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当警察 > 第二百一十二章 血字战书

第二百一十二章 血字战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卧室。

    “晶晶睡着了吗?”刘建明问道,脱掉身上的衬衫,赤膊露出一大片小麦色的后背。

    阿芬瞧的脸颊飞红,心神荡漾,好久才反应过来,垂首说:“睡着了,睡的很香。刚才说梦话,说让你明天还带她去海洋公园玩呢。”

    “好啊。最近刚巧也没太多的事,就多陪陪你们。”刘建明说着,搂住了阿芬的腰肢,入手顺滑,柔软,非常的有弹性,还得寸进尺的摸向不可描述的地方……

    “哎,等会。”阿芬抓住了他的手,白了他一眼,细声细语的说道:“你身体才刚刚好,多休息一段时间吧……”

    刘建明一语双关的说道:“我早就休息够了。”

    “哎,等等。我还有点事跟你说。”阿芬挣脱了开来。

    刘建明有点不悦,说道:“啥事。”

    阿芬拿了一张小本本塞到刘建明手里,撩了一下秀发,说道:“这是你以前给我的存折,我拿里面的钱租了个铺子,开了家小服装店,钱我已经赚回来了。加利息都存在这里。现在还给你,谢谢你。”

    刘建明一听,心想:“乖乖个咚滴咚,原来阿芬还不完全是花瓶啊,还会做生意。我把钱借给她,就没打算要。现在还连本带利还回来了,啧啧啧。”

    把存折又退还到她的手中,说道:“阿芬,真没想到原来你还会做生意。这钱你还拿去,我现在又不缺这么点钱。”

    谁知,阿芬又把存折塞了回来,难为情的说:“阿明,你帮我们母女已经够多的了。我不能再要你钱了。我现在已经足够可以照顾自己了……”

    刘建明没有接存折,而是望着她的眼睛大声说:“那你是不是打算彻底跟我撇清关系?!你以为我刘建明对你们只是怜悯、同情?你以为只是这样?”

    阿芬捂着存折,低着脑袋不说话。

    “那好,”刘建明指着床头的茶几说:“存折放在这里,你们走。”

    阿芬抬起头,连忙说:“阿明,我不是那个意思。”知道刘建明真的生气了。

    刘建明心想:“老子诚心诚意帮助你们,帮你们母女度过难关,你到好,还以为老子是为了啥不可告人得目的,是看你们可怜施舍你们。大街上那么多无家可归,那么多陷入绝境的家庭,老子为什么不去帮他们?”

    越想越来气,刘建明说道:“你不走,我走!”说完,就朝门外走去。

    阿芬大惊失色,大叫一声“阿明”,从后面抱住了刘建明的后背。苦苦哀求说:“阿明,是我不好。我真不是那个意思,真的不是。求求你,别生气了。存折,我还收好,行不行?”

    刘建明不睬她。

    阿芬转到他面前,捧住脸颊亲了一口,软软的,很湿润,又哀求说:“好不好嘛,别生气了。”

    刘建明点了点头,摸着她滑腻的脸颊,笑着说道:“我怎么会生气呢,逗你玩的。这样吧。”

    想了想,又说:“存折里的钱就当我的投资,算我的股份。我的银行卡里还有一百多万,你有多大能力就干多大。赚了算我分红就行。”

    阿芬喜出望外,开心的像个初经人事的少女:“真的?!太好了!阿明,我……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不知道怎么感谢我?”刘建明看着她,说道:“很简单啊!”

    “啥意思?”阿芬眨巴着眼睛,睫毛一颤一颤的。

    刘建明直接把她横抱了起来,用行动告诉了她。

    “啊呀,讨厌……轻点……嘻嘻……好痒……”

    ……

    次日,早晨。

    刘建明舒舒服服的睡了个大懒觉,掏出被窝里的平角裤穿上,赤膊撒着拖鞋走进了洗手间。

    厨房传来煎鸡蛋的清香,还有面包烘培的麦香。

    刘建明打开水龙头洗脸。

    阿芬听到动静,探出头来,笑着问:“醒啦,洗好过来吃饭。”

    “嗯。”..

    刘建明应了一声,凉水一激人也清醒了很多,抬起头,看清看到镜面上的时候,突然惊呆了——

    一股无法言喻的心悸感在心底蔓延,直透脑髓。

    只见镜面上,有几个血红的大字:“三年之后,血债血偿!”

    书写它的是一支口红,好端端的摆放在梳妆台上,这支口红,自己明明记得是放在阿芬的包包里的,昨天她还拿来涂嘴的。

    刘建明简直无法呼吸,心中飞速的盘算:“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八面佛和天养生几个人不是全部死了吗?难道是缅娜?现在只有缅娜不知所踪。”

    摇了摇头,很快否定了这个猜想:“能够悄无声息潜入家中,一定是个高手。是高手中的高手。缅娜病残之躯根本不可能做到,即使全盛状态也做不到。她太弱了。一定是其他人。难不成,天养生四人组有漏网之鱼?”

    阿芬端着餐点走了出来,看到刘建明在发愣,问道:“阿明,洗好了吗?洗好来吃饭吧。”

    刘建明心中一激灵,连忙用湿漉漉的毛巾抹掉了镜面上的红字。

    阿芬问道:“阿明,你在做什么?”说着走了过来。

    刘建明回答:“镜子有点不清楚,我擦擦干净。”擦完后,把毛巾放在水龙头,水流下,来回的搓揉。

    阿芬说:“咦,我的口红怎么在这里?我起来找了好久了。可能我昨晚忘在这里了吧。”说着,伸手去拿口红。

    刘建明连忙说:“别碰!”

    阿芬吓了一跳。

    刘建明说:“这牌子太l了,等下我给你重买一支。对了,晶晶呢?”

    阿芬说:“我送她去上学了。”

    刘建明点了点头,说道:“帮我拿瓶酸奶,我们吃饭。”

    “哦,好。”阿芬走了开去。

    刘建明拿毛巾包着口红,扔进了垃圾篓。

    ……

    一整天,刘建明都是魂不舍设的,刚刚在总部警署得到消息,天养生四人组百分之一百确认死亡的只有两个人,天养义和天养志。

    天养思,四人组唯一的女人和吴京大哥——天养生,两个人的尸体都没有找到。

    刘建明暗恼自己太得意忘形,连对手的生死都没弄清楚,就放松戒备,险些乐极生悲。

    刘建明心想:“天养思那个女人,虽然也很强,但是没有多少心机,双属性战斗力(近战、远程)也比我差的多。上次不是有人接应她,我就逮住她了。她倒是不足为虑。怕就怕躲过一劫的是天养生。”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