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16 再入荒地

16 再入荒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从师父处出来,陈默思索间一回头,便发现叶飘零正带淡笑看着自己。

    陈默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郑重拱手,朝叶飘零道:

    “这一年下来,多亏了师兄照拂,师弟无以为报,这枚灵石和十斤灵谷就权当师弟心意。”说着,他便递出了刚刚得到的灵石和玉简。

    一年下来,就算是叶飘零平日接济他的丹药灵谷虽不算太多,但价值也不止区区两三枚下品灵石。陈默如今终于有了些许报偿能力,立即便毫无保留地将师父的奖励拿了出来。

    叶飘零眉头微挑,看着陈默手中的物什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轻轻摇头道:

    “我身为你师兄,理应照顾师弟。如若非要计较得失,那么我便没有你这个师弟了。”

    听了叶飘零的话,陈默微惊抬头,正准备辩解,却又见叶飘零而后淡淡一笑,道:

    “师父理应说过,你我皆是大道之上行路者,只需问心无愧,又何必在意其他琐事?”

    陈默一时语塞,想了半天只得苦笑,在心里暗道:“要是师弟问心有愧呢?”

    这话他并没有说出来。没有将天铸之宝的事告诉师父师兄,虽只是出于谨慎小心,但陈默心里仍有些过意不去。一年相处下来,其实他早就了解了师兄叶飘零的品行,他一心向道,除了照拂自己这个小师弟外,对其他事务并不关心,正因如此,陈默始终有些难以释怀。

    “走吧,下山去了。”叶飘零的话打断了陈默的思绪,望着月色下师兄缥缈的白衫,陈默想起了什么,连忙追上问道:

    “师兄,我想问问你。师父当年祭灵节,到底种出了多少灵谷竟能位列优榜第一?”

    “一百六十六斤。”叶飘零淡淡答道。

    听到这个数字,陈默差点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心里转了半天,也想不到师父究竟是怎么用一亩灵田种出这么多灵谷的。感叹了一山还有一山高之后,便将面见师父之事如实给叶飘零讲了一遍。

    没想到叶飘零也微微惊讶,他一向极为敬重师父,也知道师父和自己一样不喜俗礼,行事在其他人眼中自然略显古怪,可没想到初次见面,言语中师父好像真的挺喜欢自己这个小师弟。

    他心里也替陈默有些高兴,却未提半分,只是嘱咐陈默云峰坊市不在空桑山门内,前去时需多加谨慎,不可妄听妄信……

    两日后,竹屋内。

    原本想要当做报答,送给师兄的灵石和灵谷玉简却被拒绝,陈默便自己留了下来。不知道购买《养元诀》第二层功法要花费多少灵石,陈默便决定先去杂院将灵谷玉简换成实实在在的灵谷再说,到时候带去云峰坊市,万一一枚下品灵石不够,也可用灵谷弥补。

    没想到玉简交上去,等到从杂院那把灵谷拿到手中,已是两天之后了。这一耽搁,陈默心中早已急迫难耐,便连夜收拾好了一些必备的物什,准备天一亮就出发。

    这些日子无功可练,那枚氤草籽陈默对照着《仙路志》也研究了几次,这本书上关于氤草的记载不算太多,大部分都是功效的说明,而种植方面只有简单的四个字“培养极难”。

    这四个字让陈默有些不敢轻举妄动,只等做好万全准备之后,再行种植之事。

    因此,每到夜里无事之时,陈默便研究胸口那纹身,研究那疑是“天铸之宝”的玩意儿。

    第一次遇见这宝贝出现异状,是在陈默刚刚突破练气一层的时候,那时体内的灵气忽然发生异动,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在经脉中奔腾,而后全部在丹田里消失无踪。再之后,陈默便进入了那片神秘的荒凉空间内。

    可这几天里,他也尝试了不少次运行灵气,同样的异状却再也没有发生过,陈默便也弄不明白了,只当自己修为浅薄,就算是天铸之宝给了自己,也不是短时间能弄懂的。

    但就在忙于研究,一夜光阴几乎都快过去的时候,经脉里的灵气再次出现了熟悉的异动。

    还不待陈默反应过来,便发现缓缓流转于经脉的灵力竟不受控制地聚集于丹田而去,并且很快失去了踪影,陈默的丹田似是一只巨兽的大嘴,将所有灵力都吞吃殆尽。

    “嗯?终于来了!”

    这样的情景陈默早就预想了很久,如今“天铸之宝”终于再次有了动静,他也不算惊慌,连忙提起心神,想要继续以常态运行灵力。

    可体内灵力依然无法控制,纷纷从经脉流去丹田,又在丹田里消失。

    这一次,陈默知道,这些灵力并非毫无作用地失去了,因为他能发现,自己的胸口处,正散发出蒙蒙的蓝色毫光,隐隐可见衣衫内那道仿佛被劈了一刀的旋涡纹路,随着灵力的流失,正变得越来越亮。

    当体内灵力消耗殆尽之时,那熟悉的拉扯之力终于再次传来,陈默眼前一黑,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等到重新打量周遭时,他发现自己竟又回到了那片荒凉之地。

    “唔...”陈默心性沉稳,饶是脑子仍有些晕眩,不过看着眼前并不陌生的景象,心中却也并无几分惊讶,浮出的只有疑问。

    “我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莫非,进入此地需要一定的灵力作媒介?”

    陈默思忖着,越想越觉得自己可能猜对了,这就是为什么两次都是在运功之时进入的原因。

    而仔细感应空空如也的丹田和经脉之后,陈默还发现这一次灵气消失的量和上一次并无二致,差不多相当于练气一层全部的灵气总量。

    是以,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自己到了练气一层,这珠子才会有所反应。

    不过,平日里他同样也在运功,为何之前没有一次能进入到这里来?

    想到这里,陈默暗自掐算了一下时日,脑海里顿时闪过一道灵光,第一次进入与这一次进入刚刚好相差五日,不多不少,每次都是在天刚刚放亮之时进入。

    “每隔五日便能进入这里吗?”

    疑问到这里便陷入了死局,这点揣测恐怕需要更多次的进入才能证明。

    既然如此,陈默索性不再去想,将注意力重新放在这一片神秘空间本身上。

    事隔五日再次进入,这珠子内的空间和之前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依旧是雾气环绕,时不时闪现一道五彩雷电,眼前的土地仍然荒凉,只有几块乱石凌乱其上。

    “真是一点都没变。这地方到底是哪里?”看到这里,陈默不禁苦笑摇头,明明珠子不凡,却还是想不透它有何作用,如何不苦恼?

    每隔五天就能进入这里,难道这“天铸之宝”给自己带来的只是另外一片可以修炼的地方?

    可是,这里的灵气根本不适合修炼啊!陈默在心里连道,上次他略微尝试了一下,经脉差点被这里的狂暴灵气冲伤,这一次他无论如何也不敢尝试了。

    随意的信步其中,陈默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上一次以为被困其中,自己栽种下了少许灵谷,也不知现在如何了?

    这念头一起,原本平静的心绪如同投入了一颗石子,陈默暗自设想,要是这地方能让灵谷健康成长的话,那也不失为一块宝地!

    毕竟,虽然陈默实力低微,但也知道如今的修炼界资源匮乏无比。别说天材地宝,就是一片劣等灵田也是弥足珍贵。而外界的灵田早已被各大门派掌握,他现在料理的,也只是属于空桑仙门之下。

    不仅灵田不属于自己,辛苦一年种出的一百多斤灵谷,也统统与自己无关,只因为祭灵评比的缘故,能从师父那儿得到十斤作为奖赏,放在平时,门内能给个五斤已经算慷慨了。

    自己的劳动成果竟全部属于他人,放在任何人身上,心中都难免有几分怨气。尽管陈默觉得,能入仙门已是大幸运,不敢奢求太多,但如若真的有一块与世隔绝的灵田只专属于自己的话,他又如何能够不高兴?

    想到这件事,陈默心中无比期待,是以,他快步上前,寻着记忆,越过一块巨大的碎石,之前整理出的小片灵田顿时出现在眼前。

    “这...”饶是陈默性子一向沉稳淡然,当看到眼前景象时,仍忍不住低呼出声。

    见到这一幕的同时,他的心跳陡然加快,只觉口干舌燥。低垂的手也少见地微微颤抖起来。

    “怎么可能...”

    上一次进来还光秃秃一片的灵土上,如今竟长出了九株灵谷,金黄的谷穗沉甸甸的,分明已经成熟。

    要知道灵谷通常情况下,细心培养一年才会成熟,如今不过间隔了短短五天,竟已经成熟了?

    这超出常理之外的事,即便就在眼前,陈默依然难以置信,他强压下心底的震撼和激动,几步上前,从金黄谷穗上取下一粒灵谷,放在手中仔细打量,而后又投入了嘴里细细品尝。

    “没错,确实是灵谷没有错!”

    照料了一年灵谷,普通灵谷的外观,和里面蕴含的灵气陈默都了如指掌,这么一尝,立即分辨了出来。

    这神秘之地竟真的能种出灵谷?自己真的有了一块只属于自己的灵田?

    “不对,灵谷在这里只要五天就能成熟...”

    离奇的事实让陈默捧着灵谷的手都止不住轻轻颤抖起来,他原本心中最大奢求不过是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灵田,而如今,陈默惊觉,自己发现的不只是灵田,足以称得上“神田”。

    原本只是抱着随缘的想法研究着“天铸之宝”,却发现了这样超出常理的事情,饶是陈默沉稳,也有一股无法压抑的狂喜从心底涌起。

    在这片神秘的空间里,灵谷只需要五天成熟,而自己恰好可以五天进来一次。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都是真的话...

    陈默握紧了双拳,拼命平复着心中的激动。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他以后是不是有着数之不尽的灵谷可以用了?

    就算是劣品的灵谷,那也是有限的资源!就连师门是以灵植见长,可核心弟子一月最多也就只能分到十斤左右的灵谷,使用起来也是捉襟见肘。

    而反观自己,有了这珠子,完全可以奢侈的用灵谷修行。

    想到这一点,陈默忍不住放声大笑了几声,眉眼间全是属于少年人的意气风发。

    也是第一次,陈默开始对修行开始有了坚定的信心。

    哪怕自己资质太差,哪怕自己灵根再低劣……

    这般喜悦了良久,陈默才渐渐冷静下来,尽管嘴角仍挂着无法抑制的微笑,心中却已经开始思考后续种种。

    早年困苦,流浪的经历让他谨慎又小心,也是第一时间想到心知这些灵谷若然暴露是极其危险的,他一个外门杂役弟子,陡然多出这么多灵谷,就算辩解全说是师父赐予的,估计也没人能相信。

    更何况,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没有强大的底气,随意暴露珍贵的东西,一定会引来觊觎和抢夺。

    看来若非万不得已,这些灵谷不可轻易示人。就算有了需要,要用灵谷换物,也得低调慎重,不留痕迹。

    至于这颗珠子的秘密,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看来之前没有透露给师兄也是对的,以这颗珠子的逆天之能,师兄和师父一旦牵涉其中,不说保全自己,恐怕他们也难以自保。

    想到如此种种,陈默终是彻底冷静。

    他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那许多,看着眼前的九株灵谷,陈默从布包中掏出补领的玉镰来,准备先收割了再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