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厨道仙途 > 第515章 新仇旧恨

第515章 新仇旧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与其如此,我还不如大方一些,何况用这个沙漏计时,准确程度,远远没有办法,与手机的计时app相比,如此一来,就算他们也能熬制出精品筑基灵粥,但成功率必然远不及我,光是这中间的差异,就足以让我占据主动了。”宋皓说这番话的时候,显得胸有成竹,显然他这么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原来如此。”云仙子点了点头,这一点倒是自己考虑欠妥:“宋前辈,是我着相了,看不出来呀,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猾,真是士别三日,让人刮目相看啊!”

    宋皓:“……”

    “仙子,你究竟是在表扬还是在损我?”宋皓一脸无语之色。

    “这个,随你怎么想,你可以认为是在表扬你,当然,如果认为我其实是在损你,那也完全没有问题。”

    “好吧!”宋皓扶额,觉得这个问题还是不要与对方纠缠,较为明智。

    总而言之一句话,对宋皓来说,精品筑基灵粥之事,已告一段落,而自己这次因祸得福,收获非同小可,唯一令人不愉快的,便是将青丹门得罪得狠了,对方对自己恨之切骨,不过没关系,正如师尊所言,对方如今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一时片刻应该也不敢来找自己麻烦的。

    至于未来如何,现在烦恼了也没有用处,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何况自己是仙厨联盟少主,本门不可能对自己的安危置之不顾,所以肯定会有办法的。

    烦心事不要想,自己今天已经够累了,宋皓决定犒劳犒劳自己,于是他挥手发出一张传音符,让人先给自己送来大量的美食再说。

    《吃饭修仙》就这点好,大快朵颐的同时,还不影响修炼,可谓一举两得。

    ……

    宋皓心情很不错,然而事情真的已经结束了么?

    未必!

    与此同时,在仙厨联盟总舵的另一边。

    前文已说过,仙厨山绵延千里,故而该派的总舵,占地极为广博,险峻陡峭的山峰数不胜数。

    天奇峰便是其中的一座,该山高千丈余,不仅险峻,而且所在位置的灵气十分浓密,普通的弟子未经允许,可不敢擅闯此地。

    原因无他,这是内门许长老的领地。

    没错,便是那慈眉善目的老者,曾对宋皓大加赞赏来着。

    说起这许长老,在仙厨联盟那也是鼎鼎大名的人物,论入门的时间,比百味真人还早,修为也高,据说当年,他差一点就问鼎掌门宝座,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却败给百味真人了。

    那一段时间,许长老十分不满,时常口出怨言,令百味真人也头疼无比,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又想通了,反而变得和颜悦色,转眼时光如梭,百年已过,这位许长老虽然没能成为掌门尊者,但在门中所拥有的声望,也非同小可……

    此时在他洞府的大厅里,许长老盘膝而坐,而就在他身前不远,却站着一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来着。

    那人年纪最轻,却居然也是一位金丹老祖,不过气息比较弱,刚刚金丹初期,而且看上去应该是晋级不久,连境界都不是太稳固。

    此人名叫许越,乃是许长老的弟子,同时还与他有着血缘关系,乃是许长老在世俗唯一的后人,机缘巧合,被其收入门下的。

    此时许越的脸上满是焦躁之色,终于,他转过头颅,缓缓的开口了:“师尊,照你这么说,那姓宋的小子已得到了所有长老的认可,如今是坐稳本门的少主之位了。”

    “不错,就今天的表现而言,那小子无懈可击,确实得到了所有长老的认可与满意。”慈眉善目的许长老叹了口气,然而不知为何,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却给人几分阴森之意。

    “可恶!”许越的眼中仿佛有火光冒出:“那如何是好?原本百味那老家伙,所收这几个徒儿,都不成器,如此一来,我就有机会成为本门少主,没想到半路上却杀出个程咬金,难不成要眼睁睁看着他抢了我的宝座?”

    许越恨恨的说。

    “那姓宋的小家伙确实了得,也不知道是真的大方,还是狡诈到了极处,总而言之,他确实得到了几乎所有长老的认可,一时半会儿,确实拿他是无可奈何。”许长老叹了一口气的说。

    “你是说拿他没有办法,哼,这却未必。”那许越有些不服气,脸上露出一丝凶狠之意。

    “徒儿,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此事不可以任性胡来的,那姓宋的小子是本门少主,你如果想要对付他,一旦身份暴露,可是没有办法收场的。”许长老霍然睁开双眸,对于自己这后人加徒弟,他实在是太了解了。

    “身份暴露后,后果自然是非同小可,但假如做得足够隐蔽,或者嫁祸给青丹门呢?”那许越却并没有因此退缩,嘴角边反而露出一丝不以为意的神色。

    “这……”许长老听了,脸上露出一丝迟疑,或者说,他也认为这是一可行的计策,不过少顷,他还是摇了摇头:“不行,这么做冒的风险太大,徒儿,你不可以玩火。”

    “玩火?”

    那许越却怒了:“师尊,当年如果不是百味真人,原本你才应该是仙厨联盟的掌门,对方从你手里抢走了原本应该属于你的宝座,如今他的徒儿又想要故伎重施来着,这……你能忍?”

    这句话立马勾起了许长老心中的新仇旧恨,他的脸色,变得阴霾以极,有道是,话糙理不糙,当年,自己忍受了莫大的屈辱,如今怎么能让旧事重演呢?

    如果什么也不做,自己这一百多年来的忍气吞声,岂不是丝毫回报也无?

    俗话说,饿死胆小,撑死胆大,与其受这样的屈辱,不如冒险一搏,何况徒儿所言没错,富贵险中求,只要计划周密,做的时候干净利落,将此事嫁祸给青丹门也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好,徒弟,那为师也不拦你,记住,一定要做得天衣无缝。”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