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簪缨路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引子

第一百四十九章 引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他手抓一把细土洒在谢殊的胸前,那沏了半杯茶的茶盏放在谢殊的胸上。

    “你要干什么?”秦越人情急之下一把拉住了那个年少的江湖术士,“莫要捣乱!”

    “捣乱你个头。”谢怀毫不客气的出手一把拉走了秦越人,因为力道太大,秦越人被狼狈的掀翻在地。

    秦越人脸上没有任何的不满,会稽谢氏的子弟,几百年的世族底蕴,愤怒之下,做出这等事,不会有多少人去置喙。

    谢怀已然控制住了自己,最初,他是想直接下脚踹来着的。

    年少的阴阳先生神情闲适而从容,默默地坐在一旁。半个时辰之后,将那半杯茶水倒尽,空茶盏重新置于谢殊的胸口上。

    众人看着他,无人敢说话。这个七安先生做事古怪又神奇,旁人看来荒诞不经,但终究能救好却又是事实。

    眼下已是子夜时分,方才秦越人招魂用的纸扎被冷风吹得沙沙作响,莫名的恐惧而阴森。七安先生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又坐了半个时辰,他伸手取下了茶盏,而后继续坐在一旁。

    “到底行不行啊!”这个年轻的阴阳先生做事并未避讳着旁人,可算起来都过去一个时辰了,谢殊还是躺着,脸色青白的不似活人。

    一旁坐在地上狼狈不堪的秦越人忍不住上前,伸出手在谢殊的鼻息下一探,这一探便是得意:“还是没气,你莫要危言耸听了。”

    谢怀一脚踹到了秦越人的身上:“你害的我儿,得意什么?”揣完一脚又想踹第二脚,他是生气,但还没有气到失了理智。

    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响起。

    “感觉怎么样?”正襟危坐的少年阴阳先生脸上总算有了旁的表情,凑近躺在床上的谢殊问道。

    “闷……闷得慌。”谢殊的声音沙哑至极。

    轩然大波瞬间起。

    “十一,我的十一。”

    “谢十一醒了。”

    “天耶,谢十一活过来了。”

    ……

    吵吵嚷嚷的声音,年少的阴阳先生似乎一句都未听到,当下便道:“开窗通风。”顺手把谢殊胸前的一抔土捡走了一半。

    众人愣了一愣,还是谢纠亲自走下来,帮忙开的窗。

    “如何了?”少年阴阳先生接着问道。

    “还是闷。”谢殊的声音沙哑不堪,眼睑跳动,似是想努力睁开眼睛却始终无法睁开。

    少年阴阳先生将他胸前的土都扫落在地:“现在如何了?”

    “有……有点闷。”

    “莫急,我扶你起来。”原本想要过来搭把手的王氏被那个年少的阴阳先生看了一眼,不知怎的,心里一慌,原本想要伸出的手,也慢了一步,不敢随意随意伸手。

    王氏呜咽的哭声响起,喜极而泣:躺着一动不动,没气了的十一郎居然坐起来了,虽然仍然未睁开双眼,但是这个动作,已经足以证明:十一活过来了。

    “是好事,你哭什么苦!”谢怀脸色通红,回头看了眼王氏,目光紧紧的落在谢殊的身上,不住地喃喃,“活过来就好,活过来就好。”

    “不可能,哪有这样的救法?”秦越人却固执地开口了,“不施针、不吃药、不喝符水,怎么可能就这么好了?”

    “姓秦的,你自己做不好,不代表别人就做不好。”

    “你救了半日,我等只看到我家十一郎连气都没出一下。”

    “什么渡厄十八针,名头震天响,黄少将军出事你救不活,盛大都督出事你离京,十一郎因你被雷劈到,救了半日半点起色也无。我呸!”

    ……

    吵吵嚷嚷中,秦越人狼狈不堪,却仍紧咬着牙关坚持着:“不……不可能……”不管他人如何,旁人笑骂他墙头草,但是这一手渡厄十八针确实是他足以立足阴阳司的资本。昔日,昔日张大天师亲口所赞,张大天师啊,秦越人心里一紧,本能的生出几分逃避慌乱之感。

    “施针、符水你不是已经做了么?”便在此时那个坐在位子上的少年阴阳先生开口了,他轻啜了一口茶,被秦越人接连质疑,脸上却没有半点恼怒之色,笑了笑,“你既做了,我再做作甚?”

    “你……”秦越人一愣。

    “渡厄十八针很好,你于符医一道上天赋斐然……”眼前的少年人虽然年纪那般小,可说出的话却让秦越人有些怔忪,仿佛好多年前,他方才考入钦天监,浑浑噩噩度日之时,碰到了那个慈眉善目的大天师。大楚第一术士世族的族长,大楚术士的第一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就这般入了张大天师的眼,一跃进入阴阳司,时有多少人对他羡慕不已,那时自己……

    一不留神,想的有些远了,秦越人回神,看着眼前神色平静的少年人,动了动唇,不知为什么,明明想要出声反驳他,却偏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的手法没有任何问题想法也对,但唯独忘了考虑你要救的是一个人。”少年人笑了笑,眼里没有任何取笑的意味,“你的练习从未荒废,但练习对着的可不是真人,是假的。你许久没有施针救人了吧!”

    秦越人嗫嚅着双唇,说不出话来。

    “方才你的施针很好,只缺一步。”少年人说话语调不快不慢,月光照到他的脸上,倒映出了几分唇红齿白的模样。

    男生女相。谢纠第一反应便是这一句,但是却并不女气,喉间也有喉结,所以旁人并不会将他误认为女子。自古男生女相乃富贵出众之相,古有张良高长恭之辈,皆是此等相貌。

    “一个引子。”

    “药引?”秦越人不断的摇头,“药引已经有了,不可能是药引。”

    “这也是个药引。谢殊已闭气许久,即便渡厄十八针已扎通气穴,也需缓冲,所以需要药引。你的药引并不全,渡厄十八针再如何精妙也需因人而异。”

    “这……”秦越人还是有些不服输,仍想反驳。

    “好灵气!灵啊!这小子灵啊!真的灵啊!太灵了!”一道掺杂着不知何地方言的官话突然响了起来。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