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150 韵律

150 韵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师父,陈默这样做可是有效?”很多人被陈默种植夕颜时,奇特的韵律感所吸引,严玉白也在其中。

    他本不想如此,在他看来不用修者的灵植术,反倒用凡人的手法来种植灵植是为下乘,但不知为何就是移不开双眼,从内心深处觉得种植夕颜就该像陈默那样做,是以有此一问。

    面对严玉白的问题,李清江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转动着新拿出的一对沉香珠子,沉吟了片刻,才回答道:“他的夕颜种子并没有失去生机,不是吗?”

    听此回答,严玉白一愣,目光又转向了陈默,此时的陈默正躬身,小心的看着盆中的夕颜,那模样就和爱惜庄稼,认真种地的老农无甚差别。

    难道...严玉白皱紧了眉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用爱种植灵植一道?

    严玉白在这边神色已经变得震惊,却见李清江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说道:“可是,不也无甚效果?不然,你看看那边?”

    严玉白原本已在思考用爱种灵植的关键之处在哪里?听得师父这么一说,神色一下子‘哀怨’了起来,关键时刻喝什么茶,害得他人生观都差点儿颠覆了。

    这样想着,他已把目光移向了李清江所指的那边。

    那一边是列阵的南边,不管是华离,刘健还是精英弟子列队都几乎集中在那里。

    如今那一边,放眼望去,竟已绿油油的一片,十有八九之人都把夕颜催生出了嫩芽。

    这些人的手法倒是平常,所用的无非就是《聚光诀》,《小云雨术》,只不过有经验的灵植童子,会把握时机,也会根据经验知道夕颜在什么时间正确的需要,催生理所应当。

    种植术考校的可不单单是灵植术如何华丽,灵植童子也不可能掌握太过逆天的灵植术。

    看到此处,严玉白神色倒是平常,按照他的手段,若是去种植这夕颜,只怕早已催生出来。

    直到他看来刘健的影像时,神色才稍显郑重起来。

    夕颜的生长,称为夕颜五变,变得就是色泽,青绿墨黑蓝,发芽时为青色,开始生长时便变为绿色,随着生产的加快颜色就会逐渐加深,朝着后三种颜色蜕变。

    此时,刘健的双手掐动着一个奇怪的法诀,在夕颜的上方聚集着一小团云朵,在云朵的一旁,一道集中的光束又斜斜的照着,除此之外,在云与光之间,又一颗颗的颗粒浮现着,虽然隔着阵法,却能感觉到这些颗粒都充满了灵气。

    这法诀,严玉白竟然认之不出,他的震惊在于在只有少数夕颜成功发芽之时,刘健的夕颜已经为深绿色,眼看就要转变成为墨色。且叶发六片,六片叶之外还有少数的叶苞。

    这些叶苞能不能成功展开,严玉白不知道,可他知道的是夕颜能不能够升品,关键就在于夕颜叶片的多寡。

    五片叶片是为劣品夕颜,七片为下品,以此每增加两片,如无意外都能提升夕颜品阶。

    刘健手中的夕颜如此之早就已出现六片叶子,还有如此多的叶苞,升阶已为定局,这才是真正让严玉白微微震惊的原因。

    感觉到了严玉白的郑重,李清江神色轻松的说道:“这就是底蕴,那刘健所用灵植术是二品宗门霏月宗的《四季术》,强于他人倒也不算奇怪。”

    “《四季术》?”严玉白神色稍微放松了少许,看见刘健的表现,他在心中对比了一番,他或许能比刘健做得更好一些,但也好的有限,可在他心中刘健的天分实在够不上是他的对手。

    “对,《四季术》,霏月宗核心弟子能够学习的一部基础灵植术,别看是基础灵植术,却也能够算作黄阶上品的灵植术。”李清江平静的评价着,刘健在他心中也够不上是天分十分出色,而《四季术》虽然难得,他也能想办法为严玉白弄来一本,只等他基础再为牢靠一些。

    话说到这里,严玉白终于微微点头,灵植术也分品阶,一般的灵植宗门弟子所能学习的灵植术根本就不入品阶,能用黄阶下品的灵植术来种植夕颜,有此效果并不出奇。

    但也得承认,就算有了《四季术》,刘健对时机的把握也极为精准,因为夕颜这种特殊的灵植,最是考校对时机的把握。

    “刘健表现很是不错,但你重点应该看得是华离。此子或能成你灵植一道上最好的对手。”不能让弟子妄自菲薄,但也不能让弟子骄傲自满,目中无人,在这种时候,李清江还是少不得提醒了一句。

    严玉白不敢怠慢,目光转向了华离。

    华离并未施展像刘健那样厉害的灵术,但出手之间也很是不凡,只因为不管是《聚光诀》也好,《小云雨术》也罢,他竟都到了随手施展,并不需要掐诀的地步。

    发芽之时,这些灵植术只需要施展第一层,能够做到术法随心而发,除了熟练之外,定是将术法练到了极高的层次。

    按照一般的规律,就好比《聚光诀》总共十五层,灵植童子最多能练到第七层,七层以后那是灵植师的手段。

    看华离这样子,至少已经练到了第五层往上,而感觉他的修为波动也不过练气五层。

    此子极有天分!

    但这种在灵植术上的天分还不值得李清江如此在意,毕竟相对于整个灵植生产的过程,灵植术虽然重要,但并非绝对因素。

    他让严玉白看得是华离盆中的夕颜嫩芽。

    它虽不像刘健的夕颜一样,已经成长到了深绿之色,还是青中泛绿,快入第二阶段。

    但这株夕颜嫩芽却是无比的粗壮,生机勃勃,展八叶,且叶苞密密麻麻。

    一看见此芽,严玉白就如遭雷击——怎么可能?发芽阶段,就已展现如此潜力,照此算来下品夕颜已是绝对,说它会成为中品只怕大多数人也会相信。

    中品!这是灵植童子几乎触不到的阶段,华离竟然能够做到?他那株嫩芽是施展了什么手段才迸发出来的?

    严玉白拼命的回忆,也想不起华离有任何出奇的举动,只唯一记得他曾双手扶盆了片刻。

    这是怎么一回事?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