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簪缨路 > 第二十四章 巧遇

第二十四章 巧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没有她在里面,或许卫同远还要自在上不少。

    将屋内藤条摇椅搬了出来,卫瑶卿的院中搭了一棚葡萄架,她就坐在葡萄架下看书。

    卫君宁跑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坐了一会儿便有些坐不住了。于是卫瑶卿叫来枣糕,把原先祖父那里的箭靶拿来,让卫君宁学着射箭。还在新鲜劲上,小纨绔倒是学的很认真。

    玩了一会儿,汤圆过来了,凑在卫君宁耳边如此如此说了两句,卫君宁不得已放下手里的弓箭跟着汤圆出去了。

    待到卫君宁离开之后,卫瑶卿困意涌上心头,打了个哈欠开始小憩。

    看着大厅内一身玄色绣暗纹直袍的李欢,卫君宁不由愣了一愣,见他头上还特地带了枝白玉的簪子,更是有点不适应:“见我还用的着这般打扮么?”这盛装打扮的模样,衬的他站在李欢身边就似小厮一般。

    李欢暗道又不是打扮给你看的,伸手拍了拍卫君宁:“不是说了来看你么?”

    “其实我家就那么大。”卫君宁说着为李欢引路,“我带你到处看看吧!”

    “咱们这是东院,西院我就不带你过去了。”卫君宁引着李欢走了一圈,卫府东院这点地方,可能还没李家的花园大。

    李欢点了点头,正要开口,忽地见隔起东西两院的影壁后走出一对娇俏可人的双胞胎,容貌生的一模一样,只是一个着粉衫一个着黄杉,一人手里执着一柄戏蝶的团扇,当真是叫人眼前一亮。

    那一对双胞胎姐妹花走过来唤了声“二弟!”便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李欢,着粉衫的卫瑶玲开口了:“这位是?”

    “李欢!”这一对双胞胎确实娇俏可人,对于好看的东西,李欢一向是好脾气的,是以开口回了。

    黄杉的少女捂唇浅笑:“你姓李,倒与咱们京兆的府牧大人同姓呢!”

    “正是家父。”

    黄杉少女闻言脸色顿时一红:“李公子,倒是冒犯了。”

    “无妨。”李欢笑了笑。

    卫君宁没有半点风月的心思,影壁这里有没个遮的,晒得热都热死了,是以毫不客气的开口道:“卫瑶仪你脸红什么,还有你俩到我东院来做什么?”

    那对双胞胎姐妹脸色一白,没想到这个纨绔当着李欢的面那么不给面子,卫瑶仪咬着唇一副强忍泪意的模样:“听说大祖母病了,我与五妹就想过来看看大祖母。”

    “你们少来几次,我祖母就不会病了,走走走!”

    小纨绔伸手一推,没轻没重的,卫瑶仪一个踉跄,看了眼身旁的李欢又有些不甘心,想了想道:“听说六妹妹身子也不大好,昨日到半夜才醒来,总是姐妹,该看一看的。”

    “谁要你们多管闲事!”卫君宁恼怒,“你们西院的人少来几次,我们东院就太平了!”

    卫瑶玲早忍不住了,反驳起来:“我与四姐不过过来看看,卫君宁,你不要太过分!”

    “卫六小姐病了?”站在一旁原本盯着影壁瞅着的李欢突然开口,转了转眼珠,不等卫君宁开口,便道,“说来六小姐与我也算旧识,不若一起去吧!”

    卫君宁闻言连忙朝李欢使眼色,奈何素日里机灵的李欢眼下跟木头人似的,还与西院那对双胞胎姐妹花谈笑风声起来。

    不得已,卫君宁只能耷拉着脸,向前走去,心中暗道:一会儿要是这对双胞胎惹了事,他非挥起拳头动手不可。

    特地让小厮去取了一只墨色的食盒来,对上卫瑶玲的询问,李欢笑了笑,解释道:“一些小零嘴罢了,正巧六小姐病了,没什么好带的,就先将就着吧!”

    卫瑶玲眼睛很尖,一眼就看到了食盒上的标识:“哟,这是十里铺的吧,听说那里的干果零嘴儿很是好吃,而且每逢月半才有一回,一日只供得了一百份呢,听说一出来就要抢个精光的!”

    原本以为李欢只是随手一拿,没想到居然是十里铺的东西。

    谁料方才还机灵的不行的李欢现在如同傻了一般,听不懂一样笑眯眯的点头:“不错!”然后半句不提也给她们送上一点的话,就连客气也无。

    卫瑶玲咬了咬唇,看着李欢又生出了几分艳羡,一旁的卫瑶仪跟了上来,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角,示意她赶紧跟上。

    穿过石子小路,走入院内,李欢抬头,看到眼前的一幕,只觉眼前犹如烟花瞬间炸开。

    乌发斜垂,细长烟眉,鼻梁高挺,薄唇轻凝,一身素黑的半旧襦裙交领而下,葡萄架下透过的斑驳光影洒在她的身上,熠熠生辉。

    此前,他从未想过有人可以将这一身黑色穿的如此好看,任先前娇粉鹅黄的绚丽也比不上她半分夺目。

    察觉到有人前来,摇椅上的女子睁开了双眼,望了过来,明眸深邃,夜色般的墨黑偏偏有点点的星子在其中闪烁。

    听着卫君宁欢快的喊了声六姐,李欢走上前去,却怎么都不肯跟着喊六姐了,目光深深的望入她的眼中:“六小姐。”

    从小的教导让他可以与人毫不在意礼节的勾肩搭背,也可以让他如长安城中任何一个世家大族教导出的贵公子一般守礼,这一刻,局促自来。

    “李公子。”仍然是那样带了几分酥哑软和的声音,不是清灵悦耳的声音,却让人忍不住生出些许迷茫,想要好好听她说上一说。

    “六小姐好些了么?”

    “没事了。”卫瑶卿点头起身,看着一旁石桌上坐下的四人笑了笑,卫瑶仪、卫瑶玲问了一句卫瑶卿身体如何之后,便不再多问了。

    “六小姐在看书么?”

    “嗯。”

    “什么书?”

    “阴阳十三科的。”

    “想要考钦天监?”

    “嗯。”

    “上次瞧着你买的几份干果,我便带了一点过来。”

    “你有心了。”

    ……

    无聊至极的对话,偏偏李欢问的兴致勃勃,卫瑶卿一脸浅笑的模样,无聊的卫君宁早跑到一旁学射箭去了。

    卫瑶玲不服气的撇了撇嘴,还想在这里呆着,却被一旁的卫瑶仪扯了扯,两人干脆起身告辞了。

    “你扯着我干什么?就是膈应,我也要坐在那里膈应膈应他们。”卫瑶玲一脸的不甘,“四姐,你没看到那个李欢看到卫瑶卿那个样子,根本不搭理我们,我看啊,先时他会替我们说话,也不过是想顺势来看卫瑶卿罢了!”

    “你能明白这个那就是还不算傻。”卫瑶仪冷笑了一声,“京兆府牧虽说不小,可哪能跟崔家相比?李欢对卫瑶卿有意不是更好么?那个苏三娘心悦崔九公子很久了,她不是和崔家的涵娘子关系不错嘛,让她把这些事情传到崔家耳朵里就再好不过了。祖父也是我们的祖父,这份贵亲事凭什么让东院的占了便宜啊!”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