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42 毒液发作

42 毒液发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咚、咚...”陈默心跳如雷,两人如此靠近,几乎相贴。

    周轻旋一边逼毒,一边盯着陈默,两人的气息便在这三寸光亮之间来回,不进不退。

    不过由于距离太近,陈默脸上一丝窘迫的表情周轻旋也看得清清楚楚,在这窘迫之下,他的呼吸也十分古怪,只是吸取自己渡过去的气,而并未呼出,像是担心惹得周轻旋不喜。

    可陈默的肺也不是无底洞,无法压抑之时,之前留在胸膛里的气便不小心全呼了出去,惹得周轻旋脸色绯红,冷冷瞪了陈默一眼。

    陈默无法,周轻旋近在咫尺的红唇早已令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想起当日祭灵盛会上的白衫倩影,如今近在眼前,幽香扑鼻,让他有种恍如梦境的感觉。

    但这样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在这潭底能够拖延的时间着实有限,毕竟上面那些人并不是傻子。

    那些传来的搜索声已消失,只剩潭底还未探明。之前只是顾忌到周轻旋功力不低,贸然进入寒潭里容易被其暴起伤到,但此时,别无所获的胡志全和王良,终于决定彻查这仅剩的寒潭,顾忌之间便另谋他法,决定直接引动周轻旋体内毒液,令她自己无法掩藏,露出破绽来。

    陈默闻之大惊,发觉周轻旋渡来的温热气息也是一顿,定是毒液尚未完全逼出,才引得心神一震。

    凝视着周轻旋眼里无法隐藏的一丝急迫,陈默终于将那些杂念排出脑海,思忖之下发现,如今之计,唯有自己冲出,将这些淫贼引开,才能护得周轻旋。

    但以陈默小小练气一层的修为,又重伤初愈,冲出去断然无比危险,极大可能一出现便送了性命,还会暴露周轻旋所在。

    他不禁有些踟蹰,这样做是否良计?

    便在陈默犹豫的同时,上方忽然传来一阵阵细碎的鼓声,这声音直入水下,听在陈默耳里只觉得有些刺耳,但他看向周轻旋之时,却发现后者脸色猛然一变,一股不自然的潮红浮现于她的脖颈,迅速占据了整个脸颊。

    陈默知道,合欢角蛇的毒液已然被引动,在周轻旋体内作祟!

    三寸之外的红唇之内,传出的气息变得更加炙热,且有种潮湿的异香味道,周轻旋已然动情。

    她自身似也察觉到这一点,却压抑不住毒性,满脸绯红,眼神变得迷离万分,整个人温软无力地飘荡在水中,连不整的衣衫也无法顾忌。

    从小在木岩村长大的陈默,见了这样的景象,直觉得心中涌起一阵强烈的冲动,想要将如今无助的周轻旋紧紧抱在怀里,却强自止住心神,只是慢慢上前为她将衣衫遮蔽好。

    无意间碰触到的光滑柔软又令陈默心神一颤,连忙闭目,却也听到周轻旋传来一声低呼,再次睁开之时,发现她的脸色更加红润。更令陈默不知如何应对的是,两人双唇距离正慢慢缩小,似是周轻旋意识迷离之下,无意中越靠越近。

    周轻旋单论五官算不上极美,但此时,那股冷傲的气质加上合欢毒蛇作祟,却实在令人难以抗拒。陈默不是圣人,纵使并未中此毒,心中却仍有一股和周轻旋一样的躁动。

    他重咬舌尖,不愿趁人之危,但目光却不受控制,死死盯着周轻旋越来越靠近的面庞和双唇。

    “不能再如此...”

    陈默狠命闭上双眼,尽管那湿热感觉仍越来越靠近,但这样做令他的心神终于空明了些。

    他知道,此时已别无他法,当初周轻旋面对素不相识的自己,出手救了一命,如今自己也应冲出潭水,引开那些人,救她于危难。

    陈默不怕死,但他不想死在这里。他还有许多事要做,要衣锦还乡,要踏上修仙大路,要让师兄和师父不为自己失望...

    他看向周轻旋,她的意识似乎已然失去,只能寻着陈默的气息而来,想要以双唇贴上,好似这样才能缓解合欢角蛇毒液带来的痛苦。

    看着周姑娘如今的样子,陈默暗自叹了口气,心中涌起一股决然。再多理由和借口又怎样,难道就能任由她落入那些贼子之手?

    心神动摇间,陈默望着周轻旋的脸庞,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冲动。

    他没再躲避,反而主动慢慢迎上,在周轻旋的双唇上留下了轻轻一吻。

    此吻一合即分,并未有半点粘连,那柔软和温热转瞬而逝,却令陈默心跳如雷。

    一吻之下,周轻旋的眼神似也有些清明起来,透着一股震惊地望着陈默,似是有些不敢相信,但那眼神中却绝没有责备,望着陈默的神情有些和往常不同,像是明白了他要做什么一样。

    陈默心中惭愧,望着她却坦然一笑。周轻旋身中奇毒,已难以压抑自己,这样下去,两人终究会双唇相接。陈默不愿趁人之危,也不愿周轻旋事后心有芥蒂,便主动吻上。

    正是这一吻,终于让陈默心中变得决然。

    这位周姑娘地位斐然,犹如天边的冷月,放在平时,纵使付出几十年的刻苦修行,陈默也自知很难与她产生交集。

    自己只是一小小乡野少年,周轻旋则是卓天之姿,宛如天女,有云泥之别,如何是单凭努力能改变的?

    既然如此,如今两人之间能有一吻,对陈默来说已经够了,之后...

    即使是死又何妨?

    一念及此,陈默不再看周轻旋一眼,以手在腰间一抹,从纳子里翻出那柄长剑,还有一枚玉简。

    这是师兄给的玉简,也是如今陈默最后的手段。只要在恰当之时捏碎玉简,纵使自己仍不免身死,想必驰援而来的师兄定能救下周姑娘吧。

    水面之上,一黑衣男子正听从胡志全的吩咐,准备跃入潭中,探探水底,却见一个黑影飞快从水里浮现,接着一冲而出,不禁吓得一呆。

    纷繁的水花之内,冲出之人不是陈默还会是谁?

    一出水面,火灵术凝结而成的火球便陡然出现在他手里,目光在众人之中一扫,二话不说朝着那衣着华丽的胡志全丢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