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大界果 > 113 暗涌(下)

113 暗涌(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华离?”陈默无心,却也听见了这个很是陌生的名字。

    在灵植一脉呆了两年,相熟之人也不少,陈默是真的从未听见过有这样一位师弟。

    既然能晋升内门,实力绝对不错,却不想宗门内还有比自己还低调的人?

    想到此处,陈默不由得看了一眼华离瘦小的背影,他自然不会以为古河也是来晋升内门弟子的,因为古河本身就是。

    但这华离能让这自持身份‘尊贵’的古河亲自送来获取灵植童子的身份,可见古河对他的重视。

    “说不得在灵植一道上颇有天分。”陈默想到了许多,可从心底不在意,唯一能让他生出几分兴趣的也唯有灵植一道了。

    可古河注意到了陈默的目光,心中却是另有一番计较了,不由得开口道:“陈师弟,同为空桑仙门中人,既然我身为师兄不得不好好提醒你一句。”

    陈默诧异扬眉,不懂这古河为何那么啰嗦?

    “千万别把祭灵节的榜单看得太重要了。那是没本事的人才需要争的东西,有本事的天才没人在意那个。”古河说完这番话,大有深意的看着陈默。

    陈默皱眉,之前这个人就说祭灵节的成绩算不得什么?如今又拿来重复一次,想要提醒自己什么?

    陈默和周轻旋自火窟洞以后,再无接触。他不认为古河还会把周轻旋一事放在心上,事事与自己过不去。

    那解释下来,唯有一个目的,实则是想要通过自己,试探一番师兄和师父的真实心意?看他们是否真的想要‘染指’灵植童子大赛?

    “陈默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对此,陈默只是如此回复了一句,便再无兴趣与古河说下去。

    但古河目光一凛却是踱步到陈默身前,小声的对陈默说道:“的确不用放在心上。我空桑仙门中真正灵植天赋高的童子只怕你师父也未听说过。灵植童子大赛怕是他要抱憾而归了。”

    “其实,安心修行就好。天才若你师兄,门中也不会短了他什么。而李严长老,也何必因为这些闲事,影响心境,耽误修行呢?”古河目光闪动,说完这番话,便深深的看着陈默。

    “陈默参加灵植童子大赛,只是想考校一番自己的实力。与我师父师兄何干?古河师兄多虑了。”陈默神色平静的说完这番话,便抱拳离去,在那边已有弟子做好了陈默的身份铭牌,唤了一声陈默。

    领了身份铭牌,陈默便转身离去,倒是古河望着陈默离去的背影,收了扇子,神色阴沉了下来。

    此番大赛关系到中心界,更关系到...太上二老长是绝不容许此事有失的。

    其实对于陈默,古河并未放在心上。把陈默放在心上的是他那位亲传弟子的师兄。

    可这一切也并非因为陈默,而是因为李严长老这个人太让人猜之不透。

    想起李严,古河的神色也不由得肃然,这位笼罩迷雾的长老就连太上二长老也十分在意,称看不透其实力几许。..

    实力倒也罢了,反正够不着金丹。关键是这李严长老收徒的本事,一个天赋近‘妖’的叶飘零,一个不幸夭折却曾经震动门内的纯火灵根弟子,还有这个陈默。

    看似不起眼,灵根道品听闻也不怎么样,但那祭灵节的表现已出乎人意料,古河口中说着不在乎,事实上怎能不在乎?一个才接触灵植的人竟然取得了那样的成绩?

    就是这样一个李严,自身实力让人猜测,收徒个个出类拔萃,堪比传说中的三品以上宗门,他能安心当个闲人?真的不插手门内之事?

    古河越想越觉心境,看着陈默逐渐远去的背影,发现自己连陈默也有些看之不透了。

    好在想起了华离,再想起了门中其他派系也有的天才灵植童子,古河觉得就算陈默是李严的秘密手段,只怕到时候也要失算。

    ————————分割线——————————

    陈默自然不会知门中这些复杂。

    即便知道了,他也不会放在心上。不知从何时起,师兄叶飘零的做事风格已经深深的影响到了他。

    那便是,只需朝着前方的目标前行,其它事理它做甚?只要实力足够,自己想要的,谁也夺不走。

    陈默如今关心的只有修行,而每一日在废寝忘食的修炼中也过得飞快。

    直到他晋升灵植童子后的七日后,老张头登了门,说是秦老吩咐他上门一趟,才让陈默恍然想起,自己晋升了,竟然忘记了告诉秦老一声。

    赶紧沽了两壶好酒,往藏灵阁赶去。

    赶到藏灵阁时,陈默远远就看见藏灵阁檀木大门虚掩着,走近推开檀木门,发现阁中静无人声,仔细瞧去半个人影都没有。

    陈默心中一动,想起之前秦老考教自己灵术讲解修行时便将所有人都清了出去,此次同样清了阁中人,想来唤他是有要事。

    这是秦老第二次如此了,陈默心中流过一丝淡淡的暖流,秦老的诸般照顾,他又怎会不知?倒是自己有些忽略秦老了。

    想到此处,陈默便忍不住大步朝着阁后秦老躺椅所在的地方走去,却不想,刚一拐角,就忽有一物飞来,陈默未曾防备,躲闪不及,额头被狠狠砸了一下。

    那物咣当一声落地,陈默看去,却是一个酒壶,再抬头时,正见阁楼中不远处,秦老正悠闲地在躺椅上吧嗒着烟袋锅子,半睁着眼睛,不咸不淡的看着他。

    陈默捂着额头,有些讷讷的,心中愧疚,更不敢质问秦老为何砸他?

    倒是秦老吐了几个烟圈,语带讽刺的说了一句:

    “小子,老夫还以为你不会来这藏灵阁了呢。”

    听了秦老这话,陈默愧疚更甚,快步上前,急忙将两壶好酒递了上前,诚恳道:“秦老,是小子的不是.....”

    秦老未等陈默说完便冷哼了一声道:“你哪里不是了?说起来,你和老夫无亲无故,你晋升灵植童子关老夫何事?回山门自也无需跟老夫知会一声!你小子都无须把老夫放在心上。”

    “不过,这倒也罢了,灵植术你也不学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