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44 恐怖火海

44 恐怖火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重重落地的陈默,平静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悲然。自己和这些人的差距实在太大,以有心算无心之下,竟仍未能达成目的。

    唯一的机会已去,纵使再想激怒王良寻此良机,恐怕也不太可能,自己能做的应该到此结束了吧。

    反观王良,一而再再而三被陈默算计,在众人面前只觉得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

    他心中的怒意早已无甚掩盖,气得眉目都扭曲了几分。再次一剑刺向陈默,这一次再无任何掉以轻心,陈默绝无幸存之理。

    只是众人都没有发现,先前被忽略的潭水异状,已变得越来越诡异,无数白汽从水里升腾而起,水面沸腾如锅,还有一缕缕赤红火焰从潭水中冒出来。

    便在此时,“哗——”一道巨响,整个寒潭之水若炸开了一般,缭绕白汽四散,涌入天空。

    一道刺目红光从十丈深的潭底悠悠升起,隐约可见一人影,衣衫飘动,火光缭绕,从空中落下的潭水靠近此人一丈,便纷纷被蒸腾成白汽,缭散于空中。

    所有人此时都愣住了,呆呆地望向那漂浮空中的人影,满脸的不可置信。

    长裙飘荡,玉足无鞋,如轻点和风便能立于空中,身周烈焰缠绕,却如连袂佩玉,更添几分仙气...当众人的目光望向她的脸庞时,心中更有一种惊心动魄之感。

    美。

    但这美里透着冰冷和危险。

    她的眸子微眨,慢慢扫过每一个人,这目光停留在任何人身上,都会令人心中有股不知从何而来的胆寒之意。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在场之人愣愣望着这忽然出现的女子,任由微风吹过,鸟啼虫鸣,先前的争斗仿佛只是一场幻觉。

    深深望了陈默一眼,那女子的视线慢慢停了下来,而后抬起青葱玉指,轻轻点于身前缭绕的烈焰之上。

    一个白点出现在了火红的烈焰里,眨眼间便扩散开来,烈焰之色变成了纯白,紧接着这白火越来越明亮,令她浑身都散发出刺目光华,让人连睁眼都很难。

    “轰!”

    当这白光亮到了极致,便见白色火焰陡然爆发,转眼膨胀至数十丈方圆,无数洁白火舌吞吐其中,壮观又骇人。

    周边的山林树木随之猛烈燃烧起来,陈默眼露震惊左右四顾,发现空气炙热到快令人毛发翻卷,周围陷入一片火海,无处可逃,宛如置身地狱。

    胡志全一行人同样被困在了这火海里,在那白火爆发的一刹那,他们脸上的痴迷早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惊骇。

    但胡志全自小高人一等,他不甘心这样被吓倒,一股子邪气涌上心头,指着头顶宛如天威的火海面目狰狞地大喊道:

    “你可知我是谁?本公子乃洗剑阁大长....”

    话还未说完,那炽目的白色火海分化出一部分,形成了一条火焰长鞭。

    没有任何预兆,这长鞭化作虚影,径直劈向胡志全。

    “啪”的一声轻响,随之便是强烈的白光亮起,等到众人终于能看清时,才发现这位胡公子所在之处空空荡荡,地上只有一个人形焦痕,连半点灰都未曾留下。

    “公子...”

    “怎么可能...”

    不止是陈默,所有人都大惊失色。这位胡公子是洗剑阁长老胡山海最宠爱的独子,此人竟没有丝毫顾忌便下了杀手?

    不仅如此,那胡公子身上定携带着有其父赐下的保命灵器,可在火鞭之下,众人竟并未发现有半点动静,甚至原地留下的焦痕里,除了尸体外,竟连一丝灵器残骸都没有。这种手段恐怖惊人,在场之人任谁都是闻所未闻。

    “跑!”

    黑衣之人包括王良一时间都忍不住吓得一身冷汗,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便不约而同地朝着各个方向突围,想要逃离这笼罩头顶天空的白色火海。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那击杀了胡志全的火鞭重归翻腾的火海之内,转眼间,又是七八条火鞭分离了出来,在一瞬间从四面八方朝着众人击去。

    陈默没有逃跑,他本就修为浅薄,又深受重伤,想逃是不可能的。他站在原地,眼睁睁望着每一个人都逃不出那火鞭的追击,化成地上的一条人形焦痕,心中也是惊骇万分。

    火海之下,所有生命几乎都已断绝,只剩陈默孤零零一人,像是愣在了原地,望向头顶,半天说不出话来。

    一条火鞭从火海之中延伸而出,慢慢飘至陈默头顶,只要轻轻劈下,饶是陈默有万般计策,也逃不过身死之局。

    可这火鞭仿佛失去了之前的戾气,静静悬浮许久,也未曾有所动静。

    这样的僵持令人心悸。陈默定定望着那近在咫尺的白色火鞭,脸上除平静外并无一丝其他表情,从略有些茫然的眼神能够看出来,他在思忖着什么,但思忖的却绝不是逃跑。

    “周姑娘...”

    陈默一声苦笑,还是叫出了声,早在此人从剧变的寒潭里漂浮出来时,其实他就早已猜到了此人是谁。

    纵使再不敢相信,其他人也可能不知道,但待在那寒潭之内的除了自己还有谁?

    只是陈默没想到她竟还隐藏着这样的秘密。他不知周轻旋为何会改换自己面目,隐藏自己,但也终于明白她在门内的地位为何会如此与众不同。

    但无论所求为何,定不是陈默这样的小修者能染指的。如今在场之人只剩自己一个活口,如若真的事关重大,谁又能保证她不会灭杀自己,将自身秘密传出去的可能泯灭在指间?

    没想到听闻陈默的声音,翻腾的火海之内忽然寂静下来,踟蹰良久,才传出一声清冷的叹息,悠悠回荡在宛如地狱的白色火焰之中。

    叹息刚落,转眼间,火鞭与火海俱骤然溃散,在空中消失无踪。

    如若不是空气仍旧炙热,大地焦灼,被焚烧的枯木仍传来“噼噼啪啪”的响声,陈默甚至以为刚刚发生的全是幻境。

    那人影失了火焰缭绕,慢慢降落下来,亭亭立于陈默身前,点点消散的火星弥漫空中,令陈默望去,不禁觉得她整个人像是会发光。

    眼前之人,已不是记忆中周轻旋的面目。想来应是为了隐藏身份,用了改换面貌的旁门左道,此时方才展露真身。

    不过,除却衣着一模一样外,陈默还能认出那双眼睛,清澈如浅溪,饶是此时看起来,也同样令人痴醉。

    之前周轻旋只是中人之姿,唯有那双眼凭添美意,如今的真实面目却可谓倾国倾城。

    明眸皓齿,冰肌玉骨,一棱一画都仿佛是老天爷精心勾画出来的,多一分不可,少一分亦不可,不染半点俗意。

    最令人注意的是,她眉宇间有一寸花纹,似是已染红的蚕丝细细缝成,宛如一株燃烧的妖异火兰花,那股令陈默一直耿耿于怀的灵植感应,正是由此处散发而来。

    定定望着,陈默不觉有些看呆了,他想要在心里称赞一句眼前此人的美,一番搜肠刮肚却无法说出任何赞美之语,因为他不知用何言去形容这种惊心动魄。

    “看清了吗?”周轻旋雪齿微张,声音略显清冷,打破了平静。

    陈默不知她问的是之前的火海还是她的脸,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只是平静中略带一丝苦涩地望着周轻旋的双唇,如果当时知道了周轻旋的秘密,他也不知自己是否还会吻下去。

    周轻旋似也猜到陈默所想,这一次她没料到自己会被那种低劣的毒液逼到这个地步,眼前这个人看似在帮助自己,但无论是拉扯自己潜入水下,打乱了入定,使得毒液扩散,还是贸然冲出,逼得自己不得不又暂停逼毒,冲上来斩掉这些败类...

    这些行为竟都阴差阳错地令自己对情势失去了控制,最重要的是,他竟然在水中敢吻...

    想到这里,周轻旋清冷如月的脸上,也不由得浮出一丝不自然,想到那触感,脖颈处便不禁浮现一抹红晕,仿佛那毒又发作。

    她连忙抛去脑中杂念,看向眼前这个曾发誓要回报自己之人,心里竟仍有些好笑。

    只不过如今被他知晓了真实身份,万一泄露出去...

    算了,他只是个空桑的小修士,就算被他见到真身,他又如何得知自己是谁?又谈何泄露?

    思绪反复,周轻旋一时间发现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只得将这个问题抛给了陈默,开口轻轻问道:

    “你说,我该不该杀了你?”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