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簪缨路 > 第二百四十章 问话月票750+

第二百四十章 问话月票750+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猫扑中文 )    此事要是能随便找个替死鬼蒙混过去那才怪了。

    林立阳握着佩刀:“驸马怎么会到这里来?”他看了看一旁脸色发白瑟瑟发抖的妓女跟坏了的彩车,“驸马会有兴致看彩车?”

    “驸马是同长公主一道来土地庙捐香油钱的。”护卫说着看了眼一旁跪在地上,往日里凶神恶煞的道士们冷笑。

    “长公主殿下呢?”林立阳搓了搓鼻子,“驸马遭此大难,长公主殿下去哪儿了?”

    护卫脸色有些犯难,正不知如何说之时,几声女子的轻笑声响起,一个美艳的妇人搂了个清秀的小道士走了出来,脸上还有些余兴未散的红晕。

    “好个灵验清正的土地庙啊!”林立阳摸了摸佩刀,走过去,“见过临阳长公主。”

    “你是?”临阳长公主看了看他,似乎有些奇怪,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似乎在打量着什么。

    林立阳强忍着恶心,开口道:“长公主殿下,在下林立阳。”

    “林立阳啊?”临阳长公主掩唇轻笑,“什么事啊?身材倒是不错。”

    林立阳官不大,名字却几乎是长安城人尽皆知。

    “驸马出事了。”林立阳道。

    临阳长公主冷哼了一声,翘着鲜红的丹蔻:“死了没啊?”

    林立阳侧身:“长公主一看便知。”

    漫不经心的临阳长公主抬头望去,看到那厢躺在地上,人事不知,双腿间鲜红一片,还掉了半截那玩意儿在外面的陈工时吓了一大跳,拍着胸脯:“吓死我了,还好我出来的晚,没遇上推搡。他就是活该,谁让他急着回去找他那几个美人的。”

    如此的夫妻啊,众人看着临阳长公主的反应。..

    临阳长公主揽着刚搭来的清秀小道士轻哼了一声:“那我先走了啊,咦,紫金将军,你怎么来了?”

    不知何时赶来,坐在马上身后跟着一队十几人骑兵的陈述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哟,好凶啊!”临阳长公主上前打了个招呼,指了指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陈工,“那死鬼出事了,将军你快去看看吧,说起来,那死鬼要有将军你一半威武就好了”

    她话还未说完,陈述便道了一声:“下马!”

    这一声“下马”仿佛是咬紧牙关从牙缝中发出的一般。

    “这长公主”远远跟着王会仙过来的阿丑发出了一声感慨,“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与你我无关,他们那等出身幸运的,比之我们自然能肆意妄为,就看他们的靠山能靠到什么时候了,眼下有的是人比我们着急。临阳长公主与驸马的问题,自有一直护着临阳长公主的太后同驸马的兄长西南侯来着急。”王会仙说着走了过去。

    吓得脸色发白瑟瑟发抖的潇潇姑娘同几个女妓看到王会仙,连忙胡乱的喊着“妈妈”“妈妈”。

    王会仙走向陈述:“见过将军。”以王会仙的眼力,自是一眼就看出眼下做主的是谁。

    陈述瞥了她一眼没说话,只是蹲下身,蹙着眉头,一脸焦急的看着躺着人事不知的陈工。

    “你是会仙阁那个老鸨?”林立阳认出王会仙来了,没好气的看了一眼一旁瑟瑟发抖的女妓,抽出佩刀道:“少他妈在老子面前做出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老子是个粗人,不吃你们这一套。你这彩车在别的地方不怀,偏偏到这里坏了,驸马遇袭,你这会仙阁脱不了干系。”

    “脱不脱得了干系要证据说话。”王会仙却不惧怕,“此事与我会仙阁无关。”

    “你说无关就无关?”林立阳冷笑,“给我带走慢慢查!”

    王会仙沉下脸来:“慢着!”

    “你要动我会仙阁,问过崔司空再说!”

    林立阳变了脸色,正要说话。

    王会仙深吸了一口气又道,“昨日我会仙阁的知客们查过数遍彩车没什么问题,还特地加固了,会坏必然是游街时被人动了手脚。还有,若真是我等动的手脚,有这么明显?我楼里的头牌潇潇姑娘还在这里呢,等着被抓不成?”

    “你”林立阳瞪着王会仙,早知道这等风月场所的老鸨嘴皮子利索,不是简单货色,果然三言两语,软硬兼施就把自己摘清了。

    陈述起身:“先将驸马送回去医治,我随后就到。”顿了顿又看了眼一旁的王会仙:“至于有没有事,我自然会查。也会顾忌着崔司空的颜面,不会冤枉你会仙阁的。”

    王会仙道了一声是。

    林立阳还想说话,陈述指了指车轮的方向:“有两个很深的指印,在彩车上动手脚的人是个会内家功夫的高手,这等人可不多,也不是能随便请到的。”

    陈述说着便上了马,带着陈工离开了。

    “会内家功夫的高手?”林立阳重复了一句,“还用说么?没点本事的,敢这般光明正大的动手脚?”

    “是啊!”有小吏应和道,表情之上似乎仍有些心有余悸,“那一记撩阴腿,踢废容易,要生生踢断成两截可不是一般的力道啊!”

    “潇潇姑娘,”阿丑走到一旁安慰了一声,“没事了。”

    潇潇姑娘同身边四个妓女胡乱的点着头。

    阿丑见她们渐渐冷静了下来,便又开口问道:“当时到底怎么回事,我们隔着千里眼根本看不清楚,只看到不少人神色慌张,便过来了。”

    那潇潇姑娘想了想便道:“其实我们也不明白,只知道彩车到了这里,人特别多,城北土地庙的香火一向很盛,好多排队的人,那些人同跟彩车的挤到一起,我们的彩车便不太好走了。走着走着,彩车便晃了一下,动不了了。”

    妓女们插嘴道:“但我们不敢停下来,还继续跳着。”

    “而后好像有人跌倒了。”

    “倒了一大片人呢!”

    “有人在喊让大家都站起来。”

    “等大家都站起来了,就有一声惨叫,应当是驸马的声音。”

    “那时候大家都很慌张,”一个妓女道,“我还跳差了。”

    “不止你,”潇潇姑娘想起来似乎仍有些心有余悸,“我也跳差了。”

    “那时候太乱了,大家都慌乱,推推搡搡的,眼看要发生大片的踩踏事件了,这时候有人喊了一声让大家往巷道里去,大家便往巷道里钻了,所以就未发生大片的踩踏事件,只驸马一人受了伤。”

    “出声的是男子还是女子的声音?”阿丑问道,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就是喊让大家都站起来的,还有喊让大家往巷道里去的这两声。”

    猫扑中文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