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232 杀机暗伏

232 杀机暗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青衫书生的话是询问,可陈默如何不知,眼下这几人认定了他有宝物,岂会放过他?

    再度瞥了一眼两人,陈默也不言语,猛地又拿出一张符,扔出一个紫晶玉盒,同时大喝道:“东西我不要了,但谁敢再拦我,墨某必以死相拼。”

    话音落,陈默已再度激发穿云舟,向着远方急掠而去。

    陈默爆发的毫无征兆,根本就没有给几人的半点的反应时间,他心知这几人贪图宝物,却有又不知道他所得为何物;不敢立时动手,是畏惧他手中轰雷符,且彼此间定有着勾心斗角,便有隙可乘。

    所以他扔出一颇具价值的灵植乱人眼目,以符箓震慑,加上突然出手,必定可成。

    却如陈默所料,当他发出符时,那青衫书生与女修都是瞳孔一缩,连忙退去,显然对之前的轰雷符的威力十分忌惮。

    听了陈默的话,二人同时向那紫晶玉盒看去,只见玉盒缝隙中露出微微紫芒,周围的天地灵气向着那玉盒汇聚过去,男修与女修眼睛同时一亮。

    男修看了看那凝聚灵气的紫玉盒,又瞥向陈默远去的身影,又看了看毫无动静的其余两人,神色一阵挣扎,终于还是放弃陈默,向着那紫晶玉盒掠去。

    一旁的女修见状,也是神色微变,看向陈默远去的身影,眉头挑了挑。

    心里想着:那雷符威力那般的巨大,自然是要那些粗狂的臭男人去承受,她小小弱女子如何承受得起。

    所以女修也并未选择追击陈默,也将目光投向玉盒,见那玉盒中的灵物竟能引动灵气汇聚,心中暗想,这应该也是个宝物。

    当下催动三颗水珠向着男修攻去,男修察觉,顿时大怒便要与女修交手。

    陈默心中暗喜:“对,你们就这么打吧,陈某就不奉陪了。”

    转眼陈默便穿行了数百丈,眼看着就要飞出湖底,那正在修复伤势的万象仙宗的修者怒哼一声:“两个废物,那玉盒中的不过是氤草,那小子手中的符箓与之前的颜色都不对,显然不是之前那雷符,你们还不快去追。”

    万象仙宗的弟子话音一落,两人都是神色难看,不再交战,退到一旁,却也并未立刻离开那玉盒,显然万象仙宗弟子的话他们只信了一半。

    那青山书生随手甩出一道剑芒,击碎那玉盒。

    一片有着九条纹路的氤草叶雪花般飘落,见此,气得那青衫男修脸色铁青,一挥手将之震成粉末。

    陈默的身影已越来越远,那万象仙宗的弟子微微吸了一口气,他心中知道,那小修者拿那假雷符吓唬人,就说明其再也没有那威力惊人的雷符。

    看着距离就要超出金钟的笼罩范围,万象仙宗的大汉猛地一口精血吐在那金钟上。

    小小金钟钟口对准了陈默,金光再度降临,不过金钟受损,其威力远远不如先前,已对陈默构不成阻碍,万象仙宗弟子大骂了一声,便收起那即将破裂的金钟,只能寄希望于远方的那十几道身影不都是蠢货。

    眼看着陈默就要飞出金光,那十几道人影中的四道猛地停了下来。

    这四人皆赤裸着上身,容貌也有着三分相似,且胸前分别绘刻了四种不同的图腾,腰下都佩有刻有图腾的玄色玉佩,看去像是同一宗族之人。

    之前隔着老远他们就已经发现了陈默等人,此地这般大的动静,那宝物必不寻常,怎会让这些人轻易离去。

    便见四人周身灵力运转,胸前图腾光芒流转,其腰下的玄色玉佩猛地飞出,直追陈默等人,瞬间将六方隔绝,将陈默等人圈在其中。

    陈默再度催动空桑之叶,灵力被抽走小半,不得不再度向口中仍入几颗蕴灵丹。

    从之前战斗到现在,如没有这丹药,他早就支撑不住了。

    看着数百的紫色腾蛇撞在上面,那隔绝禁制纹丝不动,叹道:“好强的禁制!”

    既然跑不掉,陈默索性再度放下了穿云舟,又落回了湖底地面。

    余光瞥了一眼那四人,又看了看那血色逐渐浓郁的湖底中心,陈默心底不安更为强烈,这里他一刻都不想多待。

    见陈默停了下来,那四人也收起了禁制,只要有他们的阵法在,就不怕陈默跑了。

    此时那青衫书生也追了上来,一脸的铁青,方才被陈默耍了一遭,让他白白遭了一顿嗤笑:“臭小子,交出宝物,饶你不死?”

    青衫书生的话顿时也引起了不断涌来的修者的注意,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看向了陈默。

    陈默心底一沉,此时足有数十名修者将他围拢,想跑怕是困难,不过他还要放手一搏。

    脑海中念头不断闪过,片刻他目光一亮,

    深吸了一口气,陈默猛地拿出当日假丹老者给他的银符,在陈默半激发下,一种让人强横得令人生不起半点反抗念头的力量散发出来。

    在场诸多炼气期修者一个个忍不住神色大变,不禁后退了许多,虽仍有几名修者没有动,但陈默依旧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忌惮的神色。

    镇住了这些人,陈默抓住机会开口道:“诸位请听墨某一言,墨某以为诸位是有所误会,此地产生的宝物不在墨某身上,而那里。”

    说着,陈默目光连闪,手指指向湖底中心被丝丝血气缠绕的黑台。

    黑台顶端此时犹未被血气缠绕,仍可见那台顶的黑罐正缓缓散出离火、葵水。

    “想必不用墨某多说,离火、葵水是何等珍惜的宝物各位自然清楚,有那黑罐宝物在,此地还能有什么宝物?”

    陈默的话顿时让周围修者一阵迟疑,那黑罐能吐离火、葵水自然珍贵无比,但却不可能引起这般大的动静。

    但显然大部分人是看不懂这些的,这些人眼中光芒连闪,更有数道身影便同时冲向了那黑台,其余一些人生怕慢了一步而让被人抢了去,也都紧跟着追了过去。

    可就在他们临近黑台,几缕血气猛地洞穿了几人的丹田,那数人精气、血肉都在迅速的消融于血气中,顿时让紧跟上去的修者猛地止住身影,急忙退去,眼中一片骇然。

    见此一幕,陈默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无误,这黑台下镇压的定是个了不得的邪物。

    不过这也正好给了他一个好借口。

    “众位也看到了,那黑罐却是宝物,可此地实在凶险,依墨某之见,我们该速速离开此地。”

    陈默话音落下,一些修者似有意动,不过那青衫修者确是恨上了陈默,冷冷笑道:“你以为你三言两语便能欺骗我等?”

    “交出你的衲子袋,让我等查看一番,若真无宝物,倒可以放你离去。”

    陈默闻言微微眯起眼看着这青衫修者,心中杀机大盛。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