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簪缨路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退路(月票500+)

第二百二十四章 退路(月票500+)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bp;&bp;&bp;&bp;“不是五城兵马司的人,当然他们也没这么大的本事。这长安城,除了五城兵马司之外,还有哪里有这么多的兵马?”少女笑眯眯的说道,“城外练兵的云麾归德两营。”

    &bp;&bp;&bp;&bp;“很巧的是,当时原本分管两营的两位将军中,江寒被人弹劾了,手上动用不了兵马,所以是归德营的人。再者,从乔相之后被罢黜来看,他不是得利者。”

    &bp;&bp;&bp;&bp;“我不是祖父,当年我虽才到家,没有摸清楚状况,但我想过逃的。只是,后来我发现,除却埋伏的兵马,暗地里还有上百名的高手环绕在我张家祖宅四周,这是要我张家举族插翅难飞啊!”

    &bp;&bp;&bp;&bp;“那么多的高手,哪来的?”少女边笑边说,语气诡异而阴森,“人可以蒙面易容骗人,但是武功不会,或许是笃定我张家谁也逃不出去,那些高手并未刻意掩饰。”

    &bp;&bp;&bp;&bp;“那是保卫你大楚皇室的护龙卫!能调动护龙卫的当今天下只有三人,陛下太后同太子,太子早被掳走了,如果是陛下调动的护龙卫,那么库房里肯定有那份圣旨,他事后都承认了此事,没必要遮掩。所以剩下的就是太后了。”

    &bp;&bp;&bp;&bp;“你说说看,太后一把年纪了,不好好在后宫里享福,跑来掺和什么热闹?事后太后突然去实际寺替先帝祈福应当是陛下同太后达成了什么交易吧,陛下以此事为要挟,逼得太后放权。”

    &bp;&bp;&bp;&bp;“我觉得差不多是这样了,剩下的就是验证我的猜测了。若我所料不差,我张家的死,程厉胜那一派的人不用说,必然掺和其中,深宫里的老太后也插了一脚。”少女啧啧感慨,“但应该不仅仅这些人,我祖父的死牵涉甚多,除却朝堂之外,他老人家尽人臣子的本分,想着亲赴苗疆把你大楚皇室的子孙救出来,若当真让他老人家救出来了,恐怕西南侯那里也不见得高兴。诶,我祖父什么都好,就是太过纯良了,太过尽职了,臣如此不负君,到头来却是这么一个下场。”

    &bp;&bp;&bp;&bp;九龙棺一阵嗡鸣声。

    &bp;&bp;&bp;&bp;少女敲了敲棺材板:“怎么,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bp;&bp;&bp;&bp;“后宫不得干政,这是大楚建立之初就有的铁律。哎呀,要不要帮一帮你,把深宫里的老太后送来见你,你亲自教导教导她什么是规矩?”

    &bp;&bp;&bp;&bp;九龙棺一阵剧烈的晃动。

    &bp;&bp;&bp;&bp;少女柳眉倒竖,爬了起来,站在棺材板上踩了两下:“怎么,我帮你把老太后送来见你,你还不满意?”

    &bp;&bp;&bp;&bp;九龙棺颤了颤。

    &bp;&bp;&bp;&bp;少女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忠诚?没错,我张家确实有无数忠诚之后,都像极了先祖张鲁道先生。”

    &bp;&bp;&bp;&bp;“但是,”少女轻笑一声,“他们都死了啊!活下来的只有我,嗯,我弟弟还小,什么都不懂,不过解哥儿如此心寒,他也不可能为你大楚皇室效力了。”

    &bp;&bp;&bp;&bp;“知道为什么我能活着么?因为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少女边说边笑,很是开心的模样,“告诉你啊,我不是好人。祖父从小教我忠君爱国,但是庙远先生教我的是江湖险恶。我呢,他们两人的我都学了,没有偏向谁。所以我学会了一边忠君爱国,一边算计谋划。所以我学会了外表纯良,内心险恶,你说这样我是不是就能让祖父同庙远先生都高兴了?因为我都学了嘛!”

    &bp;&bp;&bp;&bp;“我张家的好人都死了,留下了我这么个恶人。”少女幽幽的叹了口气,“恶人嘛就该做坏事,那一晚的事情我不敢轻易去想,一想我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凭什么我过得那么不开心,你们就睡的安稳,过得高兴。”

    &bp;&bp;&bp;&bp;“这样不公平,所以,我要你们也跟我一样寝食难安。”少女笑了起来,她皮相生的好看,笑容灿烂可爱,但在昏黄的火光中显得莫名的诡异,“这些天,长安城好多人都没法好好睡觉。看着那些害我张家的人过得不好,我就开心了。”

    &bp;&bp;&bp;&bp;九龙棺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bp;&bp;&bp;&bp;“我张家的人就是太纯良了,”少女叹了口气,“算了,你不想见老太后我就不送来了,我就先留着她,以后慢慢玩。不过老实说,听说老太后一把年纪了,保养的极好。你看先帝都故去了那么多年,当年在世时对如今的延礼太后并不宠爱,更宠爱的是被掳走的延禧太后,也不知道那些刘姓皇族的人是不是君子,延禧太后虽然年纪大了,但当年先帝如此宠爱,定是个美人,不知道刘姓皇族的人能不能把持住了”

    &bp;&bp;&bp;&bp;九龙棺晃了起来。

    &bp;&bp;&bp;&bp;“别闹别闹,”少女敲着棺材板,笑容灿烂,“我还没说完呢,如果延禧太后是逼不得已的话,延礼太后跟先帝可没有多少感情。你看先帝都故去那么久了,据说延礼太后还在很认真的保养着,你说,她这是保养给谁看?可能是自己吧,毕竟女子嘛,总要对自己好一点的,延礼太后大概就是这样的人。不过也有可能延礼太后她耐不住寂寞哦,听说时常有长的壮实的公公出现在太后的寝宫里。嗯,又没有人去扒他们的裤子,看看到底是真公公还是假公公”

    &bp;&bp;&bp;&bp;九龙棺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嗡名声。

    &bp;&bp;&bp;&bp;“噫,别闹了,”少女用力踩着棺材板,“我都快压不住你这棺材板了。先时我倒是想送老太后来见您的,但您说不用的话,我就暂时留着她吧!”

    &bp;&bp;&bp;&bp;少女笑嘻嘻的坐回了棺材板上:“难怪宫里不多种绿树,原来还有这一层缘故啊!”

    &bp;&bp;&bp;&bp;如此的骂人不带脏字,九龙棺震出了一层灰。

    &bp;&bp;&bp;&bp;少女从棺材板上跳了下来,从身边的小袋里取出一只小瓶子,用那只涂了朱砂的手摸了片刻九龙棺,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九龙棺开出了一道小口,从九龙棺口滴落了一些暗红色的血液。..

    &bp;&bp;&bp;&bp;“我张家四百年为你李家大楚皇室尽忠,不过先祖张鲁道还是留了个心眼,为我们留下了一条退路。他们不愿做恶人,但是我无所谓,我喜欢做恶人。眼下呢,我不放心了。”少女幽幽的声音在主墓室里响起,“所以借陛下您一点龙血,您大楚的国脉就在我的手上。我高兴呢就让它放着,不高兴呢,就让您的子孙挪挪位子,换个人甚至换个姓的人来坐那个位子。”

    &bp;&bp;&bp;&bp;“说起来,我如今武艺大不如前,若放到平时,九龙棺看管之地重重把手,我未必接近得了。但现在么?能这么容易接近九龙棺,还当真要感谢长公主跟驸马啊,原本我以为极难的事情,居然这么容易就办到了。”少女捏着手指向长安城的方向作揖,“多谢长公主殿下,多谢驸马爷。”

    &bp;&bp;&bp;&bp;“张家的人是纯善但不是傻子。狡兔尽、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早有先人范蠡、文仲、韩信告诉我们这个道理。可能张鲁道先生当年也未想到我张家会有需要威胁陛下的一日。”少女说着起身,九龙棺已恢复了原样,她拍了拍安静的九龙棺,“太宗陛下,我若是您呢,就赶紧想办法警告李明宗,最好不要惹我生气。”

    &bp;&bp;&bp;&bp;“那些会考虑天下苍生存亡的张家人已经死了,他们不负天下不负君,就落了这么一个下场。现在只我这一个恶人了,我不高兴的话,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哦!”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