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木叶之最强人类 > 第六十九章 营救行动,弎

第六十九章 营救行动,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砰!”

    一巴掌重重拍在桌上,上面摆放的杯盏就是一跳,铛啷作响。

    “混说什么,你当我是那种没骨气的孬种,拿自家弟弟作伐不成。”

    宇智波牧恼火的剜了嬉皮笑脸的的弟弟一眼,明知道是故意激他,却还是没能忍住脾气,发作了起来。

    “罢了罢了,想去就去吧,不过,多带两个人去,云忍敢对九尾人柱力下手,出手之人绝非弱者想,小心别阴沟里翻船,还有火影大人那边定然会有动作,你小子可别惹出事来。”

    叮嘱着宇智波野,心中悄然叹息了一声,宇智波牧知道这次他们是注定要搅和进这场戏里面了,寻思着这场大戏会以怎么样的方式落幕。

    宇智波野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之色,他天性跳脱,最喜这种热闹差事。

    当下匆匆应了几声,便飞也似的跑出去招呼人手。

    ————

    “呼!”

    换了一口气,观月稳稳的站在大树上,抬眼透过交错密布的枝叶,可以看见天中那一轮皎洁如白玉盘的明月,清冷的光辉映在眼眸之中。

    他闭上了双目。

    神乐心眼!

    奔走到了脑海中的地图尽头,他再次探索起乙羽留下的蛛丝马迹。

    “咦!”

    惊呼,观月瞪大了眼睛,他感应到了两道微弱的几欲熄灭的查克拉,都是那么的熟悉。

    他当即提气,瞬间弹射出去,几个跳跃就消失在原地,不过六分钟的时间,就出现在血气冲天的林中。

    “水门!”

    “乙羽!”

    没忍住喊出了声,但是两人都没有回应,气息衰弱到了极点,要是再不救治,怕就成不了不多久。

    他眉头挽成了一个疙瘩,却并未手脚慌乱,落在地上走到水门身边,将水门从碎尸堆里扒拉出来,夹着放在乙羽的身侧,将两人并排平平放倒在地上。

    结印,召唤出一个影分身。

    乙羽和水门静静躺在草地上,任由观月搬动而毫无反应,只有将手搭在两人的鼻前,才能察觉到那游丝般细弱的呼吸,证明着他们还没有变成冰冷的尸体。

    分身轻手一捏乙羽的两腮,扳开了他的牙关,嘴巴张开。

    观月挽起袖子,将左手腕悬在乙羽嘴巴上方,右手握着短刀,轻轻在左手腕上一划,割开了肌肤,殷红的血珠滴滴答答落入乙羽嘴中,继而血珠就化作细细的血线。

    乙羽无意识的蠕动着咽喉,吞咽着腥甜的鲜血,本来青白色的脸颊很快有了血色,口鼻喷出丝丝热气,胸膛开始上下起伏,全身上下几十条伤口快速愈合,本来衰弱的几乎快要熄灭的气息再次壮大起来。

    这也是漩涡一族的天赋,强悍的体质不仅仅是自己的伤势能够快速痊愈,还能够帮助治愈他人。

    望着面色变得红润,呼吸悠长稳定的乙羽,观月收回了左手,手腕上的伤口已经自动愈合了,转了一个身,在水门身上故技重施,咬着牙又给了自己一刀子,心里暗暗叹息,身体太过强悍有时候也很折磨人啊!

    反复品味这刀割之苦,还得自己动手,苦也!

    不过结果而言还是让人宽慰,乙羽和水门都从那垂死的边缘救了回来,而且生机蓬勃,若无那破烂的衣衫,丝毫看不出来两人曾在鬼门关上徘徊游荡,甚至看不出来他们受过伤。

    “没想到我也会有变成唐僧肉的一天。”

    轻轻抚摸着手腕,光滑温软,没留下一点伤口,不由自嘲的笑了起来。

    ————

    “呃······嘶!他娘的,头好晕。”

    乙羽睁开了眼睛,呻吟出声,揉着脑袋,撑着坐了起来。

    “唔!”

    水门也醒过来了。

    苏醒过来的二人很快就注意到了观月,也察觉到自身的变化,记忆里他们俩倒下的时候遍体鳞伤,现在却是连一条伤口都找不到。

    “卧槽,这是······这是见鬼了吧?”乙羽一边伸手在自己身上乱摸,一边怪叫连连。

    水门相比下就镇静多了,若有所思的看了观月一眼,温和的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一起上过战场的交情,有些话用不着说。

    “乙羽,好了没?”

    观月伸脚踢了踢乙羽,很不耐烦,这货大呼小叫简直没完了。

    “好了,好了。”

    乙羽整理了一下破烂的衣衫,捡起地上的太刀,收入刀鞘之中。

    “好了就赶紧带路,去找我姐。”

    观月恨恨说了一声,双拳紧握,指节发白,响起一阵爆豆般的声音。

    这下子乙羽神色变得严肃起来,玖辛奈落入云忍之手,还有昊老师生死不明,现在可不是放松的时候,只不过就他们三个,就算是追上去又能做什么?对方可是有两位上忍,而且尚不知有多少援兵。

    “走吧。”

    水门轻声说了一句,便一马当先冲了出去,片刻犹豫也无,观月紧跟着水门飞窜了出去,乙羽见状狠狠一跺脚,也追了上去。

    ————

    山谷中一片狼藉,大片花田被践踏的乱糟糟一片,坐落在山坡上的房子也早已化作废墟,上忍之间的战斗可是足以改变山川地脉,河流走向,似这般都算是克制的结果。

    夜风掠过山谷,卷起黑色的灰烬,在风中飘洒。

    “没有活人。”

    观月站在废墟中,强化了脑力之后,感知也变得更加敏锐,山谷之中每一寸土地都在他的感知之下,没有活人的气息,只有一地死尸。

    “昊老师!”

    乙羽发出一声悲鸣,在泣泣寒风中更显凄凉仓皇。

    少年跪倒在地上,身体微微颤抖,两眼发直,望着倒在花田中的二宫昊。

    二宫昊至死也睁开着眼眸,刺猬头变得乱糟糟,胸口处一个碗口大的窟窿,周围一圈的皮肉烧的焦黑如碳,身上到处都是狰狞的伤口,右手都弯折成了一个分外诡异的形状,却还是紧握着折断的苦无不松手。

    “昊老师。”

    水门和观月站在边上,神情亦是悲伤无比,二宫昊对他们很好,带了他们将近两年的时光,对于这位性格爽朗的老大他们都很是喜欢。

    然而,今天却只留下尸体在寒风中慢慢变的冰冷。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