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154 花开之际

154 花开之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莹莹月光之下,刘健的夕颜开花了。

    至美之花并非浪得虚名,在开花的那一瞬却是美丽到了极致。

    蓝色的枝叶,配合着色彩奇异,仿佛最后一抹夕阳之色的花朵,就如同夜空将至,夕颜慢慢褪去的颜色。

    不仅花美至极,还别有一番意境让人感怀。

    所有的人目光都被刘健这一朵夕颜所吸引,但这仅仅是夕颜初开,它奇特的点在于劣品夕颜便是如此。

    但提升到下品,它会折射出一丝夕阳之光,印照在正盆夕颜上,配合玉制花盆,再度呈现另一种美轮美奂。..

    刘健的夕颜毫无疑问是下品,但盛放到极致时,一丝夕阳之光出现,整个花朵仿佛晕染开来的夕阳,一丝光芒照亮了这最后的美景。

    “好,下品夕颜,也是一般的灵植童子绝对种不出的了。”人群中交换着感慨,毕竟从晨间等到夜里,终于见到夕颜盛放,少不得夸赞刘健之语。

    但刘健并不满意,他在最后聚集了如此多的灵气颗粒,不就是为了冲击中品夕颜吗?

    速度第一,若然还能冲击到中品,在第二轮大比之中刘健就将立于不败之地。

    而且,夕颜原本就是开花能升阶一说。

    刘健此时紧张至极,法诀一掐,《摘灵手》再次使出,连连在空中摘取了二十余颗灵气颗粒,融于夕颜的花朵之中。

    随着灵气颗粒的融入,夕颜花朵上又出现了第二道的光芒得影子,但迟迟不能凝聚成型,按照此等发展,只要刘健再凝聚出十余颗灵气颗粒便就足够。

    但《摘灵手》颇耗灵力,刘健就算使出了全身解数,也只再凝聚了七八颗,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夕颜谢掉,无能为力的结束了比赛。

    “可惜啊,夕颜花开只有一瞬,刘健到底差了一些天赋。若然能提前感知一些花开所需灵气,提前做些准备,哪怕布置一两个聚灵阵,也有希望凝聚夕阳之光。”在场的灵植师不在少数,很快就有许多老辣之人看出了其中关键,点评一针见血。

    可无论如何刘健也是第一个完成夕颜开花的灵植童子,但阵法散去,走出阵来,倒还博得了阵阵掌声。

    刘健先是紧张的看了一眼莹玉奇栀子,发现自己是第一个完成的,不由得在掌声之中,大力的挥手。

    如此尤嫌不够,最后他竟脱去了青袍,迎着夜风,举着袍子,仅穿一身白色内袍,在场中奔跑起来。

    青袍舞动,满场只听见刘健充满了沧桑与悲壮的声音:“你们知道我有多努力吗?”

    此话一落,所有人看着刘健如此健壮跑得如此扭动,突然觉得像吞了苍蝇,为什么要给这样的人鼓掌?

    刘健狠狠的发泄了一番,最后在空桑掌门不得不出手将他‘抓’回来以后,才意犹未尽的坐到了列阵之旁。

    一坐下,刘健顾不得喘息,就看向了莹玉奇栀子,他第一个调出的就是张求安的影像,但看到张求安的夕颜很是瘦弱,只有叶展五片,不由得张狂得大笑起来。

    “好,好。”刘健抚掌,也没人知道他在高兴什么,只有他身旁之人悄悄挪开了一点儿。

    看完张求安,刘健又神色郑重得调出了华离的影像,这一次他一下就不笑了,华离叶展九片是铁一般的事实,花未开就已经注定是中品夕颜,这一比他的夕颜只是接近中品,在品阶上是输了。

    刘健心中不爽,再次仔细看了一眼华离的夕颜,如今只是淡蓝之色,比起同场之人好几个童子已经深蓝之色还差了少许。

    如此,刘健又轻松了起来。

    不过,很快他就陷入了一种焦躁的对比当中,忽然就一把抓过身旁之人,在别人目瞪口呆之下,问了一句:“你说,是速度重要,还是品阶重要?”

    “啊,品,品...”身旁之人下意识的就要说出所想之言。

    刘健一扬眉:“嗯?”

    “肯定是速度。”身旁之人赶紧改口,他一个练气四层的童子还惹不起都快突破练气六层的刘健。

    刘健常舒了一口气,重重的派了派那人的肩膀,说了一句:“兄弟,有见识。”终于放开了他。

    被放之人一得解脱,立刻远远的躲开了去,打死不想再和刘健坐在一起,但刘健早不在意,神色异常郑重的把陈默的影像调了出来。

    此时的陈默是真的悠闲,盘坐于夕颜之旁,竟拿出了一本关于灵植的线装册子细细读着,只是会时不时的停下,似闭目养神,实则在感应夕颜。

    “呸,线装书!那是凡人的玩意儿。我们修者都是读玉简的。”刘健很是看不起陈默。

    但话虽如此,他还是紧张的看向了陈默的夕颜,但第一眼时他以为看错,再看时,他忽然‘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傻子,种三株。”

    “哈哈哈,傻子,种三株是代表爹爹,娘亲和我一家人的意思吗?”

    “哈哈哈...”刘健笑得前俯后仰,周围的人都莫名其妙的看向他,什么爹爹,娘亲和我?

    刘健根本不理会其他人,看那样子快要笑得满地打滚,心中却想这就是步步生莲?估计莲影阵中那株玄元承思莲是病了。

    他俨然已经不承认第一比的结果。

    陈默原本在凝神读书,这些流传修者界不被看重的线装古籍,偶尔也会记录非常稀罕的信息,就比如他这一比对夕颜的种植想法就源自一本线装古籍的假想。

    但也不知是不是天气太冷的原因,凝神读书的陈默竟然猛地打了一个喷嚏,让他生出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修者莫非也会感冒’?

    刘健的‘神奇’到此众人已经习惯甚至麻木,任他在那里癫狂,终是没有人再理他。

    随着比赛的继续,在刘健之后,没过多久,第二朵夕颜终于盛放,但只是劣品夕颜。

    这一朵夕颜的盛放仿佛是打开了某种桎梏一般,接二连三的都有夕颜不停得盛放,映照得此刻夜深的空桑广场分外绚烂。

    而这一批完成的人,无一不是空桑仙门那五十位精英弟子中的人。

    更让人感觉到欣慰的是,这盛放的三十几株夕颜终是出现了四株下品夕颜,虽不像刘健那样快接近中品,但也足以让人称道实力之强。

    就是如此,夕颜的绚烂一直持续不断的出现,直到了下半夜,一直表现淡然的华离终于站了起来。

    他双手抚盆,静静站立在前,然后双眼猛地一睁,看了一眼已要西沉的月光,把花苞对向了月光,神色终于郑重起来。

    随着他神色变得郑重,在场有许多一直关注他的人神色也跟着郑重了起来。

    华离的夕颜终于也到了花开之际,除了中品,华离还能生出什么奇迹?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