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189 祸福难料

189 祸福难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首先,便是那掩饰自身灵力波动的灵术。

    随着修为提升到练气四层,体内九脉熔炉,六感大大增强,陈默越发觉得世俗易容术虽有些称道的地方,却完全不足掩饰他的身份,一些灵敏感知的修者无需灵识便可察觉到对方的一些灵力波动。

    所以修习一门隐匿修为气息的术法也是势在必行了。

    想到这里,陈默便略作整理,出了门,买了两壶好酒,向着藏灵阁行去。

    如今陈默之名早已传遍了整个空桑仙门、甚至整个陈国,是以这一路上,都不停得有修者向陈默招呼,一些大胆的女弟子甚至故意跑到跟前,只为看清这个空桑仙门中最厉害的灵植天才是个什么模样。

    对此,陈默颇为无奈,却也没有什么恶感,自从对空桑有了强烈的认同感后,他看每一张脸孔都甚觉亲切。

    就是如此,一路行来藏灵阁,从大比之后已有几日,再见秦老陈默心情还略微有些激动。

    也不知这次大比如此表现,秦老是否会难得的夸赞自己两句?想到这里,陈默对见秦老不由得多了几分期待。

    而想到秦老,陈默又不免想起自己的师父和师兄,说来奇怪,大比之后这么久,也不见他们身影。

    这让陈默微微有些失落,带着这样的心情,陈默走入了藏灵阁。

    而藏灵阁一如往日,有着不少修者在挑选灵术,典籍,但惟独那张躺椅上不见了秦老的身影。

    这让陈默有些诧异,想起那日大比之后,几宗高层匆匆离去似要聚集在一起商讨什么事情,莫非如今还没有弄完?

    就在陈默抱着猜测的心情缓缓在藏灵阁踱步时,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百战堂弟子已从一处走到了陈默面前。

    态度还算亲切的叫了一声:“陈默师弟。”

    陈默转头,此人年纪轻轻,从其修为波动上来看,已有练气八层的实力,怪不得能加入百战堂。

    虽不相识,陈默还是礼貌的抱拳还礼,顺便询问了一句:“不知师兄是?”

    “换我作马师兄便好。这几日秦老不在,我替他看守几日藏灵阁。”这位马师兄很好说话,几句话便把情况说得分明。

    即便有些猜测,陈默听闻秦老不在,还是有些失望。但这些情绪陈默不会表露,只是拿出了内门弟子的令牌,交予马师兄说道:“劳烦马师兄开启禁制,我想到藏灵阁二层挑选一些能用得上的灵术。”

    以前有秦老在,陈默来藏灵阁实在不需要自己主动去挑选一些什么?甚至连内门弟子才能上的二楼也不需亲自去。

    如今秦老不在,少不得亲自走上一趟。

    一楼肯定找不到敛息的法门,但是二楼一定能找到几样合用的,毕竟敛息的法门也算不得什么珍贵的灵术。

    马师兄没有查看陈默的令牌,便为陈默打开了禁制,笑着说道:“师弟现在誉满空桑,二楼直接上去便是了。”

    陈默谢过,径直走上了二楼。

    相对于一楼,这里人少了很多,玉简也少了很多,但是分门别类整理的很是清楚。

    陈默也不耽误,径直走到了杂术那一项,仔细的挑选起来。

    大概过了大半个时辰,陈默才拿了五块玉简走下了二楼,将玉简交给了马师兄。

    马师兄大概看了一眼,收取了陈默四十块灵石,便将陈默选取的内容拓印给了陈默。

    怀揣着新选的五块玉简,陈默走出了藏灵阁,事实上这五块玉简,其它四块都是关于灵植的一些东西,譬如说一些入门级的灵植术,好比《小云雨术》以及《阵风诀》,还有就是更多灵植记录的书籍。

    这些东西对陈默有用,但也不是急用,陈默只是有一个奇特的想法,想在空间中施展看有什么效果而已。

    真正有用的还是那块叫做《敛息术》的玉简,这虽然是很多修者都会修习的一门灵术,但胜在实用,如果不是修为高于自己两个大境界,是探查不到自己半分灵力波动的。

    配合他的世俗易容手段用,简直是天作之合。

    其它四块玉简是陈默出于谨慎的选择,他只是不想在任何人面前暴露那么明显的目的性。

    一路无话,陈默又回到了自己的小山谷。

    没来得及歇息片刻,便开始着手研读起那《敛息术》来,按照陈默的悟性,这门术法实在不算难,没过两个时辰,陈默已经能够初初使用这门术法,收敛自己的大半灵气波动。

    如果再能熟练一些,那么便会完全收敛自己的灵力波动,对于这样的效果陈默很是满意。

    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稍显僵硬的腿脚,陈默便要开始炼制今日的聚灵丸。

    却听得山谷外传来一声熟悉的,咋咋呼呼的声音:“默小子,还不出来迎接老夫?”

    听得这声音,陈默面容一喜,来人不是秦老又是谁?莫非高层的会议已经举办完毕?

    心中已经有了太多疑问,陈默并不耽误,几乎是小跑着开门便冲出了谷外,看着谷外叼着旱烟杆站着的秦老,心中不由得涌起了淡淡的喜意。

    “秦老。”陈默躬身便拜,若然不是大比前秦老冒险带他进入空桑千山舟参悟,他第三比万万施展不出《万木长春诀》。

    秦老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陈默,眼中尽是欣赏和欣慰,咬着烟杆也不说话,只是大手一挥,便朝着谷中走去。

    陈默跟在秦老的身后,口中却道:“小子午间却是去了一趟藏灵阁,提了两壶好酒,却未寻得您老。没想到,到了这傍晚,你却来了...”

    说到此处,陈默呵呵傻笑了两句,秦老停住脚步,看了一眼陈默:“特别来我送酒?”

    “不是,想找一些敛息的法门。”陈默实话实说。

    秦老眼睛一瞪,胡子一吹,那铜制的烟锅一下就敲在了陈默的脑袋上:“我就知道你小子没那么有心。”

    秦老下手并不留情,敲得陈默有些晕乎乎的,却又不敢反抗。

    见状如此,秦老转身,背着手就走,口中则说到:“大比表现不错。但前路漫漫,凶险未知,你可不能骄傲自满,得更加谦逊小心。”

    那语气就如真正长辈般的叮嘱,虽是教训,陈默却听得心暖,连声答应。

    直到走到竹屋门口,秦老的声音才变得严肃了起来:“默小子,老夫这次前来,是有许多话想要对你说的。”

    “不过,在这之前,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此次中心界的洞开时间已经确定,就在两个月之后。”

    “而且,这一次中心界的开启同往日并不一样。而是遇见了千年一次的星力波动。这样就会影响开启阵法的稳定。祸福难料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