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13 张榜

13 张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默哥儿,默哥儿!”

    天还未亮,竹屋外便传来一阵呼喊。

    陈默听声音熟悉,应声出屋,只见门前站着一个身形略有些佝偻的身影,不是老张又是谁?

    见陈默出屋,老张憨厚一笑,只是神情之中却又掩饰不住的紧张,细观之下,眼圈也略略发黑,这在修者身上可是少见。

    陈默看得诧异,不由得开口询问:“张大哥,今日尚早,寻我可是..?”

    不待陈默说完,老张却是有些吃惊:“莫非默哥儿不知,今日是那张榜的日子吗?”

    “张榜?”这下换得陈默惊讶了,他久居竹屋,倒不知祭灵盛会后还有张榜这一说。

    看陈默模样,老张此时已经明了,陈默恐怕是真不知此事,便耐心解释道:

    “按惯例,祭灵节也是查验各童子成果之时。是以各灵田的收获都会被记录在册,再制成榜单,昭告于众。”说话间,老张不由自主的搓着手掌,仿佛这天儿极冷一般,而脸上的神色也更加的紧张了。

    陈默不语,眉头却已微皱,老张这般在意,看来这张榜一事极为重要,恐怕不仅仅是昭告于众那么简单。

    可还不等陈默发问,老张已经按捺不住,苦着脸说道:“默哥儿还是快些陪我走一趟吧,有个人在身旁相伴,看那榜单还能稍许安心一些。”

    “这榜按灵田的收获分为了优良劣三榜,优榜咱们就不用想了,分到良榜的话还算不错,门内会赏赐些许奖励,可若是入了劣榜,收获灵植不合格,说不得这灵植童子也会被剥夺,来年便不能继续打理灵田了...”

    陈默恍然,心中也是明了老张为何会如此失态了。毕竟他上山已久,却还只是一位灵植童子,若不是资历很老,人也忠厚,兼主动担起看管灵泉一事。恐怕这灵植童子的地位也难保全。

    老张资质和自己一样极差,这么多年下来,修为竟也没突破练气三层....若是今日张榜无法合格,老张的灵田极有可能不保,那空有灵植童子的身份又有何用?没灵田何来修炼资源?只怕从此仙路断绝,老张如何能不在意?

    看老张如此,陈默心中略微黯然。修炼修炼,如若资质不足,便是步履维艰。自己又何尝能够断定,数十年后不会变成现在的老张?

    “哎。”陈默暗叹一声,又说道,“我这就来。”

    空桑仙门极大,弟子极多,但除了师兄之外,也只有老张会在自己前去领取灵泉的时候,好意提醒两句,让陈默感到些许暖意。他记得这份情,所以一路上不时安慰老张,让他宽心。

    临近山脚,天色放亮,路上行走的弟子多了起来,老张的嘴唇也开始微微哆嗦,他哈了口气,朝陈默寒暄道:

    “默哥儿,怎么光说我了,我记得你灵田里种的是灵谷,昨日应该也收了吧?”

    陈默心知老张现在的心情就如同洪水中只有一块木板栖身,如若能在洪水中遇到另一人和另一块木板,想必就不那么害怕了。

    “没底。”陈默摇摇头笑道。

    这话倒不是为了宽慰老张。陈默入门不久,连祭灵张榜一事也是今天才得知,他如何能料到自己最终结果如何?

    不过与老张不同,陈默的心里除了坦荡,仍是坦荡。

    毕竟事在人为,既然自己已经尽力,那便听天由命好了。经历数次大难,如今的陈默心性已悄然改变,对他来说,除却生死之事外,再无大事。

    老张与陈默并不相熟,张榜在即这位默哥儿竟如此沉稳,不禁起了几分敬意,连带着他自己的心里也安稳了许多,颇为神奇。

    聊着聊着,不觉沐灵峰以至。两人随其他弟子脚步,来到山脚。入眼即是一座巨大山门,似以整块青石劈凿而成,古朴大气,比之陈默昨日在山顶所见的大门还要雄伟壮观。

    其上有一块三丈见方的大匾,顶端雕有一桑树,开枝散叶,匾面像是用上好的美玉打底,无暇晶莹,上书“空桑祭灵”,下面却不现其他半个字。

    许多灵植童子早已等候在此处,俱都是翘首以盼,急切不安的样子。其中有些人眼见得陈默过来,原本相谈两三人皆停下话端,默默避开,有人交头接耳中还带着“又是那个陈默”,“此人竟也厚颜来此”的字眼。

    陈默无甚所谓,既然这些人主动让路,他倒也乐得不用挤进人群,仍旧一副坦荡模样。

    一旁的老张却明显有些局促,身影更有几分蹒跚,低埋着头,好像这些好事弟子冷嘲热讽之人是他一样。

    不过,令陈默意外的是,老张虽窘迫,但却并未和他拉开距离,两人站定之后,老张还小声开口道:

    “默哥儿,不用管他们闲话。”

    陈默有些哭笑不得,老张如此紧张,竟反过来安慰自己,真不知说他是心善还是木讷好。他只是笑着点点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往心里去。

    时间慢慢过去,远处的云海泛起一片璀璨朝霞。一众弟子聚集在巍峨的山门前,聚精会神地望着山门上的玉石匾,生怕一不小心就看漏了什么。

    在这么拥挤的山路上,陈默周遭两三米倒甚是清净,除了老张之外,无其他人踏足,像是一旦靠近了他,就会惹上什么瘟疫一样。

    众人等待了许久,一直从朝霞满天,到落日熔金,大半天的功夫一晃眼就过去了。

    “怎么回事?”老张有些奇怪,一众弟子同样交头接耳,霎是不解。往年不都是正午之前出榜,为何今日直至黄昏却还不见动静?

    难道今年不张榜了?

    巧的是,便在这时,山顶传来一道浩然铜钟声,很快,玉石匾上开始显露奇怪金光,令一众弟子心头石头落了地。

    陈默闻声也抬头看去,发现金光之下慢慢显示出字迹来,先是三个大字将玉石匾分成了三块,分别是“优”、“良”、“劣”,其下也立即开始显示出一个又一个人的名字来。

    “默哥儿你入门尚早,这祭灵榜中,优榜一般只有三位,你看那三个人的名字就快显现出来了。”

    看陈默有些疑惑,老张在一旁低声解释道。

    陈默循声看去,发现果然如老张所说,玉石匾上“优”字下方,不多不少,正有三人的名字,一旁则是他们所种灵植。

    “黄级中品,寒云鳞参!”有弟子传来惊呼,“好久没看见有师兄种出这等灵植了!”

    “还有黄级下品的惊雷根呢,乖乖,竟将近两斤!”

    平日里这些灵植连种子都很难一见,如今真有人种了出来,引得人群一时间喧闹了起来,俱都惊讶谈论。

    熟读《空桑仙路志》的陈默当然知道,要种植出这些灵植,步骤可谓万分繁琐,一个细节出错便是功亏一篑。并且除却单纯经验之外,还要求种植者的修为不低,才能施展出各种辅助灵植生长的灵术。

    陈默修为有限,经验浅薄,自知现在就算给他种子,也几乎没有把握种出这些灵植,位列“优”榜上的三人,确实是实至名归,不怪众人惊讶。

    “默哥儿,像他们这样名列优榜之人,天赋了得,不仅将来入了内门能得到重重栽培,而且张榜之后还能得到门内赏赐的一枚黄级下品灵植种子。”

    老张仰望着玉石匾面,语气里不无羡慕,他在仙门这么多年,却从没有一次能位列优榜。

    听着老张的话,陈默心中也是一动,进入内门之后怎么样他不在意,只是优榜竟还奖励黄级下品的灵植种子,这倒让他很有兴趣。

    可优榜哪是那么好上的,若是奋而努力,能在三五年内入得优榜一次,陈默就已经很满足了。

    很快,“优”榜三位俱已显现,金光熠熠,这代表祭灵盛会前三已定。紧接着,“良”榜也开始散发金光,一众童子再次停下谈论,注视玉石匾。

    毕竟人人都有自知之明,大多数弟子只求能列到良榜里就已知足,故一个个皆聚精会神,在玉石匾上搜寻着自己名字的踪影。找到之人无不大松一口气,仍未发现的童子则不禁焦急起来。

    老张也是如此目不转睛,但却比他人更加紧张,陈默看到他插在袖子里的双手又开始微颤起来,而且幅度还越来越大,令人不禁有些担心他会不会将袖子扯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