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238 所谓强者

238 所谓强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叶飘零与戴河交战时,有那么一瞬。

    时间仿佛被拉长。

    每个人动作都变得极其缓慢,一个白色的光点也缓缓在他们的眼眸中浮现。

    随着时间流逝,那白色的光点开始逐渐变大,也不知过了多久,许是一瞬亦或久远,所有人的眼眸都被白光充斥。

    也在这一刻,时间方才再度恢复了流速,半空中,两人攻击交汇处,已有了一颗百丈的光球,转眼炸开。

    伴随着,数不尽的雷弧,雪地积雪融化,多了道道焦痕。

    大量的剑气雨点般落下,一瞬间大地,近处山体多了一道道极深的孔洞。

    震耳欲聋的轰鸣震得周围已塌陷的高山上山石再次滚落,一场场小型的雪崩不断发生着。

    一众练气九层修者看得眼皮直跳,身形急向后略去。

    两名练气十层修者拼尽全力的一击,其威能已经超出了众人的想象。

    一些见识广博的修者,知道此次战斗,之所以产生这样的威力,一是因为两人修为都在练气十层。

    练气十层便是修真界一巨大的分水岭,踏入这个境界的修者,其战力将是练气九层修者的十数倍乃至数十倍。

    但仅如此,也产生不出现在这般大的威力。

    造成这般的威力另一个原因是两人的修为相当,攻击相差不多。

    这样,两人的攻击才没有出现一边倒的情况,而是完全在中心再度压缩,所以此时两人攻击汇在一起,方才拥有这般强横的威力。

    只是,在这样的恐怖威力下,两人还能活下来么?

    那万象仙踪的戴河他们倒是不关心,只是那小子身上极有可能有着的炼根玄草,会不会也随着这恐怖的力量消散无形。

    不过想到陈默有着小五行法衣,他们心中倒是安定了一些。

    便在爆炸的余威尚未完全消散时候,两道光芒分别从炽白的光球中飞出。

    其中一道金光孱弱,仿佛随时可能会熄灭,众人看去,正是那万象仙踪的戴河。

    此时他接近七丈的金身被破,变回了本来大小,右侧胸口一道血洞狰狞恐怖,脸色苍白,在半空中剧烈地喘这粗气,身上更是数不过清的各种伤痕,其中一些皆可见骨头,这一战的惨烈可见一斑。

    惊叹这惨烈的同时,他们也暗叹这万象仙宗的金身决真是够强悍,这般威力,那戴河竟然也活了下来,而且看去还有一战之力。

    万象仙宗真不愧为东远三大一品仙宗之一,其术法之神妙,威能之强悍,世所罕见。

    不过此时他们心中也更为好奇,那叶姓修者究竟何人?出身何处?竟能将这一品仙宗的天才,拼成这般凄惨模样。

    众人心中一边想着,一边将目光投向另外一道流光。

    那流光呈五彩色,飞出的正是陈默与叶飘零。

    原来便在叶飘零将被那强横的力量波及时候,陈默终于恢复了些许的灵力,只来得及以小五行法衣为师兄挡下了大部分的攻击,不过叶飘零受了重伤。

    此时他的手臂已经安全被雷利损毁,整条臂膀上血肉皆已经烤熟,露出里面森白的臂骨。

    俊雅的面孔苍白如纸,口中鲜血横流,显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体内灵力更是微乎其微,方才一击已耗去了他近乎所有的灵力。

    看到叶飘零这般凄惨,一众练气九层的修者心中又惊又喜。

    惊的是,叶飘零竟然真的活了下来,喜的是他实力大损,炼根玄草终于有机会得到。

    不知谁大吼了一声:那姓叶的修者已经完了,大家一起上,接过了他,夺取炼根玄草,

    此话一出,众人皆为所动,数十练气九层修者,顿时驾驭法器冲向了陈默与叶飘零。

    陈默嘴角留着鲜血,寒火毒加上方才一击,让他受伤不轻,此时见师兄已是这般凄惨,更有数十修者趁机暴起,陈默虽心中千百不愿,却也不得不开口道:“师兄,师弟愿意交出炼根玄草。”

    说着,陈默便要摸向自己的衲子袋,便要取出炼根玄草,却被也飘过的左手抓住。

    他的左臂也是受伤眼中,一片的焦糊,可仍旧十分有力,紧紧攥着陈默的手,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开口,声音虚弱却十分坚定:“不行,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你既是我叶飘零的师弟,就决不可放弃...!”

    微微风中,叶飘零御剑而立,他右手无力的垂着,轻轻地摇摆,看去已经不再有半点的力量。

    但他的目光仍旧凌厉,他身体仍旧笔直,似不管前方射来的刀枪剑戟,他都挺着胸膛迎着。

    尚算完好的左手提着那三尺余长的白玉片,看着围拢上的数十名练气九层的修者,他缓缓开口,语气缓慢却坚定。

    “师兄尚可一战!”

    ...

    说着说着叶飘零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他左手一摸衲子袋,一颗白润丹药被其吞入口中。

    看了一眼远处的戴河,见戴河模样虽然凄惨,但终究还是活了下来,这一场自己没赢,但也没输。

    看到叶飘零投来的目光,戴河神色复杂,他吞服了一颗金色丹药,却没有在动手。

    之前他就已经说过,若姓叶的接下他这一击,他便不再出手,更何况他还承了一个天大的人情。

    若非炼根玄草实在事关重大,方才那一战,他根本不想出手。

    此时此刻,看着他尊敬的对手,在重伤之下竟遭那些练气九层围攻,戴河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悲凉。

    这便是英雄末路么?或许,将来有一天他的结局也无外如是。

    戴河将目光移向湖中的同为万象仙踪的那大汉,他飘了过去,站在大汉的身旁,缓缓开口:“我们走吧!”

    胆寒看着清瘦青年,惊诧道:“没想到,连师兄都这般凄惨。”

    “不过炼根玄草怎么办?”

    戴河长叹一声,最后看了一眼叶飘零,又看了湖底血气,什么都没说,率先离开了此处。

    大汉摸不着头脑,也急忙跟了上去。

    面对这数十练气九层修者,叶飘零缓缓提起白玉片,那数十修者顿时止住前进的脚步,目露惊恐。

    叶飘零看在眼中,讥讽一笑,与身后陈默道:“师弟,你要牢记他们的每一个眼神、动作。”

    “那是弱者表现,你...不能有。”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