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当警察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善恶到头终有报

第三百八十九章 善恶到头终有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钥匙!”

    陈浩南枪口戳了戳丁瑶的太阳穴。

    丁瑶乖乖的把车钥匙扔了过去。

    山鸡接住以后,果断开门上车。

    陈浩南把丁瑶往众人面前一推,瞬间溜进车里,关门大吉。

    山鸡发动汽车“嗖!”的窜了出去,众人阻拦不迭,只能目送越来越远的汽车尾灯望洋兴叹。

    只有丁瑶低着头,一抹笑意逐渐爬上了嘴角。

    ……

    飞驰的丰田车里。

    山鸡拍着方向盘,“我挑!我挑!我挑她老母的香蕉巴拉!”

    他真的不甘心啊,白白的就背了一个特大号的黑锅,还一时间争辩不了。

    天下之大,哪里还有自己的容身之处啊?

    陈浩南更是无奈,本来还指望投靠山鸡能东山再起,谁知道却背了一个更大的锅,惹上更大的麻烦,都不知道路在何方。

    山鸡把牙一咬,“阿南,不要灰心!我们还有其他的路。你跟我去深圳,那边我还有一彪兄弟,而且我表哥也一定会挺我。他吗的,敢摆老子的道,老子一个都不会放过。老子直接绑几颗巴拉到他们家里,炸死他们全家!”

    他凶光毕露,甚是骇人。

    陈浩南摇了摇头,闭上眼睛,头枕在靠背上。

    他现在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努力了这么久,却越来越糟,越陷越深。

    他都不知道如何去反击,难道真像山鸡说得一样,绑上炸弹去跟人家同归于尽?

    说笑的而已……

    他真的好累啊……

    好想就这么放弃,去地下陪兄弟一了百了。

    但是血仇不报,又走的不甘心。

    正纠结着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

    车速降低了下来。

    陈浩南,“怎么了,赶紧走啊?”

    山鸡苦着脸,“我也想走啊,但是没油了。”

    “啥?!”陈浩南一头的黑线。

    山鸡,“要不,我们找地方加油吧?”

    “来不及了,”陈浩南指了指后视镜。

    里面,一辆警车闪烁着蓝红色的警灯追击而来。

    山鸡眉头一皱,“怎么会这样?”

    陈浩南深深的无力,这一切都是人家早就设计好的,就等着自己俩人上钩的。

    恐怕,现在追捕的警车也是。

    他实在不明白的是,警察怎么可能会跟丁瑶联手坑害自己两个人,这倒底是为什么?

    “南哥,我们怎么办啊?”山鸡急了,

    警笛声大作,警车越来越多,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条子,而且就好像知道自己在这里一样。

    好巧不巧,车子也没油了,跑不动了。

    陈浩南,“弃车,重新拦截一辆!”

    不用说,丁瑶的这部车,必然被做了手脚,除了油箱,车上肯定还有追踪器。

    俩人紧急停车,开门下车,妄图重新劫持一辆车,作为逃亡工具。

    但是——

    附近除了警车,没有一辆车经过这里。

    哪怕是一辆助力车。

    山鸡,“完了,完了。今天彻底栽了!”

    望着越来越近的大批警车,越来越响的警笛声,他已经几乎绝望了。

    陈浩南侧着脑袋一望,看到街边刚巧有一家幼儿园。

    他狗急跳墙恶向胆边生,一拉山鸡,“走!我们去里面!”

    两个凶徒,凶神恶煞的闯进了幼儿园里。

    一众警车把幼儿园前后左右围了个水泄不通。

    刘建明从指挥车里一步跨了出来。

    郑小峰上来敬了一个礼,“刘sir,歹徒逃进了幼儿园里。”

    刘建明点了点头,踏着皮鞋大步走到幼儿园门口。

    张子伟递过来一只扩音喇叭,刘建明接过来以后,对着里面义正言辞的高声叫道:

    “陈浩南、山鸡,你们给我听好了!你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插翅难逃!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立刻弃械投降,接受法律的严惩。否则,格杀勿论!”

    幼儿园里。

    山鸡,“咦,学生都跑哪里去了?”

    陈浩南四下搜寻了一下,发现前面一个班级似乎有人影闪动。

    陈浩南,“他们都躲在那里!”

    山鸡把手一伸,“枪借我,我去抓几个小孩子过来,姓刘的胆敢嚣张跋扈,老子就杀几个给他看看!让他知道,那些孩子都是为他而死!”

    陈浩南把手中的M1911A1手枪交给了山鸡。

    山鸡右手握枪凶巴巴的就走进了教室,大嘴一张,正要发威……

    突然——

    “嘭嘭嘭嘭——”

    “砰砰砰砰——”

    噼里啪啦的枪响像炒豆一样,山鸡惨叫着,浑身不断爆出血花,跳起了死亡的舞蹈,每一个弹孔里都有血水往外瑟瑟的流淌。

    “山鸡——”

    陈浩南厉声大叫,眼泪瞬间飙了出来。

    所有的兄弟,除了恩断义绝的包皮以外,已经死绝了。

    “噗通!”

    山鸡颓然的掼在了地上,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几乎成了血筛子,圆睁着怪眼,死不瞑目。

    教室里根本就没有学生,而是全副武装的警察。

    望着越来越近的警察,陈浩南拔出了仅剩的一把M1911A1手枪,

    枪口抵住了自己的太阳穴……

    他深恨自己不能为兄弟们报仇,既然如此,就让自己下去陪他们,日后还做兄弟。

    “陈浩南!”

    刘建明带领众警员大步而来。

    陈浩南望向刘建明。

    刘建明瞪着他,“你还不知道你做错了么?死不悔改?你看看你的兄弟,全部为你死光了。”

    “我为包皮感到欣慰,他能迷途知返,知道回头是岸,重新做人。”

    “而你比包皮聪明很多,却为什么要一错再错?”

    “我不要你教训我!!!”陈浩南挥舞着手枪大吼,“我陈浩南哪点比不上你?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是铜锣湾的扛把子了。我早就可以出人头地。”

    “你为什么要偏要多管闲事?为什么?!”

    “你们当警察的,何时能够明白我们矮骡子的心态?你出生高贵,何时明白我们住屋邨,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

    “呵呵呵!”身边的张子伟却笑了起来,“陈浩南,你脑袋犯傻了吧?还自诩聪明,难道你就没有私下去了解过我们刘sir是什么样的人?”

    “我跟你讲,我们刘sir的生活不比你好!”

    “我们一个村子张大的,刘sir无父无母,东一口西一口,是全村阿叔阿母养大的。”

    “他何时怨天尤人过?何时有报复社会的倾向?”

    “做人就要像刘sir一样,行得正,做的直。别给自己犯罪动机找借口。”

    “你的几个兄弟作恶多端,死有余辜!还想向刘sir报复,你问一下全港的警察答不答应?”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