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簪缨路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妄送

第一百三十三章 妄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现在还在闹着么?”卫瑶卿状似不在意的问了一句卫君宁。

    卫君宁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来官兵了,就是六姐不让人来叫我,我也得走了。官兵让我们不要闹,这件事官府会负责的。死了人的亲眷到大理寺门口静坐去了……”

    “百胜楼是吃饭做生意的地方啊!”卫瑶卿叹道,开始劝离了啊!

    “别跟着瞎掺和。”卫瑶玉瞪了她一眼,“吃饭去。”

    “好。”卫瑶卿应了一声,乖乖巧巧的模样。

    ****

    第二日还下着冰雹,卫瑶卿干脆告假没有去钦天监。

    从荣泰苑里出来的卫瑶玉一抬眼看到那几个少年时,愣了一愣,却也走了过来,打了个招呼。

    “卫二小姐。”几声不太齐整的招呼声响起。

    有李欢、朱赫、章之林还有崔家的八郎和十三郎两个兄弟。

    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前去的方向,卫瑶玉不断的皱眉:“你们要去哪里?”

    “看六姐啊!”卫君宁满不在乎的甩了甩手,“六姐今儿告假,大家都来看看六姐啊!”

    一个女孩子家家跟这群纨绔玩的这般好?卫瑶玉心道,定要好好同六妹妹说说,别与这几个人混在一块儿了,旁的不说,光闺阁女子绣活这一项,六妹那手里的活儿她简直都看不下去了。

    只不过这一回,这群纨绔少年们也是扑了一空,因为卫瑶卿根本就不在屋内。不但卫瑶卿不在,就连枣糕也跟着她一同出门了。问了门房的老李头才知道六姐就是方才说话的功夫出的门。

    “诶!”卫君宁叹了口气,“太不巧了。”

    是啊,太不巧了啊!

    少年们失望至极。

    ***

    一块幡布,铜铃铛微微摇曳,穿着厚袄的少年人一桌一椅,在闹市中坐了下来。

    “七安先生!”有人惊叫道。

    “好久没见你了,七安先生。”

    “七安先生今日来了啊!”

    “昨儿的冰雹砸伤砸死了不少人呢,若是先生在,倒是可以问上一问。”

    ……

    少年人含笑着与众人寒暄了起来。

    “我家那口子被冰雹砸了个包,七安先生,您看可否……”有人忍不住跃跃欲试,想要让这个少年人帮忙相看一番。

    “哎呀,你少来了,这种事怎么能麻烦七安先生呢?有的是医馆能治,眼下没有药,七安先生也是没有办法的。”果然话才出口,就被人取笑着劝阻了。

    少年人笑眯眯的坐了下来,神态从容。一旁豆花摊的老板也高兴的看着前来的少年人:七安先生又来了,果然生意又好了不少呢!

    背着书袋的年轻人向这边走来,穿的算不上寒酸了,普普通通的书生模样,文文静静,习惯性的抿着唇,眼睛看着地面,似乎并不是很习惯与人打交道。

    走到豆花摊前停了下来,年轻人顿了一顿:“老板,一碗豆花。”

    在离少年人最近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年轻人带着几分紧张的看着少年人:“七安先生,你可还记得我?”

    “柳州文书翰。”少年看了过来,眼里带了几分笑意。

    原先的紧张似乎消散了不少,年轻人有些局促的摸了摸脑袋:“七安先生好些时日没来了?”

    少年人并未说话,却含笑看着他。

    文书翰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越距了,抬头看向四周,随处可见事头顶包着纱布的百姓,不由一愣。

    “天灾之下,与高贵低贱无关,均一视同仁。”是那个少年阴阳先生的声音,“昨日上朝的有不少大人被砸伤了吧!”

    文书翰点了点头,他也险些被砸到。

    “是钦天监的预测出了错,下的不是雨,是冰雹,听说陛下已经将那预测错了的监正跟监生捉拿起来了。”

    原本以为钦天监是人间清贵地,却没有想到这一遭之下,竟断送了十几条人命,还有无数百姓被砸伤。

    文书翰看着周围,叹了口气:“当真是妄送无辜啊!”

    “朝中多事之秋,近些时日事况不断。”那位少年阴阳先生道,“舞弊贪污接踵而来,说到底还是朝中有硕鼠存在的缘故。”

    文书翰沉默了片刻:“原工部尚书钱元么?听闻如今总算问责了,过些时日就要问斩了。”

    这时有人出声:“听说这个问了罪的监正就是钱元的人,上一回舞弊案没抓他,没想到放他一条生路却断送了十几条百姓的性命,还有无数伤亡。听闻陛下的岳丈,皇后的父亲郭太师都出事了呢!”

    文书翰眼神茫然的看着四周的百姓,喃喃:“奸臣啊!”

    “就是奸臣呗!可惜没有人死谏啊!”有人叹了口气,很是伤感的模样,“道理人人都懂,如我这个卖瓜果的都懂,读圣人书,明事理的官老爷会不懂?就是没那个胆气呗,好不容易出了个石御史啊,可惜年纪大了,身体不怎么好,说着说着就吃不消了,诶!也不知朝中还会不会有石御史的接班人呐!”

    “石御史年纪大了,精力不济了啊!上一回钦天监舞弊案,大家说着说着那个石御史就昏过去了,可见毕竟这个年纪了,半只脚踏进棺材了。”

    “前儿些时日,那些游街的状元、榜眼、探花呢?当时那般得意,现在呢?连个屁都不敢放!真是孬种,我看呐,读书也就混口饭吃,真替这帮读书人丢脸。”一旁吃豆花的老人气愤不已的模样,“还不如我等呢!”

    ……

    议论纷纷,文书翰在里头如坐针毡,面红耳赤。

    “他们不是说的你。”一旁的少年阴阳先生似乎看出了他的窘迫,宽慰了他一句。

    文书翰脸更红了,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知道,只是……话虽难听,却……却也是实情,我,诶,我空读那么多年的书,却不知道如何去做?”

    读书时,他也曾有远大抱负,学成之后,高中状元,替百姓谋福,这几乎是每一个读书人初读书时的初衷,眼下状元时中了,他却反而不知道如何去做了?琼林夜宴之上,他只字未说,自此摊上个木讷的名号,授业的先生只能教他如何去做文章,却没有教他如何去做官。他站在那个圈子边上,像个傻子,不敢轻易越雷池一步。 2k阅读网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