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157 延时第四更

157 延时第四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看到此等天色,陈默面色一喜,事实上在东大陆,只能看得见一颗太阳,一轮明月,在每日它们都有奇异的交汇时刻,或是黎明或是黄昏。

    它们出现与否,都不会改变这一刻的交汇,但若要遇见它们同时出现在天际时,月芒和日华交汇而出的灵气会更强一些。

    这样的天色,算是陈默的运气,看样子日出之际,月亮也不会完全的西沉,会有很少时间的停留,他所想要的灵气也会更强上一些。

    陈默喜悦的笑容落在了场中修者的眼里,让原本已经有些无趣的大家一下子又认真了几分,想要看看陈默是否有着最后的手段要出现了。

    而落在周轻旋的眼里,却显得有些说不出的意味,她此时才踏着月光,迎着朝霞而来。

    一眼看向莹玉奇栀子,便下意识的调出了陈默的影像。

    陈默原本是在阵中徐徐的踱步思考,也不知为何,忽而朝着她所来的方向望来,脸上就微微一笑。

    “他能看见我?”周轻旋停下了脚步,但此时陈默已经转头,专心的看向了他那一盆夕颜。

    周轻旋立刻也反应过来,这小子在阵中,如何能看见自己?罢了,自己也不想要看见他笑得那么讨厌。

    念头虽如此,周轻旋还是情不自禁也看了一眼陈默的夕颜,当看到陈默竟然用狗食盆栽种夕颜,上面还有醒目的阿福二字时,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看得周围几个注意到周轻旋的修者,都一阵发呆,此女称不上绝美,为何展颜一笑,竟比满场夕颜还要动人三分?

    刘健也自然注意到了周轻旋,事实上他一直在东张西望,想要将刚才那些热切的女子找出来,之后也好聊上两句,谢谢她们一番盛情,却不想正巧看见了周轻旋展颜一笑,不由得吞了两口唾沫,又把那笛子拿在了手中。

    周轻旋却是根本没有注意到刘健,微微看了两眼陈默,便走入了空桑仙门的方阵之中,择了一个角落坐下。

    对于她为何此时才来,又去做了一些什么,没有人开口询问。周轻旋似乎也乐得如此,拖着腮,似是认真却又漫不经心的看着莹玉奇栀子,冰冷之中又带着说不清的风情。

    关于周轻旋,恐怕只有陈默才知道其几分真面目,但若问陈默周轻旋和灵植谁对他更有吸引力,恐怕还是灵植,何况此时还在大比之中?

    经历了快要十一个时辰,陈默的三株夕颜其中生机最旺盛的那一株终于也转变为了纯正的蓝色,花苞隐现。

    而另外两株,却一株为深墨色,一株为淡墨色,在十二时辰内是断然没有可能成花了。

    做到这一步,没人能说陈默不优秀,毕竟他没有施展任何灵植术,只是通过不停的变幻阵法来培养灵植,能到如此程度已是极限。

    但这是在大比之中,他的表现也着实称不上惊艳,而且从一开始就错,导致他失去了能挤入前列的先机。

    可陈默脸上并无失落之色,而是仔细的探查着夕颜,拿出一把玉铲小心的挖开了一些灵土。

    用手在灵土之中拨弄一些什么。

    他的动作极为小心,这一步似乎很是耗费心神,几乎是拨弄一番,又停下好久,直到用了快要一刻的时间,才重新又把灵土覆上。

    对于陈默要做什么,在场之人几乎没有一个人知道,就算痴灵真人也不明白。

    毕竟修者有了灵植术以后,断然不可能像凡人一般伺弄灵植,也只得当做陈默最后的努力。

    做完了这一切,陈默的神色似微微放松了一些。

    他再次看了一眼天色,把阿福食盆移到了长桌的一角,也正是他刚才停留最久的一个位置。

    到了这时,剩下的十几位灵植童子又比完了八九个,其中三个最终冲击下品夕颜成功,另外两人没有成功,反倒让夕颜枯萎,出得阵来,神色难看。

    倒是剩下几个,最终也没有敢选择冒险,算是平安过关。

    而这些最是能反映灵植修者的果敢,于陈默来说,他一开始就决定了的事情,除了决定之前的少许挣扎,反倒是一直朝着目标前进。

    再次看了看天色,陈默心中已经算出,再有两刻钟时间不到,日月交汇之时就要来临,而自己那一株夕颜别人或可不知道情况,以为三份灵土支撑三株夕颜,也许不能顺利开花。

    但陈默则是无比清楚,这株夕颜不但能够成功开花,而且只需要最多盏茶的时间。

    若是任由它自由的开花,那整个设想就算做失败,陈默沉吟了片刻,又拿起了布阵的玉片,在阿福食盆的周围布下了一个简单的阵法。

    “锁灵阵,这陈默到底要做什么?”因为已无人可看,顾城也只有看陈默最终会做到什么程度,以他的聪慧在看见陈默布下锁灵阵以后,也再猜测不出陈默所为的目的。

    事实上回想起来,顾城有些丧气的发现,从陈默开始种植夕颜起,自己就没有猜对和猜出陈默想要做什么?目的是什么?如今这种挫败感更是溢满心头。

    “咦?”此时,不但是顾城如此,就连吴虚子也看不出陈默有何打算。

    他的夕颜应该还是有成花的机会,为什么他偏偏会把灵气挡在夕颜之外?

    要知道,锁灵阵的作用和聚灵阵正好相反,此阵法是为避免要接近成熟的灵植吸收灵气过多,反而导致失败之事。

    夕颜也是会怕灵气撑爆本体,可事实上正常的吸收灵气分明不够,成花都是勉强,哪里还有挡在外面的道理?

    如若这样下去,不消片刻,夕颜不但不能开花,就连枝叶也会枯死。

    难道这小子根本不想要夕颜开花?吴虚子百思不得其解。

    不要说他,就连身为灵植宗师的痴灵真人在这时也完全猜测不透陈默所思所想了。

    陈默自然不会与这些人解释,而是在布置好阵法以后,第一次异常全神贯注的盯着食盆中的夕颜。

    他并非要让夕颜枯死,阵法必须随时变动,时不时的变幻几块关键的玉片,让锁灵阵变为聚灵阵,为夕颜续命。

    没有灵植术可用,唯一可用的便是阵法,他人哪里知道,陈默是在用阵法之变来故意拖延夕颜开花的时间?

    他要等得是日月交汇那一刻!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