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40 周轻旋

40 周轻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此时,他已经完全的清醒了过来,也知道自己泡在寒潭之中,而背后听声音是一个姑娘,若是回头,两人湿身相对,加上这寒潭之水晶莹剔透....

    陈默不敢再往下想,只觉得就算在这寒潭之中,脸上也是阵阵的发烫。

    十六年来,他从未接触过什么男女之事,但凭本能也觉得此举唐突,怪不得背后那姑娘会如此急怒的叫他不要回头。

    一时间气氛变得静谧又略显尴尬起来,风吹过,只有寒潭周围的树叶沙沙作响。

    陈默有些脸红心跳,但脑中已经开始急速的思考,他知道自己未死,但之前到底是因何自己逃脱必死之劫,又如何到了这寒潭?那是任凭他想破脑袋也不通的。

    只是那呵斥自己的声音...陈默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总觉得是在那里听过,之前只顾着尴尬,加上刚醒来脑子不是很清醒,没有太过注意这一点。

    听过吗?陈默不是太敢肯定,只能仔细回想自己认识的女子何人是这样的声音?

    也在这时,一股柔和的灵力再次流过了陈默的经脉,包裹着最后的火毒,从陈默的口中冲出。

    “唔...”陈默低吟了一声,喷出了一口红得发乌的黑血,稍微感应一下体内经脉,他惊喜的发现再无一丝火毒存在。

    而他也就是在此刻,一下子想到了这个声音为何他会觉得熟悉——是她!那个在茶楼初见,之前有过两面之缘的女子!

    也是,他在昏迷的最后时刻看见的女子!

    那个时候,自己竟然以那是幻觉....一念至此,陈默的脸更加发烫,想起自己以为是幻觉时的所想,又感受到她的手抵在自己后背的轻柔,他心跳的厉害。

    但不管如何,陈默已经明白应该是身后那个有两面之缘的女子救了自己,也清楚之前梦中的种种应该都源自于真实的感受。

    就像...此刻,那熟悉的幽香犹在鼻端。

    “姑娘...”感激羞涩之中,陈默轻声开口了。

    却只是听得身后女子略微急促的打断了他:“不许说话,不许回头。”

    话音刚落,陈默便感觉抵在他后背的手抽离了,接着阵阵的水声波动在陈默耳边响起,最后是一个轻柔的脚步声出现在岸边。

    陈默心知是那女子已经上岸,此时恐怕会用灵力烘干衣物,自然不许自己回头。

    当然陈默也不会回头,只是他不太明白,当那双抵在自己后背的手抽离时,自己心中为什么会涌起一丝淡淡的,自己也说不明白的情绪,是失落吗?

    午后的阳光带着微微的暖意,洒落在这寒潭的水面之上,波光嶙峋...在此刻,即便泡在这寒潭之中,也不觉有多么的冰冷,就如此刻的心间,莫名的热。

    陈默不愿去想这各种的异样,偏偏此间两人的再次沉默,却又如有一缕缕异样的情绪在流动,如小溪般安宁清澈,却又如同风一般虚无缥缈,似有还无。

    一时间,陈默的心跳得再次有些快,一想到那女子就在身后烘干衣物,就会忍不住猜测她的目光是否落在了自己身上?

    想到这里,陈默只觉脸更加的烫,他太不适应这种气氛了,同时他也明白是这女子救了自己,心中溢满感激,即便这女子要自己不许说话,但总得说点儿什么表达自己的一番感激吧?

    更加重要的是,陈默觉得此刻再不说点什么打破这气氛,他实在难以自处。

    想要表达的感激很强烈,想说的也很多,可千言万语汇集到嘴边,最终却只化为了一句生硬的‘谢谢。’

    说完以后,陈默就暗自有些后悔自己嘴笨,救命大恩自己为何只说一句谢谢?还那么生硬!这未免有失诚意。

    刚想再说点儿什么,身后却再次传来了女子的声音,平静淡然却带着丝丝冷漠的距离感。

    “你我本是同门,所以救你也算有因。何况,我本在火窟山,此举只是顺势而为,你不必挂心。”

    “你如今已无大碍,那便就此别过吧。”

    言语是客气的,那份疏离也是明显的,加上那没有感情色彩的语调,拒绝陈默的感激之意已是清楚。

    而这样的处理于周轻旋来说其实是理所当然,她救人本就不是为了回报,何况至今她也不懂自己为何会冲动的救下这个小修者?

    想不通的事情便就不再去想,自己重负在身,实在没必要为了此等事情耽误时间。

    语毕,周轻旋就转身要走,却不想听闻此番言语的陈默却是大急,他不愿意平白无故就欠下如此大的恩情,而且有恩不报也绝不是陈默可以接受的处事方式。

    在这番急切之下,陈默一下从水中站起,忙不迭的转身,冲着周轻旋的背影大喊了一声:“姑娘,等等!”

    至于刚才听她冷漠语气那一点莫名的心痛,却是被陈默刻意的忽略了过去,他也不愿去想自己是为何从刚才到现在,内心都不平静。

    听闻陈默的喊声,周轻旋略一犹豫,但终究还是回身转头望向了陈默,一双柳眉微微上扬,似有些不耐,但她心中明白,自己其实是不想对上陈默的双眼,至于为什么会如此,周轻旋只道是自己也许真的不想再多做耽误吧?

    陈默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些微妙,反倒直接的看向了周轻旋,双手抱拳,一字一句的说道:“在下陈默,空桑仙门李严坐下弟子,也许此番救命之恩于姑娘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于陈默来说,则是大情大义,大德大恩。我不知姑娘所想,可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岂能有恩不报?今日,我修行低微,也无以为报,他日修行有成,定当还姑娘今日之恩。”

    周轻旋听得略微有些好笑,这少年好生狂妄,他日他就定能修行有成吗?谁不知道这修行大道艰辛种种,就算金丹大能也不敢轻易...

    周轻旋此念未完,却听得陈默朗声起誓必报此恩,似乎笃定周轻旋在日后一定需要他帮助一般,接着便听他问道:“还望姑娘告知姓名,他日陈默也好完成自己的誓言。”

    周轻旋眉头微皱,一抬眼,再欲拒绝,可不想这一抬眼,则正好与陈默的目光相对,之前的刻意逃避反倒白费了心思。

    这一刻,陈默莫名的手心出汗,心跳再次剧烈了起来,之前虽有两面之缘,也知这女子模样俏丽,却不知此时近看,是如此的好看。

    具体的陈默也说不上来,但感她整个人站在那里,就有一种出尘不染,绝世独立的风姿,反倒容貌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反观周轻旋,在看到陈默目光的一瞬,心中又是一阵莫名的迷茫,行走在这修真界,命运多舛,阅人无数,却从未见过这般真诚的目光,而在真诚之下还有一种强大的自信和坚定。

    这种自信不可能出现在一个小修者的眼中吧?而且,这人为什么说什么,做什么,都这般坚定?是狂?他有什么资格这般狂妄?

    周轻旋的目光略微有些迷离起来,好像又看见之前陈默跌倒再爬起的身影...口中也不自觉的轻吐出三个字:“周轻旋。”

    “周轻旋..?”陈默这时也有些呆呆的样子,只是不自觉地重复着这三个字。

    周轻旋回过神来,见到陈默这般模样,不由得有些脸红,似是微怒,转身便走。

    而陈默也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的唐突,只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心中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却不想,周轻旋刚走两步,陈默还未抬头,便又听得周轻旋微呼了一声...

    “姑娘,怎么...?”陈默下意识的抬头,一句问话还未说完,就只见周轻旋一身白衣飘飘,已到陈默近前,匆忙之中,拉着陈默的手腕就朝着寒潭的深处快速地掠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