚的?若是没有的话,程厉胜你还当真有挟私报复的行为!”

    “我的怀疑当然不是空穴来风。”程厉胜出声道,“我这里有一封信,是出自实际寺的手笔,而且能肯定就是实际寺所发出的。实际寺所言张明珠尚在世,根据我等百般查找所得,她很可能就是借尸还魂在这具身体之内,所以,本相才想带她回去证明一番,若是不是,自会放了她!”

    “空口无凭,你将实际寺的人叫来啊!”少女扬声道。

    果然不肯轻易松口啊,程厉胜擦了擦额上的汗:“那好,我这就……”

    “不用了,”崔远道指向众人的身后,从侧道上缓缓走来一个人,逆着光而来,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问一问裴先生不就好了么?”..

    来的可真是巧啊!众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浑然不觉,走过满地箭雨,似乎想要出宫。

    “裴先生。”乔环看了那个少女一眼,神色有些复杂,转向那走过来的人,“我们这里有一事相问。”

    裴宗之抬头望来。

    程厉胜举起手中那封信,扬声问道:“裴先生,这封信是实际寺所发出的么?”

    他抬头,张口。

    “不是啊!”

    不……不是?警惕着握着双拳的少女愣了一愣,还以为程厉胜大张旗鼓而来是早已备妥了呢?结果……就是这样?

    众人皆是一愣,程厉胜更是脸色涨的通红,对上裴宗之的目光之时,猛然醒悟过来:“这封确实不是原件,原件并不在此,这是描摹下来的。”

    “哦,”裴宗之点了点头,反问,“还有事么?”

    “原件先生可曾见过?”

    “不曾。”回答的干脆利索。

    这……程厉胜找来的证人好像不太对劲啊!

    全场寂静无声。

    程厉胜额上汗如雨下,蓦地反应过来,再次问道:“先生只是没见过此信,但这并不代表这就不是实际寺所发出的信件,对不对?”顿了顿,连忙加了一句,“我是说原件,不是这份描摹的信件。”

    “我不知道。”

    顿了顿,他再次出声:“还有事么?没事我就先走了。”

    眼见程厉胜不再询问,他默默地出了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人在眼前离开的关系,那剑拔弩张之态顿时松懈了不少。

    卫瑶卿笑了笑,嘴角凝固着偏暗红色的血迹,看起来有些渗人:“程厉胜,恕我直言,你的证人并不能证明我就是。”

    “但同样也不能证明你不是。”程厉胜高声道,“你若真是张明珠,不说张家举族本就是谋逆大罪,就说你这谋逆之后,呆在陛下身边,焉知不会对陛下痛下杀手?”

    虽然因着程厉胜这个证人无法证明什么,所以不能肯定她的具体身份。但这话一出,怀疑却已悄然出现了,就算她今日无事好好的离开了这里。但这个怀疑在这里,不管是江湖还是朝堂,难免都会引起某些人的想法。

    今日程厉胜在这里说的话一旦传出去,隐患或多或少都会留下。

    张明珠这个名字,知道的人不多,但每一个知道的人身份都非同一般。眼前的少女确实很是出色,于阴阳十三科上造诣不凡,她若真是张明珠确实是危险的存在。试想举族被灭,活着的人能做什么?越是出色确实厉害越是危险。

    “程相,空口无凭。你想要借毫无凭据之言杀我么?”少女摇头,“简直可笑!”

    “没错,确实可笑。”这一次出声的是乔环,他望过来的目光神色有些古怪,既有隐约的高兴,又有纠结挣扎与怀疑,静默了半晌,终于叹了口气,“但程相说的也有道理,你同我回去吧!”

    她若当真是张明珠,他是真的高兴,替老友高兴。但他同时也是臣子,这个孩子与他纯善的老友不同,他不敢冒这个险。正是因为知晓张明珠是如何长大的,知道老友将这个孙女视若瑰宝,他才不敢冒这个险。因为她很厉害,若随意放开她,难保她不会做出什么于大楚社稷有损的事情。举族被灭,想要报仇是人之常情,这个孩子怎么看都不像纯善之人。地上躺着的那几具被她用来当作人盾的尸体已足可看出一些她的为人处事了。绝非善类。复仇者不可怕,可怕的是厉害的复仇者。他乔环不敢赌,也不能赌。

    其实虽说程厉胜没有什么证据,但这个女孩子的出现确实有些可疑,甚至他在心里已经信了五分了。所以他矛盾,有些不知该如何去做。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她看管起来,他会替她选个好夫婿,嫁人生子,平淡和美一生。她若不是,这个结果对她来讲并没有损失。她若是的话,也算既对得起老友,又对得起社稷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