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240 逃离

240 逃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那血影形似人形,七尺高,四肢俱全,但诡异的是虽有面孔,却无五官。

    在其扑中了那练气九层的修者后,其面饼一样的面孔上,竟然浮现出一张大嘴,一口便将那练气九层修者的头颅吞下。

    随后便听见那练气九层修者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在数十练气修者的目光中,那修者不断的挣扎着。

    其体内的灵力翻涌,手中的法器不断在穿刺着那血影。

    但血影仿佛并没有形质,任凭法器穿透,却毫发无伤。

    只不多时,那练气九层修者的挣扎便越来越轻微、嘶吼声也越来越微弱。

    最后那练气九层修者的身体一软,整人的骨头仿佛被瞬间抽走,如一张肉皮铺在地面上。

    紧接着,那血影便扑在上面,将那肉皮也吞噬得干干净净。

    吞噬了一名练气九层的修者,血影本身变大了许多,又在众多修者的瞩目中,迅速分裂,化做两道血影。

    这两道血影面孔上隐隐浮现五官的轮廓,其中一张面孔与方才被击杀的修者有着几分的相似。

    看得人毛骨悚然。

    下一刻,那血影面目对准了一众练气修者,快速度扑了过去。

    几名练气九层大圆满的修者见朝着自己的方向扑来,顿时大惊,急忙闪身躲开,但其身后的两名修者却倒了血霉,躲闪不及,被被扑了个正着。

    一如方才一般,被血影扑中的两名练气九层的修者没有半点反抗之力,转眼间,两人便瘫软在地,最后被那两道血影吞噬干净。

    又吞噬了两名修者,两道两道血影也陡然变成了四道,这一幕看得众多修者悚然而惊,面露骇然,皆心中惶恐,欲离去。

    可想到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终于将那叶姓修者拼得油尽灯枯,炼根玄草反手可得,他们又如何甘心就此离去。

    众多修者如此一迟疑,四道血影便已占住了四方,手掐奇异法决,天地灵气开始汇聚,大地震动,无数的发丝粗细血气开始从裂缝中涌入,转眼间,整个湖底已完全被血丝弥漫。

    这些血丝目的性极为明确地向着湖底的诸多修者涌去,顿时吓得那数十练气九层的修者神色大变,再顾不得叶飘零与陈默,驾驭这法器,片可不敢耽误离开了这里。

    看了一眼那血气,叶飘零也是目光凝重,将一道灵识印刻在白玉片中,调整体内的灵力,催动着白玉片也瞬间离开此地。

    没有了诸多修者的阻挡,只不多时,叶飘零陈默便化作了远方的一道黑点,远离了这恐怖的湖底。

    而在他的耳轮中,隐约还可听见一声声的惨叫,想必并非所有人都成功逃走。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渐暗淡,远方的天空如血红霞开始退去,真正的血气却开始浸染夜空。

    叶飘零驾驭飞剑极速飞行,两侧风声呼啸,其后背上的陈默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凭借五灵阵的相生相克,他总算是把寒火毒压了下去,灵力也开始快速恢复,只要再给他一点时间,便可行动无碍。

    心中一叹,陈默暗道:“若非师兄,只怕自己早已身死道消了吧!”

    想到这里,陈默看向身前的师兄。

    他从未见过师兄这般狼狈过,整条右臂仿佛被抽去了臂骨,在强风吹扯下布条般抖动着,不知何时那臂膀便断了。

    心中一痛,陈默见远方并没有人追来,急忙道:“师兄,那些人没有追来,将我放下吧!”

    叶飘零没有说话,他只是催动着白玉片快速前进,似乎只要他慢上一点,死神便会追上。

    见师兄没有回自己,陈默一时没有多话,只道是师兄全力飞行,不敢分心。

    过了一会,陈默体内灵力恢复大半,终于忍不住再度开口道:“师兄,放下我吧,师弟灵力已经完全恢复,让师弟催动穿云舟前行,师兄也能好好修复一番。”

    叶飘零仍旧没有回答陈默,站在白玉片上,身体立的笔直,阻挡着前方的罡风,体内灵力自主运转注入到白玉片,维持着速度快速前行。

    陈默心中焦急,师兄这般下去身体会活生生耗死,他再度呼唤了一声:“师兄。”

    这一声刚落,陈默便觉身前一黑,便在他猛地抬头之际,察觉前方百丈外竟有一处大山。

    陈默瞳孔一缩,惊呼一声:“师兄...快躲开!”

    然而,白玉片上叶飘零就如一木桩,仍旧毫无动静,而御剑速度极快,转瞬就撞向了那高山。

    此时陈默方察觉不对劲,躲闪已是不及,他猛地挣脱藤蛇,反抱住叶飘零,激发小五行法衣,以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师兄的前面。

    在那一瞬间,他方才发现,师兄双眼虽直视前方,但已无神采。

    原来...不知从何时起,师兄早已昏死了过去,只是依靠着练气十层的大循环吸收灵力,注入印刻灵术的白玉片,带着他逃离险地。

    一时陈默心中剧痛,两行泪水滚落。

    此时他方才知晓,为何途中他数次呼唤师兄,师兄皆不回。

    轰隆一声巨响,陈默抱着叶飘零的肉身,撞入了山体之中。

    原本已经塌陷的高山,再度颤了颤,些许的山石滚下,积雪滑落。

    砸出的山洞中,陈默立即站了起来,接连点了叶飘零身上几处大穴,暂封住了血液的流动,他这才取出疗伤药、察看叶飘零的伤势。

    此时叶飘零一身白衣已成红衣,上面的血一部分属于叶飘零,但更多的是敌人的。

    扯下那血衣,看着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两行泪水无声地滚落,他双手不停地颤抖,以至药粉纷纷洒落。

    陈默定了定心神,努力保持镇定,足足耗费了半柱香的时间,六瓶的疗伤药粉,方才堪堪将伤口都洒了一遍。

    摸着师兄的身体,察觉师兄的身体已隐隐开始凉了下来,陈默心中大凛:“该如何是好?”

    脑海中念头急转,他眼睛忽然一脸,一股狂喜涌上心头,他怎么把拿东西给忘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