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15 李严

15 李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是夜,月朗星稀。

    站在师兄的飞剑上,陈默心中仍有些欣喜难平。毫无疑问,这样的成绩已经足以向师父交代,就连一向不喜言辞的叶飘零,在带陈默飞上云端时,也小声说了句:“干得不错。”

    听闻师兄肯定,陈默终是忍不住‘嘿嘿’傻笑了两声,亲密如师兄,就不必再矫情掩饰什么,何况想起就要见到师父,陈默更是兴奋。

    随着飞剑掠空,陈默望着脚下的仙门景色发现师兄正带着他往自己所住的翠屏峰飞去。询问之下才得知,原来师父李严的居所就位于翠屏峰的顶端,陈默暗下一想,师父乃是灵植堂长老,住在翠屏峰也不足为奇,倒也释然了。只是同住一座山整整一年,自己也未曾拜会,这倒让他有些羞赧。

    许是尊敬,刚到翠屏峰山腰时,叶飘零便收了飞剑,两人顺着翠屏峰山路缓缓而上,月光如水,无多言语。

    一年下来日出料理灵田,日落修炼吐纳,陈默觉得十分充实,也正因充实,所以感觉一年时间流过太快,当初被人活埋冻土中的事犹如昨日,如今终于能见到救出自己的恩师,饶是再镇定也无法克制住微微的激动。

    夜深人静,虫豸不鸣,不知不觉便已来到山巅,翠屏峰不比主峰,山巅不算开阔,只有小小十丈方圆,四周全是悬崖,崖边立着一棵弯弯扭扭的古松,古松下是一白石棋盘,两个蒲团,尽显清幽。

    不远处有一所小竹屋,陈默有些疑惑,暗道这竹屋真是师父所住吗?怎么比自己的还小?

    竹屋外还有一方灵田,不过有禁制保护,看不清其内所种灵植,只是外围还有一圈竹篱笆,有些像是世俗田亩。

    陈默知道灵田有阵法禁制存在,又地处山巅,世俗间用以防止小兽侵扰的篱笆,在这里并无大用,只添些许装饰。他不禁猜测,师父当年是不是也如同自己一样,以务农子弟出身,这才将篱笆这小玩意儿延续了下来?

    月华洒落,星光盎然。远方的云海比往常更加静谧,宁静的微风吹动陈默青衫,只觉心中有股幽然之意升起。

    叶飘零带着陈默上前,在竹屋上轻磕三下,而后立在一旁。

    “进来罢。”

    陈默依言上前。进门之时,叶飘零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示意不用紧张。

    等到进屋之后,陈默发现屋内并无什么华贵摆设,只一蒲团,一香炉。蒲团上端坐一人影,借着窗外的月光可以看到一袭墨绿长衫,和花白发髻。

    “弟子陈默,拜见师父。”

    他连忙上前,准备三叩首行一拜师礼。可却惊奇地发现,如同当初想要叩拜师兄一样,又有一股暖流将自己轻轻托起,叩拜不下。

    “毋须多礼。”李严摇头笑了笑,“为师虽为你领路,但你我终究只是大道路上行路者,往后不必有尊卑之分。”

    “你与飘零相处一年,却怎么连这点自在心境也还未学到呢?”

    陈默心神微震,有些疑惑,却又不敢多问。离村一年多,陈默虽心性有所成长,但更多却仍是乡野小子模样并未有变,在他看来,村东头的铁匠收徒,都要放红炮三尺,三叩九拜,而师父不仅有授艺之情,更有救命之恩,哪里能不分尊卑。

    “你以后自会明白。”

    看他面露难色,李严也不多说,只是轻轻一挥手,那股热流将陈默扶起站直,又飘荡到窗前,将竹帘勾开。

    明亮的月光照进来,陈默这才第一次看清师父的面庞,虽两鬓鹤发,却又不留须髯,额间眼角间皱纹有些深,透着一股仙风道骨,与小时候听过的那些传说中的仙人,当真一模一样。

    “带你入门一年未曾照拂,是为师之过。”李严缓缓开口。

    “师父言重。”陈默微微躬身,连忙答道。对他来说,师父能救自己的性命已是大恩,如今还不嫌自己灵根拙劣,带上仙门,自己又怎能奢求更多呢?

    “听飘零说,你日夜勤修,未曾荒废半日,这很好。”

    李严看着陈默,点点头,又说道:

    “此次祭灵节你的表现也算不错,虽只是种出灵谷,但却有一百二十七斤,足以见得你平日用功。”

    “飘零不喜灵植杂事,只想修炼,平日我虽想传些经验于他,他却也未曾领情。而你恰好正有不弱灵植天赋,这倒是意外之喜,希望你今后能始终不忘勤苦。”

    听到师父的连番夸赞,即使是陈默心中也是升起几丝火热,连忙点头揖手,重重道:

    “是!”

    李严微微一笑,又继续说道:

    “宗门规矩不能坏,有功自需赏。”

    而后手一翻,手心里多出三样东西,一小绣袋,一块一寸见方的莹润玉石,一块狭长玉简。

    “名列优榜,这枚黄级下品氤草籽乃是宗门赏赐于你,另外,还有十斤灵谷与一枚下品灵石,是为师奖于你,你可持令牌玉简前往杂院领取。”

    三样东西悠悠然飘向陈默,他立即接下,连忙拱手恭敬道:

    “多谢师父!”

    灵石可说是仙门中的钱币,不仅可用以修炼布阵,还能直接与其他修者交换天材地宝。而像陈默这样的外门弟子,一般是用不上整块下品灵石的,通常会分为十片,一片算一钱。

    劣品灵谷虽不珍贵,却是修者日常修炼必需之物,往往师门供给也是有限,所以一斤可换取一钱下品灵石,也就是说,这次祭灵盛会,陈默一连得到两块下品灵石,如何不让他高兴?

    更何况,最感兴趣的灵植种子也已得到,令他惊喜的是,赏赐的种子竟是氤草。他曾在《仙路志》上读到过,这种灵植虽品阶一般不高,且极难培养,但却能聚集灵气,玄妙神异。

    看着陈默高兴的样子,李严也微笑点头:

    “飘零说,你近日已突破练气一层?”

    “回师父,是的。”陈默平复心绪,应道。

    “好好好。”李严一连说了三句好,“以你的灵根,为师原本估计三年之内能踏入练气一层就算不错,没想到你只花费了一年。”

    陈默不敢居功,连道:“多亏了师兄照拂。”

    他的话不算谦虚,要是没有叶飘零偶尔带来的那些丹药灵谷,以自己的资质,恐怕真需三年才行。

    看陈默如此沉稳,李严似是略带欣赏地微微点头,这才继续说道:“按理说,身为你的师父,为师应赐予你养元诀第二层功法,好助你继续攀登。”

    陈默心中一紧,这几日无功可练,放作寻常弟子恐怕会乐得几分清闲,可对一向努力的陈默来说,早已让他极不习惯。原以为师父会赐下,一听这话中的“按理说”三个字,却又让他心中石头悬了起来。

    “可按宗门规矩,你如今未曾通过内门甄选,仍属外门弟子,第二层功法我也不能随意赐予。不过...”

    说道这里,李严微微沉吟了一番,才又道:

    “离山门外不远,有一处坊市,名曰云峰,你可知晓?”

    陈默连忙点头。《仙路志》上早就介绍过,坊市是修者们以物易物之地,其中也有不少店铺,经营灵植法宝。这云峰坊市中大多都所属空桑仙门,平日里也听闻过不少外门弟子去那里闲逛,具体方位他早已知晓。

    “你便前去,寻一处烟海阁,应可换得养元诀第二层功法。”

    “且去罢。”

    李严说完,便不再言语,静坐蒲团之上。

    如水月光流淌进竹屋,陈默仍是深躬,未有离开之象。

    “可还有事?”竹屋内静默了一会儿,李严出声问道。

    陈默看了看师父,而后又深鞠一躬,郑重道:

    “弟子谢师父当日救命之恩。”

    竟为这事。李严脸上挂起几丝微笑,点点头道:

    “去罢。”

    “是。”陈默这次不再逗留,默默退出竹屋,小心关上门之后,仍觉心绪难平。

    如今,《养元诀》第二层的功法终于有了着落,只要择日前去云峰坊市换取,那么自己再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无功可练了。

    且听师兄说,师父接下来还会继续研习那味大药,陈默有些遗憾,暗想再见师父不知该到何年何月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