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都市修仙奇才 > 第925章 懵懂菱香

第925章 懵懂菱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擦,这哪儿来的丫头片子,脾气竟然比哥还暴,太嚣张了!

    一不留神,女孩瞪了楚凡一眼,就要把门关上,楚凡连忙用脚挡住门,问道:“夙玉呢?夙玉让我来的。”

    “夙玉也是你叫的?”女孩气鼓鼓的瞪着楚凡,“赶紧把脚拿开,再胡搅蛮缠,我真揍你了?”

    楚凡被气乐了,小丫头不大,脾气还不小,哥今天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揍我的。当下,楚凡用力一推门,肩膀撞开小丫头,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女孩也没想到,楚凡竟然会有这么大胆子,劲儿还这么大,撞得她小胸脯隐隐作痛。顿时,火上浇油一般,更火了,一个箭步上前,手搭住他的肩膀。

    只要楚凡回头,招呼他的肯定是一个封眼锤,先揍他个熊猫眼再说。可出乎意料,楚凡脚步丝毫不停,就好像不知道肩膀上搭了只手似的。

    如果说之前,女孩只是措不及防,才被楚凡闯了进来,可现在,她手上用了大力气,却好像抓在了野牛身上,不但没能让他停下来,反倒被拽得一个趔趄,惊呼着朝楚凡背上撞去。

    “啊!”

    在女孩的惊呼声中,楚凡突然转过身,把女孩紧紧抱在怀里,俩人身体紧贴,穿的又不多,女孩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小胸脯被压扁,还有下面传来的火热坚挺,吓得她如同受伤的小鹿,惊恐的看着楚凡,大气都不敢喘了。

    楚凡邪魅笑道:“小妹妹,走路怎么不小心呢?不用谢我,我这人做好事从来不留名。”

    感觉放在腰部的手在慢慢下滑,女孩顿时清醒过来,赶忙把楚凡推开,面红耳赤,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正要和他拼命的时候,夙玉从房间里出来了。

    “老公!”

    夙玉惊喜的叫了一声,如燕子一般飞扑过来,直接搂住楚凡的脖子,献上火辣辣的热吻。楚凡更不会客气,一只手搂住她的腰肢,另一只手轻车熟路的钻进她衣服里,在某个高高低低的部位按摩。

    这一幕,都被那女孩看在眼里,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愤慨。小师叔那么天才卓绝的天仙美女,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臭男人?一定是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了。

    不行,我要拯救小师叔,把那个臭男人赶走!

    “咳咳!”

    女孩重重的咳嗽一声,可效果实在不怎么样,俩人就好像没听见似的,依旧在忘情的热吻着。她忍不住又重重的咳嗽两声,这次终于奏效,俩人总算是分开了。

    “我说,你是不是嗓子有问题呀?”楚凡搂着夙玉转过身,不满道,“不舒服就去看医生,打扰人家两口子亲热,是很不道德的。懂吗?”

    “你……你……”女孩被气得指着楚凡说不出话来。

    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小师叔干出这种有伤风化的事情来,还敢倒打一耙,说我不道德?太无耻了!

    夙玉脸蛋微红,劝道:“好了,菱香是我蜀山的四代弟子,我见她聪明伶俐,就带她出来历练一番,顺便帮我打个下手,学一些医术。”

    “小师叔,你可不要被他骗了。”菱香跑到夙玉身边,拉着他的胳膊,低声说道,“他进门的时候,就色-迷迷的看着我,刚才还非礼我呢。”

    她的声音不大,但楚凡离得也不远呐,把她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差点过去把这小丫头扒光,扔大街上去。是,我承认我摸了你一下,可在腰上摸一下也算非礼?关键是,我啥时候色-迷迷的看你了?

    还不等楚凡开口,夙玉微微皱眉道:“菱香,不要胡说,楚凡不是那种人。”

    楚凡暗自欣慰,还是老婆明事理,懂我呀!

    “小师叔,我说的都是真的。”菱香委屈得眼泪汪汪,说道,“就因为他看我的眼神很猥琐,我才不让他进门的。可他却硬闯进来,一把抱住我,压得人家现在胸还疼呢。最可气的是,他用他……顶我。小师叔,这种人真的配不上你,你可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给迷惑了呀。”

    这下,容不得夙玉不信了,以她对楚凡的了解,他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坐怀不乱这种事,他这辈子是做不到了。是,菱香长得很漂亮,也很可爱,可她才多大呀,你竟然就迫不及待的对她下手,太心急了吧?

    想到这里,夙玉嗔怒的瞪了楚凡一眼。

    这种程度的眼镖,对楚凡而言,实在太小儿科了,他还以为夙玉给他抛媚眼呢,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可菱香却高兴坏了,只要小师叔生气,就会把那臭男人赶出去,到时候,就再也不用见那个臭男人了。

    哈哈,我太聪明了!

    “老婆,我错了!”楚凡低下头,说道,“我不该这么急着进来,也不该和小菱香开玩笑,你要是真生气了,就罚我今晚不许睡觉好了。”

    “你想的美!”

    夙玉白了他一眼,伸手挽住他的胳膊,拉着他朝屋内走去。

    这下,可把菱香看傻眼了。什么情况?不是应该把那臭男人赶出去吗,怎么反而把他拽屋里去了?不行,不能让那臭男人奸计得逞。

    菱香刚要追过去,夙玉却把房门关上了,声音从屋内传来:“菱香,提前十分钟叫我,在这段时间里,不要打扰我。”

    “是!”菱香无奈的答应一声,就在台阶上坐下来,双手撑着脸蛋,气鼓鼓的瞪着脚下路过的一只小蚂蚁,就好像它是楚凡似的。

    小蚂蚁好像也感觉她愤怒的眼神,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她,心说,我又没招你惹你,你跟我凶什么凶?

    就在这个时候,屋内突然传来夙玉急促的呼吸声,和牙床吱吱呀呀的*声。

    菱香的小耳朵竖起来,赶忙贴在门上仔细倾听,她感觉,好像有一头大象在床上来回翻滚,要不然,那么结实的木床,怎么会发出这种惨烈的声音?

    还有小师叔,这是怎么了?怎么声音有些怪怪的?

    突然,一声似痛苦,又似预约的*传了出来,把菱香急得抓耳挠腮,想要敲门,又怕被夙玉责怪,可不弄清楚,她总感觉心里不踏实,好像要出什么事儿了似的。

    有了!

    菱香灵机一动,马上快步绕到后院,那里有一扇小窗户,正好对着床铺。也不知道是不是俩人太着急了,窗帘只拉了一半,挡住了俩人的上半身。

    菱香只看了一眼,就吓得赶忙捂住嘴,蹲了下去。太吓人了!

    可过了一会儿,她竟然又忍不住悄悄站起来,偷偷看了过去。这次,她看得更真切了,就感觉自己某处仿佛来了每月一次的亲戚,有一股暖流淌出来,下意识的夹紧双腿,不敢再看下去了,急匆匆的跑了回去。

    菱香回到自己居住的厢房,迅速换了条小裤裤,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在这方面,菱香就像一张洁白无瑕的白纸,她从小生活在蜀山,而蜀山的门规很森严,根本就没人教她这些事情。而且,蜀山没有关于生理方面的书籍,也没有什么科普知识的小电影,她自然什么都不懂了。

    而楚凡和夙玉俩人禁果早尝,又分别了那么长时间,什么甜言蜜语也不如来点真格的实在。楚凡越卖力,就表示他越在乎夙玉,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他可能会一直做下去。

    百忙当中,夙玉看了下时间,搂着楚凡的脖子,低声道:“时间快到了,我们晚上再来,好不好?”

    “好!”楚凡低吼一声,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终于,在菱香敲门之前,夙玉面色绯红的把门打开,对守在门口,正准备敲门的菱香吩咐道:“去开门吧,让人一个个的进来。”

    “哦!”菱香偷偷往里面看了一眼,就见楚凡若无其事的坐在椅子上喝茶,好像什么事儿也没干过似的。不过,房间里好像有股什么味儿,怪怪的!

    夙玉的脸更红了,要是被她知道,刚才的事情,都被这小丫头看去,怕是要羞窘得钻进地缝里去。俩人也是太大意、太投入了,警惕性降到最低,浑然没有察觉到有人靠近,还被看了场直播。

    因为屋内的床铺凌乱,即便是开了窗户,一时半会的,味道也无法散尽,夙玉干脆指挥楚凡,帮忙把桌案搬到了院子里。这边刚准备妥当,第一位患者已经被请了进来,就是之前那个瘦弱女孩,只不过,患病的不是她,而是一个白发苍苍,走一步都要咳嗽一声、喘三喘的老婆婆。

    “神医,我奶奶她……”少女急切的想要说出老太太的病情,却被夙玉摆手打断:“你什么都不用说,扶着你奶奶坐下吧。”

    “哦,好!”少女不敢怠慢,赶忙扶着老太太在椅子上坐下,并按照夙玉的吩咐,把老太太的袖子挽起,放在一个腕枕上。

    夙玉三根手指搭在老太太的脉门上,闭上眼睛仔细查探片刻,开始说起了老太太的病情,竟然丝毫无差,随后开了一副药方,交给少女。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剧烈的争吵声……

    PS:感谢书友“孤:狼”的红包打赏!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