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簪缨路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古怪

第二百三十二章 古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黄石先生睁着眼睛看着裴宗之,一副是不是我听错的了的模样。

    “今日阴阳司只有尹子奇扁问等几个小天师在。”裴宗之道,“所以她动手了。”

    “她这是当尹子奇扁问等人不存在么?”黄石先生翻了个白眼,“大白天的,胆子这么大。”

    “胆大?”裴宗之手里的动作顿了一顿,“她做的哪件事不是胆大者才能为之的?”

    “那么久,你才发现么?”

    黄石先生默然。

    ……

    库房中七月的卷宗她几乎翻了个遍,却仍然没有找到她想要的东西。她记忆很好,几乎可说过目不忘,再翻下去也无济于事,库房里没有她要的东西。卫瑶卿从库房中走了出来,锁上了门,收走了钥匙。此时,若是有精通阴阳十三科的人在这里出没的话,定会发现其中的古怪。

    门前的侍卫仿佛没有一个人能看到她一般,她就从侍卫跟前经过,却似走在两个世界。

    “喂,”门口的侍卫喊了一声旁边的那个:“你有没有觉得有些冷啊?”

    “废话,大冬天的怎么会不冷。”旁边那个不以为意,“别开小差,守好了啊!”

    侍卫点了点头,茫然的摸了摸后脑勺:大概是错觉吧,总觉得方才好似一阵寒风吹过一般。

    库房没有那份卷宗,皇后已有两年未有任何卷宗分发记录了,而太后的懿旨卷宗唯独少了七月一月的。似乎一切都对上了,但她还需要确认。

    太后为先帝去实际寺祈福是在七月二十日,原先所住的是延寿宫。眼下太后不在宫中,延寿宫中只有打扫的宫女太监,毕竟太后身份不一般,即便太后不在,谁也不敢偷懒,延寿宫打扫的很干净。

    氤氲的燃香中几个宫女太监神色茫然的打扫着太后的寝宫,她在其中穿行。

    首先要看的就是太后的那张床。

    ……

    黄石先生趴在窗前懒懒的午睡,睡得正酣时,察觉到有人推了推他,一个激灵,立刻从睡梦中惊醒。

    睁眼,入目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头上戴着高高的冠帽,双唇微抿,正在打量着他。

    “你怎么来了?”黄石先生睡意顿消,看着面无表情的少女,少女伸手示意他往旁边让让,而后撑着窗户跳入了屋中,顺手关上了窗户。

    “你干嘛,好像搞得我二人与你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黄石先生抱怨道。

    “不可告人么?”少女却勾了勾唇角,只是眼底没有什么笑意,“我与你们还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太后有。”

    “什么秘密啊?”黄石先生问道,而那边的裴宗之也很配合的抬起头向她望去。

    “太后床底下有条密道,”少女说道,正要继续说下去,却被黄石先生打断了。

    “你不是去查库房么?怎么摸到太后那里去了?”

    少女翻了个白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继续道:“虽说机关难解了一些,可还是叫我发现了。”

    “密道通向哪里?”裴宗之问她。

    “宫外。一间看起来无人居住的三进小院,我已经记下了住址,回头你们帮忙查一下。”

    “你这是把我们当什么使唤了?”黄石先生不满的说道,“为什么要我们帮你来查?”

    “我有更要紧的事做,这种小事自然交给你们了。”

    “恐怕查不出什么来。”裴宗之想了想道,“未必是真正的主人出面买的,所以可能查不出什么来。”

    “查了再说呗。”卫瑶卿说道,“对了,我还在密道里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是女子手抄的《长相思》,字迹有些眼熟。”

    裴宗之反应很快:“太后的?”

    少女点头:“所以估摸着先帝的头上可能有点绿。”当时她摸进九龙棺是故意激怒李建立,也是随口一说,哪知道还真让她说中了。

    卫瑶卿说着不等他们有所反应突然转向黄石先生:“除了《长相思》还有你最喜欢的东西。”

    “我喜欢的东西?”黄石先生不解,“《吴氏春秋》么?”

    “不对。”说话的不是卫瑶卿,是裴宗之,他朝黄石先生看去,脸色有些古怪,“你最喜欢的不是春宫册么?”

    黄石先生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少女干咳了两声,很明显,裴宗之说对了。

    黄石先生脸上的神情很是复杂:“没想到太后……”

    “呃……总是女子,先帝又去世了那么多年了……”

    “难免可能会有些寂寞……”

    “太后正是如虎狼的年纪嘛,”黄石先生说着说着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气,“不好,那太后这般如虎狼的年纪,去了实际寺,那天光大师不就……”

    天光大师啊,卫瑶卿也怔了一怔,她都没往这方面想,这般一想又是惊吓又觉得古怪,正要说话,裴宗之已经出声了:“应该不会,我师尊修习的功法要保童子身。”

    “我师尊的相貌应该入不了太后的眼。”

    “太后身边的侍卫应当都比我师尊要好。”

    “我师尊修身养性,修内而不理外。”

    “要了解我的师尊必须要花很长的时间。”

    “太后应该没那么多的功夫去了解我师尊的内涵。”

    ……

    裴宗之说得头头是道,话是实话,但是这般听起来,总觉得天光大师好生可怜。

    “你不是干正经事去了么?怎么找出一堆太后的私事来。”黄石先生斜睨了卫瑶卿一眼,“你的正事呢?”

    “我的正事需要你们帮忙!”卫瑶卿说道,卷宗记录她没找到,或许被销毁了,但是她相信一个人做过的事情,定会留下痕迹,物证没有的话,那就找人吧!

    “太后身边的心腹大太监长喜两个月前身染恶疾去世了,但是大太监长喜有个干儿子,叫桂子,原先是宫里头敲钟的太监,这是个闲差,也是得了长喜庇护才谋到的,长喜过世后,这个闲差自然也轮不到他了,所以他被调到了御膳房。”

    “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黄石先生看着她道,“我们又不认识那个太监桂子。”

    “那个桂子是在方御厨手下做事的,”少女说着,目光转向了裴宗之,“方御厨就是每日专门为你做菜的那个江南御厨。”

    “一个御厨找了个原先敲钟的太监打下手?”卫瑶卿笑了,看着裴宗之,“所以我应该没有找错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