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当警察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好大一个烂摊子

第六百三十七章 好大一个烂摊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警署办公大厅。

    叶兆良刚一露头,左胳膊吊着绷带的滑稽造型,就亮瞎了一众吃瓜群众的狗眼。

    “吓,这条疯狗怎么搞成这样?不会是出门踩屎摔的吧?”某好事的组员猜测道。

    “摔的?!摔的话能摔成这样?拜托你有点见识好不好!”

    同伴立马发表了不一样的意见:“我觉得他应该是出门未烧香,开车跟人家撞了,你瞧瞧鼻子旁一滩瘀青还在呢,铁定是安全气囊弹的。”

    “你们别乱猜了,叶总督察晌午时候和组长干了一架,脸是被拳头揍的。”阿文受不了楼上胡乱猜测,忍不住把在会议室发生的殴斗事件透露了出来。

    但是,他左胳膊怎么会骨折的就不太清楚了,当时明明就是挨了一顿老拳而已,并没有达到缺胳膊断腿的地步。

    “组长?!哪个组长这么狠?!连o纪最有名的疯狗都敢打?”楼上同仁显然被阿文的八卦惊到了,要不是阿文是有名的老实人的话,他都以为前者是不是在胡编乱造,满嘴跑火车了。

    “还能有哪个组长?!我们a组最近的组长不正是刘建明刘总督察么?”阿文一脸明知故问的表情。

    “可是……刘组长不是辞职了么?怎么还敢公然殴打叶总督察?”同仁完全不能够理解。

    “那是因为我们的组长现在已经是国际刑警了,那条疯狗有胆到国际刑警港岛分部中心局去闹?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

    阿may听到楼上几人在谈论最最崇拜的刘组长的话题,忍不住亲自凑过来插嘴道。

    “不会吧?!刘组长已经高升国际刑警了?!啧啧啧,高人就是高人,怪不得二话不说就甩撂子不干了,原来早就找好退路,准备跳槽了。能干国际刑警的话,谁干港岛警察啊?国际刑警薪金那么丰厚,干一年抵得上普通警察四五年,还可以全世界公费旅游,我哪天有幸被录用的话,我睡着都能笑醒。”

    同仁满脸羡慕的yy道。

    “兄dei,天才黑而已,还没到睡觉的时候呢,拜托先醒一醒吧。”

    信息技术科的神童刚巧路过,听到楼上在yy马上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然而——

    一阵皮鞋的脚步声传来。

    “怎么回事?!啊!?怎么都聚在一起聊天打屁,当警察就不用干活了啊?!我交代你们的工作都完成了吗?”

    叶兆良喷着唾沫星呵斥道,狗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气不打一处来。

    姓刘的王八蛋真的是太烂了,本人烂的可以也就算了,带出来的手下也一个比一个烂,全部就知道偷奸耍滑。

    绝逼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典范,整个a组散漫的一逼,烂摊子还要自己一点一点的收拾。

    姓刘的自己不干也就算了,还把屎一样的烂摊子留下来坑自己,替他擦屁股,真的是上辈子欠他的。

    所有吃瓜群众立刻做鸟兽散。

    叶兆良招手叫住阿文:“阿文,我让你们调查的事情现在有进展了吗?”

    阿文回答道:“报告叶sir,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最先感染病毒的患者是夜场出台的两名小姐,她们的领班我们已经把她传唤到了警署,艾瑞克正在给她做笔录呢。”

    “哦?!”叶兆良有点小惊讶,看来这群手下也不完全是废物,还是有废物再利用的可能的。

    他马上问道:“有了新的线索干嘛不通知我?”

    阿文有点委屈道:“叶sir,我们打了你好几个电话,可是一直无人接听,不信你可以看看手机来电记录。”

    叶兆良立刻尴尬了起来,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自己正在忙着和女友玩“s/m”呢,哪有空接电话啊。

    “咳!咳!那我们过去看看吧。”叶兆良只能假咳了两声,随便就揭了过去。

    来到前厅,果真看到办公桌前艾瑞克正在给一名老鸨子做笔录。

    “你就是那两个小姐的妈妈桑?”叶兆良走到面前问道,随手就把做笔录的艾瑞克赶了过去,往他的位置一坐。

    “是啊,怎么了?你是哪位啊?”老鸨子叼都不叼他。

    “我是这起案件的总负责人,我姓叶,”叶兆良自我介绍了一下,单刀直入:“你的两个小姐已经快死了,知道为什么不?”

    “啥?!快死了?!”老鸨子吃了一惊,气场为之一滞,立刻被他带了节奏。

    “我听说她们不是生病了么?”老鸨子问。

    “没错。”叶兆良向阿may招了招手,“把那两个小姐在隔离房里的照片拿给她看一下。”

    阿may取来几张照片,往桌面上一摊。

    老鸨子瞧过之后差点吓尿了,那哪里还有人样啊,要不是容貌还勉强可辨的话,她都不敢相信那是自己手底下的“红人”了。

    “长……长官,她……她们怎么会这样?”老鸨子说话都不利索了,实在是太可怕了,这倒底是什么病,才能把一个活人变成类似于外国电影上的“丧尸”一样的存在啊。

    “这下你知道案件的严重性了吧?你不想跟她们一样,就得跟我们说实话。”叶兆良道。

    “我说实话……我实话。阿sir你要问什么尽管问吧。”老鸨子拍着胸口保证道,十足真金。

    “很好,”叶兆良点了点头,享受所有下属惊叹的目光,颇为满意。

    哥怎么说也是曾经的警界新星,手段哪里是你们这群家伙能够学习得到的。

    “病发之前,你手下的这两个小姐是不是同时找过某个人出钟?”他问。

    “这个……”老鸨子皱着眉头,有点为难了。

    “我手下的靓妹生每天生意少说也有四五个,多的时候十来个,最近找过她们两个出台的,加起来差不多要有二三十个吧?”她说。

    “不是吧,这么多,那……她们怎么受得了的啊?”阿may忍不住插话道,她实在想不出一两天内这么频繁的ml,会有什么样的人生体验。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再说,女人的事情,你一个男人婆懂什么?”叶兆良瞄了她一眼,道。

    阿may心中不服,想要辩解,身后的阿文连忙顶了她一下,示意她不要捣乱,自讨苦吃。

    “那你看这个人你认不认识?”叶兆良拿过一张照片,摊到了老鸨子的面前。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