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木叶之最强人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最后的实验

第二百三十九章 最后的实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辐射源······安全阀······该怎么做啊?烦死了······”

    “尾兽的查克拉侵蚀性太强了······剥离,安全剥离尾兽的查克拉······不对不对,这条路有问题。”

    地下牢房的味道很古怪,潮湿的稻草散发着霉烂的气味,干涸的血与新鲜血液的气息形成鲜明对比,油灯在燃烧中散发出呛鼻的气味,众多难以言喻的气味混杂在一起,空气因此分外浑浊。

    地牢的历史不算长,但也不短,差不多有二十多个年头。

    而且,有趣的一点在于这个地牢是木叶忍者修建的,一战时期,停留在草之国的木叶忍者在各个营地都修筑了不少类似的牢房,用来关押俘虏。

    到了现在大部分都已经废弃毁掉了,这里的地牢能保存下来,则是因为被草忍投入使用过一段时间,得到了一定的修缮维护。

    不过,地牢的环境依旧很恶劣就是了。

    油灯的光芒极为黯淡,被稍强的气流一吹,熄灭了两盏。

    “······见鬼,又没油了吗?”

    观月轻声嘟囔,暂停下手中的活计,抄起墙角下的油壶,快步走到熄灭的油灯前,熟练的添油打火。

    昏暗的视野骤然一亮,又恢复了之前的光亮。

    研究人柱力这项工作,观月一人包揽了所有的工作,即使是像这种给油灯添油的杂活都是亲力亲为。

    孤独是心灵上的狂欢,能最大程度激发灵感,忍受孤独,享受孤独,往往能够擦出来灵感的火花。

    他已经呆在地下三天了,期间除了有人定时定点送食物和清水下来之外,偌大的地牢之中,就观月和汉两人互相作伴,只不过他们两人是研究者和被研究者之间的关系,相处的气氛一点也不友好就是了。

    ······果然,最麻烦的还是尾兽和人柱力之间联系太紧密了,尾兽几乎等同于人柱力的另一个‘心脏’,抽离尾兽就等于是挖掉了人柱力的心脏······

    观月两手环抱在胸前,打量着精神萎靡的汉,思索着。

    饶是观月医疗技术不弱,但是连番开膛破肚的实验还是给汉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身体亏损的也比较严重,每天提供的食物顶多保证汉不会饿昏过去,结果就是饿的汉手脚都发软。

    当让期间也不是没有反抗。

    为了实验方便,捆缚汉四肢的锁链都换成了很细很细的一种,根本没有多少实际约束力,起码对汉来说完全可以视若无物。

    然而汉九次偷袭,没有一次成功的,查克拉被封印的他,只是一个饿的手脚发软的普通人类,即使能靠着强健体魄留下来的良好底子,随手一巴掌就给扇翻了过去。

    到了现在,汉已经陷入了彻地的绝望之中,他不求能活着离开,只求能速死。

    看着自己一次次的被开膛剖肚,五脏六腑被人称量了个遍,这种猎奇的经历无时无刻都在折磨着他脆肉的神经,他很恐惧再这样下去,在死亡来临之前,他会先一步疯掉!

    “杀了我······杀了我······”

    如同来自于地狱的诅咒一般,充满着暮气、虚弱、憎恨的声音回荡在牢房之中。

    “不反抗了吗?”观月歪头问道。

    “······杀了我······杀了我·····”

    翻来覆去都是同样一句话。

    观月皱了皱眉,已经陷入崩溃的边缘了吗?真是无趣······

    “······嘛,时间也差不多了。”观月从裤兜里掏出揉的皱巴巴的信纸,这是和今天的午饭一起送下来的,上面的讯息很短,大意是说砂忍和岩忍的战争画下了句号,他们也没了继续逗留在草之国的理由。

    毕竟几千号人无所事事的滞留在草之国,对于村子的财政也是不小的负担,更是对人力资源的一种莫大浪费。

    “明天中午就要回村子了,今天正好彻地终结咱两的恩怨······喂喂,别装了,想报仇的话就赶紧的,你要是再不出手,我可就出手·····”

    “崩!崩!崩······”

    尖锐的金属碎裂之声几乎同时响起。

    本来和死狗般萎靡不振的汉瞬间暴起,轻松挣断了身上的锁链,矫健的如同一头下山猛虎。

    望着一脸玩味神情的观月,汉眼中有凶光闪烁,一步跨出去三四米的距离,瞬间就贴近了观月,钵大的拳头化成深褐色,卷着烈风迎面劈来。

    “嘭——!!”

    五指如铁钳般死死的扣住了汉的拳头,观月的左手化作铁灰色,左臂的肌肉贲起的极为夸张,和身体比例严重不符合。

    肉体强化。

    作为研究人人果实最早开发出来的能力,时至今日早已抵达炉火纯青之境。

    “不怕告诉你,别看我这个样子,其实真要论起力气来······我可是有自信不输于任何人的。”观月脸上笑容不散,肩膀一抖,再一次发力。

    “······啊啊啊!!”

    汉眼睛瞪圆,眼角眦裂,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喉咙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被观月攥住的拳头发出了一连串炒豆似的爆响声,手掌的骨头被一寸寸捏得粉碎。

    他挥动左臂,仗着大块头的优施,拳头无情的捶打在观月的脑袋上,发出了铛的一声巨响。

    “只能这样吗?你是再给我挠痒痒不成······。”观月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看来是我高估你了······蒸汽忍者,也就是这种水准,怪不得会被晓组织那么容易捉住。”

    “你······混账,狡诈的小鬼,去死,去死······”

    汉嘴巴里发出诅咒,拳头不断捶落,然而却无法伤及观月分毫,即使他露出脑袋任由其动手,也没有造成任何损伤。

    “······滚回去躺着。”

    左臂发力振动,一股磅礴大力从掌心吐出,将汉的右臂骨头尽数打断,魁梧的身躯如破麻袋一样倒飞了回去,重重摔在前脚发霉的稻草堆中。

    “······呵呵,去死,去死,木叶的怪物,怪物······”

    躺在稻草堆中,嗅着霉烂的气味,汉神经质的喋喋不休,咒骂着观月。

    “接下来······让我们开始最后的实验吧!验证我的理论正确与否······”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