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都市修仙奇才 > 第44章 悲喜交加

第44章 悲喜交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大姐,你带糖糖去吃点东西,我和唐文东聊几句。”

    “你可别犯傻,为了这种人,不值得。”

    “行了,我知道,你快去吧。”

    楚凡把许君绰和糖糖打发走了,对地上的唐文东喝道:“出来,我有话问你。”

    说完,楚凡拽了把椅子,走了出去。没办法,这屋里乌烟瘴气的,他待一会儿都觉得呛人,小糖糖是怎么长大的呢?

    好一会儿,唐文东才垂头丧气的走出来,像个受审的犯人,蔫头耷脑,一声不吭。

    “我想知道,你和蓝洁是因为什么离婚的?蓝洁为什么把孩子交给你抚养?”楚凡冷声问道。

    而他的问题,大大出乎唐文东意料,惊愕的抬头看了楚凡几眼,见楚凡脸色不善,顿时吓得他一激灵,赶忙道:“当初我俩在一起的时候,她爹妈就反对,可她还是义无返顾的跟了我。可自从有了孩子,我们俩之间就开始不断吵架,最后,实在是过不到一起了,就分开了。”

    “至于孩子,糖糖虽然是女孩子,可毕竟是我亲生的,我怎么能让孩子跟着她母亲改嫁呢?万一她继父不是人,把孩子欺负了怎么办?”唐文东拍了拍胸脯,“虽然我家条件不好,可我对糖糖还是不错的。”

    “不错?你这叫不错?”

    楚凡冷笑道:“你当我眼睛瞎了吗?那厨房里的剩菜剩饭,都馊了,还有馒头,都长绿毛了,这就是你说的,对孩子不错?”

    “你们打了一宿麻将,抽烟抽得,屋子里能呛死人,你让糖糖怎么睡觉?这就是你对孩子的好?打一宿麻将不说,早晨孩子起来,连口饭都吃不上,饿得在外面写字,这就是你对孩子的好?”

    楚凡越说越来气,腾的站起来,把唐文东吓得连忙后退两步,可后背靠在墙上,再也无路可退了。

    “你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哪怕是好好当个保安,也足以养活你们爷俩了吧?可你看看你,你是怎么照顾孩子的,糖糖才几岁呀,你竟然让她去警局做伪证,你是人吗你?”

    “别人的家的父母,都是望子成龙,早早的就让孩子接受教育,可有几个孩子能认真学习的?可你再看看糖糖,她是那么渴望上学,可你竟然不让她去,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毁了她?你配当她父亲吗?你不配!”

    长这么大,楚凡还是第一次发这么大火,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把唐文东骂了个狗血淋头,最后,竟然把唐文东给骂哭了。

    楚凡长长的出了口气,恨恨道:“还知道哭,说明你还有救,本来,我是想割掉你舌头的,但看在糖糖的份上,我饶你一次。”

    “谢谢,谢谢!”唐文东哽咽着说道。

    “不用谢我,我是有条件的。”楚凡冷哼道,“我很喜欢糖糖,如果她没有母亲,我肯定会把她接走,因为你根本不配当她的监护人。可她既然还有母亲,我就必须把孩子送到她母亲身边,如果她母亲跟你一样,我保证,你们今后别想再见到糖糖。”

    “扑通!”唐文*然给楚凡跪下了,惊慌失措道,“别,别把糖糖带走,我……我知道错了,我改,我一定改,求求你,不要把糖糖带走,她是我的命根子呀。”

    “对不起,我答应过糖糖,要带她去找她妈妈。”楚凡冷漠的瞥了他一眼,“你已经把孩子的心伤透了,至于能不能让糖糖留下来,看她自己的选择吧。”

    “等,等一下。”唐文东连滚带爬的追上楚凡,抓住楚凡的胳膊,恳求道,“带上我,让我跟你们一起去吧,我保证,我什么都不说,如果糖糖选择跟她母亲一起生活,我……我也认了。”

    “放手!”

    “大哥,求求你……”

    “我让你放手,上车。”

    “啊?”唐文东一愣,马上狂喜道,“你答应了?好,我这就上车……不行,大哥你等我两分钟我,容我换件衣服。”

    “就两分钟,过时不侯。”楚凡扔下句话,大步走了出去。

    给许君绰打了个电话,得知她和糖糖在街道外面的小吃部吃馄饨,楚凡也没催,开车先来到筱筱的家,敲了敲门,好半天,亮子才坐着轮椅过来,把门打开。

    “凡哥,你不是下午过来吗?”亮子惊喜的叫道。

    “正好过来办点事儿,顺便过来看看。”楚凡走了进去,问道,“你姐姐呢?”

    “在屋里睡觉呢,我去叫她。”

    “不用了,还是我自己过去吧。”楚凡倒是没想那么多,只是想和筱筱聊几句,问问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可在亮子眼里,楚凡简直就是他姐夫了。

    嘿嘿,看样子,两人有戏。

    对于楚凡,亮子是一百个满意,能打,对姐姐还好,这样的姐夫不要,还上哪儿找更好的去?

    所以,把楚凡送进去之后,亮子就转动轮椅出门了,把空间留给了楚凡和筱筱。

    楚凡刚敲了敲门,还没等说话,筱筱就把门打开了,淡淡道:“你来了!”

    “你脸色不太好,还为工作的事儿发愁呢?”楚凡开门见山的问道。

    “是亮子告诉你的吧?”筱筱开门走出去,没一会儿,手里端着一壶茶走了进来,给水杯里倒满茶水,递到楚凡手里,自嘲的说道,“我这种女人,工作哪是那么容易找的?高不成、低不就,这不就晾着了吗。”

    楚凡忽然问道:“亮子的针灸治疗费用是多少?”

    “呃……一个疗程下来,大约得三万多。”筱筱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个老中医说,像亮子的这种情况,急不得,至少得需要三到五个疗程,才能让他站起来。而且,这只是付给老中医的医疗费,还有外敷、内服的药物,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筱筱苦恼的说道:“老中医说了,像亮子这种病,要治就得一鼓作气,中间不能停,否则,之前做所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可这需要一大笔钱,靠我一个人打工赚钱,恐怕得干十几年才能攒够。先不说亮子能不能等起,我都怕那老中医活不到那天。”

    竟然要这么多钱,楚凡也有些头疼。其实,如果他向苏媛开口,这钱苏媛肯定能借给他,可他用苏媛的钱来帮别人,这种事情他怎么开得了口?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了。

    楚凡问道:“那老中医说没说,亮子的腿到底是什么病?”

    “亮子的腿本来没病,是被人给打断的,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经脉萎缩,导致无法站立。”

    “是老中医告诉你的?”

    “我带亮子去了好多家医院,结论都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情况。”

    楚凡点点头,安慰道:“你别着急,我打个电话,兴许有人能治这个病,到时候咱一分钱都不用花。”

    “真的?”筱筱大喜,一把抓住楚凡的胳膊,喜极而泣道,“如果真能治好亮子的病,我这辈子给你做牛做马……”

    “停停停,等亮子的腿治好再说吧。”楚凡好不容易才把筱筱安抚住,要不然,她非主动把楚凡给推倒了不可。

    她能报答楚凡的,也就是这个了。

    楚凡走出去,在院子里拿出手机,凭着记忆中的号码,拨打过去。电话响了好几声,终于被接听,里面传出一个洪亮的大嗓门:“喂,谁呀?”

    一听这个声音,楚凡就有种揍人的冲动,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村长,他儿子娶走了楚凡青梅竹马的恋人巧芸。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才不会打这个电话呢。可现在,只有自家老爹的医术,兴许能治疗亮子的腿。只要能治,他马上安排车,把亮子送到他们山村,或者把老爹接来。

    “喂,谁呀?说话呀?”

    楚凡深吸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张叔,我是楚凡。”

    “谁?楚凡?”村长的声音,震得楚凡耳膜都嗡嗡直响,还不等楚凡说话,村长顿时破口大骂,“你个犊子玩意,一走就是好几个月,你咋就不知道往家里打个电话呢?”

    楚凡悻悻的没言语,打电话干什么?听你说你儿子和巧芸的婚后甜蜜生活?这不是往我伤口上撒盐吗?

    “走了几个月,终于知道想家了?可惜呀,晚了!”村长幸灾乐祸的说道。

    楚凡一愣,连忙问道:“张叔,你这话是啥意思呀?什么晚了?”

    “你打电话,不就是想和你爹、你娘说几句话吗?可惜呀,他们在一个月前就搬走了。”村长还幸灾乐祸的笑道,“哈哈,臭犊子,这回你傻眼了吧?别问我你爹妈去哪儿了,我根本就不知道,知道了也不告诉你。”

    “哦对了,还有件事我得告诉你。”打击楚凡好像很过瘾,村长迫不及待的说道,“当初啊,我儿子和巧芸的婚事,是你妈安排的,是假的。现在想想你小子当时的熊样就来气,有能耐你回来咬我一口,老子不踢死你……”

    楚凡傻了,巧芸和村长儿子结婚,竟然是假的,还是母亲一手策划的,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