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298 (下)

298 (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陈姓修者运转灵力,小千幻镜光芒一闪,显露出一张面孔来。

    那面孔平凡至极,是那种落在人群,就再也难以找出的。

    东远大陆万千修者相互询问,竟无一人见过这张面孔。

    北玄大陆,丢掉一只臂膀的洛天河双目喷火,恨恨道:“还真的是他,早知今日,那日就算拼着重伤,也真该将他除了。”

    他话音刚落,一名气度从容的中年文士模样的修者不知如何到了他的面前,缓缓开口道:“此人,你识得?”

    洛天河见来人,微微一愣,随即心头一凛,急忙跪倒在地恭声道:“弟子洛天河见过古师叔,弟子在中心界确实见过此人,此人来自东远大陆,姓墨,名尘,不知出身哪个仙宗。”

    略微一顿,洛天河道:“此人身怀大气运,弟子几度欲将之击杀,却都被他逃了,后来自己被离火仙宗所乘重伤在身,这才没能将之除去。”

    中年修者淡淡嗯了一声,随后将目光投向东方,缓缓开口道:“东远吗?”

    与此同时离火大陆上演着同样的一幕,那红发修者正与离火仙宗一位高层修者禀告着。

    听完红发的叙述,那修者也将目光投向中心界,想要施展手段,探查出陈默的气息,可就在此时,异变再生。

    天空传来滚滚雷声,漫天的七彩霞光开始缓缓收拢,完全涌入到中心界三重境中。

    此时在外界看来,代表中心界第三重境的巨大府邸建筑开始缓缓便小,转眼缩小至十分之一,看去却好似仍有万丈之高。

    但那整体的轮廓,也终于显现出来,像是一巨的桃子安放在中心界的中心地带。

    随着七彩神光收敛,那巨大的‘桃子’继续收缩。

    没过多久七彩神光完全涌入‘桃子’之中,桃子也变成只有婴儿拳头大小,周遭缭绕着七彩神光。

    “仙果...”

    此时他们终于明白,原来,中心界的第三重境竟就是仙果所化!

    一时间万千修者心绪激荡,他们之中有些人曾经进入中心界第三重境,那时,若是他们能想到这一点,或许,那仙果早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

    众人心中正自悔恨,忽然觉得天空阴了下来,众人抬头,便见一千丈的漆黑巨掌,狠狠压向了中心界,一股属于元婴后期大修士的气息也荡漾出来。

    可当那漆黑巨掌刚刚接触中心界,便有万千七彩神光将之射穿,远方传来一声怒吼,漆黑巨掌顿时化作漫天火雨降下。

    而那‘仙果’在中心界岿然不动。

    过不多时,又有数名大修士出手,无一例外,尽皆为七彩神光所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仙果’却无能为力。

    时间流逝,‘仙果’忽然动了一下,随后在不知多少修者的瞩目下,化作一道七彩流光,涌入到那平凡的身影体内。

    在那一刻,场外众人便见那平凡修者体内散出七彩霞光,随后天地间风云涌动,有雷声阵阵。

    中心界中,陈默便见一个散发七彩光芒的桃子飞了过来,直接进入他体内,在那一瞬间他的修为便突破了练气十二层,直冲到了十二层巅峰。

    这般的变化让他心头一喜,知道这桃子定非俗物,可为何会突然出现,进入入他的体内。

    来不及多想,陈默当下收敛心神,眼下机会难得,正是突破练气十三层的大好机会。

    当下几番尝试,可却有一无形的障碍将他阻隔,无法突破,且九霄雷霆已开始闪现。

    陈默知道,若不趁此机会一举突破练气十三层,以后他的极为更叫渺茫,当下拼命吸收体内的仙果散发出的七彩神光。

    他的修为还在不断攀升着,天空的雷芒乍现,第一道雷霆终于劈了下来,不过却被中心界屏障挡了下来。

    此时此刻,再迟钝的人也已知晓,那中心界三重境原来就是仙果,只是此刻他们知晓却又能如何。

    仙果出现,中心界一切外物尽皆被挤了出来,颜灵诗、万象一、竹幽篁伫立虚空,神色也都有些不好看。

    他们已经走到第七层,本以为仙果唾手可得,却哪曾想到,所谓的仙果,竟是那第三重境府邸,且自主寻主。

    难道,这所谓的中心界,千百年来,只是在等这个人么?

    他到底是谁?

    九霄风云聚,煌煌天威至。

    只在短短的瞬间,便有数道雷霆再度击中中心界屏障。

    受到这强横的攻击,屏障一阵的颤抖,其内的玄磁风暴越发狂暴,随时都可以能破障碍而出。

    捧月谷,一声雄浑低沉的声音响起:“中心界屏障将破碎,诸位道友、师侄且快快离去。”

    这声音连响三次,三大仙宗的修者率先离去,紧接着二品仙宗、三品仙宗也早已接连离去,中三品、下三品此时反应过来,在大喊大叫中快速远离捧月谷。

    但那些金丹期的大修士却仍留在原处,静观变化。

    此时已足足落下了十七道天雷,中心界外层的屏障已经破碎,青白的雷力已经涌入到中心内。

    陈默凝神闭目,感受着四周头顶的狂暴力量,他没有半点畏惧,反而迎了上去。

    生死危机间,他忽然想到了七叶灵。

    在接受轰雷符传承时,那雷劫依旧恐怖,可那古木恍若不知,只是拼命的生长,竭尽它最后一丝力量去抗争。

    虽然最终它未免化作灰烬,可终究还是留下了一丝传承。

    这传承为陈默所得,但此时陈默却发现,他虽传承了轰雷符,却更为古木的不屈的精神虽震慑。

    在他看来,七叶灵传承的并非单单的什么符箓,传承更是一种精神。

    是天地虽有大恐怖,但吾亦敢与之一争,虽万死而不悔。

    陈默心中豪气顿生,在那一瞬间,他催动了本命灵胎。

    在本命灵胎张开时,他的肉身缓缓透明起来,不多时便与本命灵胎化作一体,在所有人的眼中,唯有一十丈青色巨草在快速生长。

    青色巨草的周围缭绕着七彩的光芒,五道五色光晕同样荡漾开来,四周的青白雷力不断将小草击穿烧毁,但灵草强横的生命力,让他再度恢复原本模样,且因为吸收了雷力,体表泛起银白的雷芒。

    灵草继续向着虚空生长,短短的时间,那小草生长到数万丈高,远远看去它像是一柄钢直的利剑,不断生长,直欲刺穿苍穹。

    他又像是一根擎天巨柱,想要生长到天地的尽头,撑下这片天地。

    可天地却不容它,一道道雷霆不断劈下,小草毁灭了又重生,在短短一柱香的时间,足足八十道雷霆终于落完。

    整个中心界早已残破不堪,里面再无半点生机,玄磁开始溢出,中心界消失,也只差时间而已。

    在看那万丈灵草,早已化作了漫天的飞灰,灰白的灰烬堆成一个小山。

    察觉不到生机,天空的劫云开始缓缓散去。

    狂风也逐渐弱了下来,但也足够吹散那小山般的灰烬。

    “死了么?”东远大陆三大一品仙宗陈、李、姬三姓修者脑海同时闪现这个念头。

    此时在颜灵诗的身边,颜灵玉神色一阵晦暗,身体不由轻微颤抖起来,双目隐隐有泪光。

    离火大陆,洛天河仰天大笑:“好好,仙果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的,练气十三层又岂是一阶凡夫俗子所能成?”

    在仓皇的人流中,叶飘零缓缓闭上了眼睛,眼角流落下两行泪水,他的师弟终究还是死了。

    狂风猎猎,叶飘零捏紧了拳头,仰望苍穹,眼中满是痛苦。

    可他的余光中,忽然闪现了彩光,他凝神看去。

    中心界内,狂风过处,飞灰散尽,一颗草种自灰烬中飞出,周围七彩光芒闪耀,有五道五色光晕醒目。

    光芒没有持续多久,便消散不见,狂风舞动,那颗草种淹没到无尽灰尘之中,再难分辨。

    也不知过了许久,许是一年,许是十年、百年,这片世界的某处,一颗草种经历了雨水的滋润、风雪的洗练,终于在这个寒冬天,缓缓抽出了一片嫩芽,一个婴儿躺在小草旁正熟睡,夕阳的暗淡的光芒照在他的小脸上,红润。

    咯吱...咯吱

    布鞋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轻微的声响,年逾半百的田老汉背着自己孙儿艰难的行走着。

    娃父亲战死,母亲随之而去,就留下这么可怜的一个娃。

    冬日寒冷,娃生病了,他不得不到十里外的小镇去看大夫。

    老汉常年下地干活,身体倒也硬朗,目光还算明澈,一眼就看到了雪地中的一个娃,他脚步一顿,便要走过去。

    可想到家里的处境,养活一个孙儿都是困难,此时何必多管闲事,他摇了摇头,继续行走,可没走几步,他恨恨骂了一句:“田老汉啊天老汉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么?”

    叹了一口气,田老汉折返,看见婴儿赤身裸体躺在雪地,一阵的心疼,急忙用破衣裹起,暗骂是哪个没良心的父母,生下了孩子就这般的扔了,这是要遭天谴报应的。

    大骂了几声,田老汉又看向婴儿,婴儿一双明亮的眼睛睁得老大,瞧着田老汉,不哭不闹。

    看着乖巧的娃儿,田老汉瞬间就喜欢上了,逗了几下,呵呵笑道:“小娃倒是命硬,就叫狗娃吧。”

    婴儿听了,忽而嘴角一咧,笑了出来,背后的孙子喘息声也缓了下来,田老汉心情大好,哼着小觑,前抱后背,哼着小曲,慢慢向着远方行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