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簪缨路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舞乐

第一百六十二章 舞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卫家的宅子靠近城西,待走上黄天道,首当其冲看到的就是九流赏,这是下九流的手艺人聚集的地方。有画糖画的手艺人,捏泥人的泥人王,套圈、杂耍,甚至还有赌坊联合起来摆的赌庄,到处都是看热闹玩乐的百姓。

    卫瑶玉裹着厚袄,扶了扶今日特地精心梳的发式:“我去舞乐会那里了。”她有些紧张。

    李氏要跟着,却被卫瑶玉拒绝了:“母亲,你跟着父亲他们吧,我有青桔跟着就好。”但到底放心不下,李氏还是跟了过去。不过卫瑶卿要她带着的吉祥跟如意却被留在了这里。

    待李氏跟卫瑶玉她们一走,卫君宁就跳了起来:“六姐六姐,我们玩啥去?”

    “我跟父亲要去参加龙门群阵,领的号牌是甲申,你是要跟我们同去,还是要在九流赏这里玩?”卫瑶卿问他。

    卫君宁巴巴的看着九流赏这里的状况,显然还不太想走,卫瑶卿看向那走过来的一群少年人,笑了:“诺,章之林他们来了,你跟着他们在这里玩会儿,若是无趣了,便去龙门群阵那里找我跟父亲。”

    来的是章之林、朱赫跟崔琰、崔琮两兄弟。

    “李欢怎么没来啊?”卫君宁瞧了瞧,见没有李欢的影子,不由惊道:“国子监近日有考试?”

    崔琮有腿疾便算了,其余的章之林、朱赫还有崔琰都不是什么读书的料,但李欢不同,他的书读的很是不错,是以每逢国子监有考试,他都温习的很认真。

    “没有考试。”章之林摇头,“但他近日功课温习的很紧,也不知道要作甚。”

    “黄石先生。”一旁的崔琮笑了笑,出声了,“原本我等皆以为黄石先生上回露面之后,很快便会离开长安的。但没想到过了许久黄石先生都没有离开的打算,有人去问黄石先生,听说他要在长安逗留一年,想收几个学生传授传授学业。李欢大概是想拜黄石先生为师吧。”

    黄石先生。卫瑶卿扬眉,她着实对这位所谓的名士起不了什么崇敬之心,不过有一说一,虽说觉得黄石先生某些方面有待提高,但黄石先生确实是个科举入试的应试高手,可以说他是个一流的教书先生,专门教人考试的教书先生。对于李欢这等背景的子弟,能在科考中展露头角,接下来的路会顺上很多,而所谓的为官之道之流李府牧自己也会教授,当然黄石先生也交不了。

    想到这里,卫瑶卿便道:“李欢要科考入试?”

    “是啊,他志在三甲呢!”章之林摆了摆手,不解的模样,“以前还说入了进士就好了,眼下居然想考三甲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李府牧也不曾要他考三甲啊!”

    “就是啊,李欢近些时日可努力了,也不知道那么努力作甚?”朱赫插了一句。

    “算了算了,不提了,我们玩去吧!”

    ……

    少年人们早就被眼前的新奇迷了眼,一头扎了进去。

    崔琮却叫住了转身欲走的卫瑶卿:“卫六小姐,你们做什么去?”

    “我六姐跟父亲要去玩龙门群阵,领的是甲申的号牌,等我们这里玩够了,就去寻他们。”卫君宁抢先出声,“快看这个糖画啊!”

    甲申号么?崔琮记了下来,一会儿倒是可以去看看。

    龙门灯阵是要提早报名的,因为报名的早,一些部件是一早就雕琢好了运过去的。现场开始搭建就可以了,若是从现场雕琢开始,那么这龙门灯阵提前十天半月就要开始准备了,自然是来不及的。

    枣糕、豆沙跟汤圆拿着染色的灯笼罩好奇的看着,只觉得新奇的紧。

    那头卫瑶卿跟卫同远已经开始搭建了起来……

    ……

    将外袍脱了交给青桔,卫瑶玉冷的打了个哆嗦。

    害怕的反而是李氏:“要不别比了吧,这么冷的天呢!”李氏缩了缩脑袋,她有些不习惯那么多人在场。

    “不,我准备了那么久,怎能临到关头放弃。”卫瑶玉摇头,下一个就是她了。

    台上的少女有出自贵族高高在上博一时美名的,也有出自平民身份卑微妄图入了贵人眼的,无一例外的都是花容月貌的美人。

    华服锦袍的贵族豪绅,英俊潇洒的少年郎君,风流倜傥的文人墨客都在台下看着呢,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很多人都不会放弃,包括她。

    鼓声起,台上着舞裙的少女踩着鼓点舞动,姿态鲜妍,极尽风姿。梅花桩上一点一点踩出的舞步早已十年之功,她一直都缺个机会,往年的龙灯阵拿不到帖子,今年卫家好不容易拿到了帖子,她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少女舞步如虹。

    台下喝彩纷纷,十五岁的年纪,正是花一般的年纪,她又生的如斯美貌,台下窃语声不断,不少都在打听着台上少女的名字。

    陈工坐在台下,抱着手里美貌的侍妾,手在侍妾胸前不规矩的动着,眼睛却看着台上。舞乐会这种赏美人的地方,自然少不了他陈工的影子:卫家这一对果然是姐妹花啊!陈工心道,不过可惜小的那个跟崔家有亲事,而且那次翻墙进她屋中,想要窃玉偷香,却丢了魂,心里总是有些刺着的,更何况青阳还拿他做筏子,想到此事,陈工就火冒三丈。小的那个再说,但是大的这个嘛,倒是可以下手。而且大的比之小的,毕竟大了两岁,这身姿瞧着比小的还要长开了不少,想来得手之后,应当更有味道。

    一舞舞罢,卫瑶玉退场,重新从青桔手里接过了厚袄裹在身上:方才是真冷啊,但是对她的舞技,她有信心。方才台下的喧嚣,她听的很清楚,也不知道这一回有没有机会能求来一门好亲事。

    “七哥七哥。”王栩揉了揉耳朵,看着眼前的王十七娘,“作甚?”

    话音刚落,那头不远处有少女喊着“九哥”跑了过来。

    是崔家的崔涵,王栩看了一眼身旁坐着的崔璟,心道,也不知道这崔涵跑过来找崔璟做什么。

    “九哥,方才你看了没?那个卫家的二小姐,这么冷的天,穿着舞裙在跳舞。噫,一看就是那等狐媚的女子,那个卫六啊,定然也是……”崔涵不遗余力的在崔璟面前上卫六的眼药。

    崔璟抬眼看她:“卫二小姐穿的舞裙,前头不少女子也穿过,而且你夏日不也穿着这样的舞裙出的门?哪里来的有伤风化。崔涵,你嫉妒她。”不是疑问,是肯定。

    王栩低头偷笑了起来。崔璟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啊,好歹自己的妹子啊,这么不给面子真的好么?

    “我……我怎会嫉妒她?那等小门小户出来的女子算什么东西,”崔涵气的面红耳赤,“九哥,人家跑过来同你说话,你……你怎可如此?”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