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地球上线 > 242|地球隐身之日(下)

242|地球隐身之日(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整天, 唐陌都颇有些心不在焉。

    图书馆每周都会开一次晨会, 定在周五上午。他站在队伍的最角落,等晨会散了回办公室时,就听见小赵和另外一个年轻小姑娘激动地聊着当红女歌星练余筝即将来苏州开演唱会的事。

    正好走到窗边,阳光刺入黑发年轻人的眼中。他微微眯起眼睛,小赵正好从他身旁路过:“我已经抢到票了, 虽然是山顶位置, 但是抢的人太多了,我手机屏幕都快按碎了才抢到……”

    夏日的气息越加浓厚, 唐陌忍不住抬起手挡住阳光。

    走过一排排的书架, 唐陌忽然听到一阵低哑快速的低语。好像有谁在念经一样,语气激昂澎湃,他下意识地想起一个人,走过去一看, 果然是神棍。

    昨天还西装革履说要去上海见女儿,不知结果怎么样,总而言之, 神棍今天又变成了往常的模样。

    他拿着一本《玛雅文明消失的秘密》,见到唐陌,先是激动地说道:“我和姗姗吃了顿饭, 她说下次再见。”

    唐陌一头雾水, 转头一想:姗姗大概是神棍的女儿。

    说完女儿,神棍拿着书,手舞足蹈起来:“你知道玛雅文明么?诶你肯定知道, ”自问自答,根本不用唐陌插话,“他们一夜之间就消失了!一个伟大的文明,一夕消失,你知道是为什么吗?你肯定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着神,神降下了惩罚,他们就全部没了!”

    唐陌淡淡地看了神棍一眼:“陈先生,如果可以,书不要乱放,记得放回书架。”不要给我们增加工作量。

    唐陌礼貌性地点点头,转身离开。他的身后,神棍还在神神叨叨地说什么“玛雅文明”、“神的惩罚”、“人类也会一夜灭亡”的鬼话。莫名其妙的,唐陌开始思考起来:如果真的有什么东西能让人类一夜消失……

    大概只有外星人了吧。

    面无表情地走回自己的座位,唐陌将这股奇怪的想法抛到脑后。

    如果真的有什么东西能让人类一夕灭亡,那到时候的人类,会面临怎样的绝望与困境呢?

    南京,南师大附中。

    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小孩与同学们正在上体育课,他和女同学开玩笑,一下子没接过同学传来的篮球。同学郁闷地说道:“爱德华,你这个外国人怎么比我们还会讨女孩子欢心!”

    金发小男孩无辜地说道:“是她们说喜欢我呀。”

    无锡,太湖欢乐园。

    戴着银丝眼镜的年轻男人毫不留情将自己的表妹推开,他微微一笑:“行了,自己想去鬼屋的,抱我没用,。你不如抱他,说不定还实在些。”

    正准备进鬼屋的柴荣猛地一吓:“哈?”顿了顿,“等等,我认识你们吗?”

    安楚也一愣:“就是啊表哥,我压根不认识人家啊。”

    萧季同推推眼镜:“那我们一年好像也就见的上一面,”笑着弯起眼睛,“我们也很熟吗?”

    安楚:“……”

    上海,同济大学,留学生宿舍区。

    身材高大的外国男生和一个金发女生正在林荫道里走着,后者好奇地问道:“杰克斯,听说华夏那个很出名的女歌手练要去苏州开演唱会了,你去吗?”

    北京,第八十中。

    一个面色苍白的男生默默地趴在桌子上,他捂着肚子,低头看着地面。渐渐的,他的肚子越来越痛,过了片刻,他站起身:“老师,我想去医务室。”

    老师点点头:“小心身体。阮望舒,要是下次还是不舒服,就别上课了吧。身体重要。”

    走出教室的男生动作顿了顿,接着继续向前走去。

    到医务室后,那个女医生正在玩手机游戏。听到开门声回头看了一眼,接着摆摆手:“又是你啊,好了,自己躺着吧。你这病反正你自己也清楚,等不疼了再回去上课。”

    阮望舒看了眼女医生胸前的铭牌:李妙妙。

    “嗯。”

    他乖乖地走过去,躺下。

    学校、办公楼、工厂、工地……

    一切都是如此的平和宁静。

    人类真的会灭亡吗?

    唐陌很快将这个无稽之谈遗忘。晚上他回到家,从门卫那儿拿到了一个快递箱,拆开一看,是练余筝的演唱会门票。

    唐陌默了默,登上qq。

    【磨糖:门票是你寄的?】

    对方很快回复。

    【维克多:嗯,正好朋友给了两张票。听说这个女歌手明天在苏州有演唱会?】

    唐陌:“……”

    票都寄了,当然有演唱会。

    双眼静静地看着电脑屏幕,看着上面的那行字。良久,唐陌勾起嘴角,他道:【明天你穿什么衣服。】

    【维克多:你猜。你穿什么?】

    唐陌眼也不眨地回复:【你猜。】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竟然十分默契地没再问这个问题。

    【维克多:来一局么。】

    【磨糖:好。】

    好像一切没什么对,也没什么不对。如同过去二十三年的每一个日日夜夜,唐陌这一夜睡得非常安稳,没辗转反侧,也没期待难眠。他一觉睡到天亮,早晨刚准备穿衣,忽然想起今天是周六。

    他给自己下了碗面。

    吃面的时候手机亮了,他拿开一看。

    【胖子:老子买房啦!】

    【你泽哥:我靠,上海那物价你也买得起房?发达了啊胖子。】

    说话的是一个叫做“好兄弟一起走谁先买房谁是狗”的三人小群。

    唐陌打字回复。

    【第一只狗:买哪儿了?】

    【管理员“你泽哥”将用户“胖子”的备注改为“第二只狗”。】

    【第二只狗:浦东!二手的!】

    小群里聊得十分欢快,等唐陌吃完面,大家也订好下个月去上海给胖子搬家,顺便大家聚一聚。

    时间过得极快,天色渐黑,唐陌换了一件白衬衫,套上牛仔裤,拿着钥匙准备出门。等电梯的时候,他看着电梯镜面里的人,不知怎的,竟拨了拨头发。意识到这一点后他自己先愣住。

    “……又不是去相亲。”

    电梯“叮”的一声开启,黑发年轻人尴尬地咳嗽一声,进入电梯。

    演唱会即将开始,黑压压的人群蜂拥着向苏州体育馆的方向进发。唐陌倒是不急,他等着一波又一波男孩女孩冲进体育馆,看着对方手里挥舞的荧光棒,他想了想,还是没去路边的摊子上买一个。

    不过路过最后一个摊子时,他的目光被最角落的一只灯牌发饰吸引了。

    那是一个黑色的发箍,上面用铁丝绑了两个小恶魔角灯饰。打开按钮,蓝色的恶魔小角一闪一烁。唐陌看着那东西看了几秒,似乎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要一个那个。”

    拿着蓝色小恶魔发箍走向约定的门,唐陌的脚步忽然放慢下来。

    他的身旁,无数年轻的男男女女头上戴着蓝色小恶魔角,开心地走进体育馆。他的面前,黑压压的人群将那扇约定好的“第23号门”堵住,一眼看去,至少有近百人。

    月光轻轻地撒下,周围的声音无比嘈杂,可是唐陌却迈不动脚步了。

    半分钟后,他突然转过身,逆着人流向回走。手里捏着的演唱会门票被捏出皱痕,就在他走出人群的时候,唐陌倏地抬起头,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猛地怔住。

    只见人流稀疏的地方,一个高大英俊的黑衣男人站在最后一个摊子前,手里也拿着一个蓝色的小恶魔角灯饰,静静地看着他。他站得极直,哪怕站在杂乱不堪的商贩间,也如同一棵笔直的白杨树,带着与众不同的英挺。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焦距,这一刻,风好像停止。

    唐陌清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

    这声音跳得极快。

    许久,那人先迈着修长的腿,三步变两步的走过来。距离一下子拉近,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一道低沉的男声在清凉的风中响起,这时候仿佛连月光都变得更加瑰丽。

    “磨糖。”

    语气肯定,毫不怀疑。

    唐陌抬起头,轻挑一眉:“维克多。”

    维克多低笑了一声,挥了挥手里的小恶魔角:“本来想送给你的,你戴或许很合适。不过看来,你已经有了?”

    唐陌:“……”

    面不改色地把东西塞进对方的手里:“送你的。”

    “……”

    互相把东西送给对方后,两人之间都是一阵沉默。

    也不知是谁先出了一声,唐陌先伸出手:“唐陌。”

    听到这两个字,男人在心底将这个名字认真地念了一遍。接着他伸出手,微微一笑:“……傅闻夺。”

    唐陌:“去看演唱会?其实我也不是很熟悉这个歌手。”

    傅闻夺:“那就不听了。”

    唐陌笑了:“好。”

    两个人与人群格格不入,一起走向体育馆外。忽然,唐陌想起一个问题:“你多高?”

    傅闻夺:“185?”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没。”

    高五厘米啊……

    走到体育馆外时,欢快响亮的音乐声已经透过建筑,传到道路上。唐陌伸手想拦一辆出租车,傅闻夺站在他的身后,定定地看着他。拦了一会儿也没拦到车,唐陌这才想起用叫车软件喊辆车。

    他好不容易找到一辆出租车,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唐陌转过身,目光恰好落入对方深邃的眼中。

    喉咙有些哽住,唐陌:“怎么了,在看什么?”

    “看你。”

    回答的无比直接。

    唐陌手指紧了紧:“嗯?”

    傅闻夺:“比我想象的好很多。”

    原本紧张的心情在听到这句话后,全部烟消云散。唐陌笑了:“你想象中我什么样子?”

    “戴眼镜,不高,很白,很安静。南方人的样子?”

    “那我想象中你什么样子,你猜到了么。”

    “……就是我这样?”

    唐陌:“不是。”

    傅闻夺:“那是什么样?”

    “你猜。”

    傅闻夺正要说话,车子已经到了。他十分自然地拉开车门,让唐陌先进。当唐陌进车时,他好像听到了一句话,随着温柔的夜风消散在漆黑的夜幕中。傅闻夺的动作停了一瞬,等他再进去时,只见那个黑发年轻人已经坐在最里侧,紧贴车窗,看着窗外。

    车子发动起来,司机没有说话,只有沙沙的晚风撞击着玻璃。

    ……你也是我最喜欢的样子。

    猛地转过头,唐陌睁大眼睛,看着身旁的男人。

    傅闻夺用食指抵住嘴唇,轻轻地“嘘”了一声。

    司机还在老实地开车,他也没有注意到,坐在车后座的两个年轻男人互相看着对方,相视一笑。

    如果人类总有一天会灭亡,那会面临怎样的绝望?

    唐陌想不出那个答案。

    但是他知道,他所喜欢的那个人,也一直深深地喜欢着自己。而这个人,他不偏不倚,不前不后,恰恰好在最正确的时间出现在那里。如果说这一定是种感觉,那便是命中注定。

    谁也没想到,我从未有过喜欢的样子,而当你出现后,所以喜欢的模样全变成了你。

    车子缓缓驶离苏州体育馆,融入在夜色里。

    就连傅闻夺都没想到,在他离开这座体育馆后,那一万人的演唱会中,一个穿着黑色皮衣、扎着马尾辫的年轻女人不动声色地按了按自己的耳朵,眉头皱起:“你说你看见了谁?”

    “嘻嘻,傅闻夺,傅少校呀。啊不对,听说他好像快晋升中校了,那就是傅中校哦。”

    慕回雪:“……”

    “fly,你真当我们是来看演唱会的了么。”

    娃娃脸青年站在人群中,委屈地眨眨眼:“小鹿,我真的看到他了呀。”

    慕回雪:“……”

    “你能不用这个恶心的名字称呼我么。”

    “那你喜欢什么?我只知道你叫‘deer’,或许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我非常乐意喊你的名……”声音戛然而止,几秒后,白若遥含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八点钟方向,目标人物出现。”

    慕回雪面色一沉:“收到。”

    这一晚,练余筝的演唱会圆满结束。谁都没注意到,某it外企的技术部主任在演唱会刚开口,就被一个总是笑眯眯的娃娃脸青年和一个总是一脸无语的年轻女人带走。

    这一晚,俄罗斯红场。

    穿着朴素的强壮大汉将自己的女儿抱着举到空中,与妻子交换了一个轻柔的吻,参加一年一度的节日庆会。

    美国某大学宿舍,两个好基友约翰和贝尔正在为学位论文熬夜奋斗。

    日本大阪心斋桥,山本孝夫终于谈成了一个单子,直到半夜十二点才离开公司。

    唐陌并没有在这一晚理解什么叫特种兵的可怕体力,他作为主人,带着初次来苏州的傅闻夺逛了逛观前街、平江路。他的心中涌出一个念头:维克多好像身体不错,居然一点都没累的样子。

    这个念头刚起来,他就忘之脑后。

    半年过去,曾经有过交集的人们,和或许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交集的人们,迎来了一个国庆,又迎来了北半球的秋天。

    清晨。

    唐陌从被子里伸出手,将手机闹钟按掉。他脸色不是很好看,先将那双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拿开,接着走出被子,将地上的衣服拾起来。他的腰痛极了,即使双方做好了一切准备,第一次也令他不是很好受。

    幸好昨天早就有先见之明的请了假,今天不用上班。只是昨晚没想起要关了闹钟,如今他醒了,也实在睡不着了。

    到厨房给自己煮了点粥,唐陌靠着门板,低头思索着下半辈子的人生。

    忽然他抬起头,速度极快地看向身后。视线在对上对方的那一刻停住,唐陌皱眉道:“你走路没声音。”

    傅闻夺进入厨房,开始做饭。“习惯了,不能有声音。在想什么?”

    “在想我们以后怎么办。”

    闻言,傅闻夺抬起头:“怎么办?”

    唐陌笑道:“维克多先生,你不打算负责任么。”

    傅闻夺:“这个责任有点大,我不是很承担得起。如果一定要承担……”

    唐陌表示愿闻其详。

    “用我的下半生来交换,可以么。”

    唐陌:“好像不……嗯……”

    温柔的吻堵住了青年接下来的话,傅闻夺的手不动声色地揉上了唐陌的腰。小小的厨房里,粥在煤气炉上煮着,男人低着头,轻轻地吻着自己这一生唯一深爱的人。

    唇齿交缠,如同爱意一般,死死地缠绕在一起,无法分开。

    餐桌上,两人吃着粥。

    傅闻夺突然道:“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唐陌一愣,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11月15号,我记得不是你生日?”

    “是你答应我永远在一起的日子。”

    如果地球没有上线,我依旧爱你,不会改变。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