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木叶之最强人类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血继病

第二百二十六章 血继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辉夜六郎躺在病床上,心情很低落。

    撑了这么久,还是没撑过去,缠绕着一族的噩梦终于降临到了他的身上,而且第一次发作就是如此凶猛。

    眼角处传来撕裂的痛感,混杂着药膏带来的清凉,这极为古怪难受的感觉侵袭着他的大脑,搅的他没办法维持思绪考虑以后的事情。

    血继病。

    辉夜一族挥之不去的梦魇,每一个觉醒了尸骨脉的族人,终将会有一天血继病发作,只不过有人发作的迟,有人发作的很早,有人能在药物的帮助下拖上十几年,而有的人却只有三五载的时间,药物亦是无用。

    这个噩梦无人能够幸免。

    根据辉夜家历代的记载,但凡是觉醒了尸骨脉的族人,不是在战场上战死,就是被血继病折磨致死,没有一个族人能活到老死。

    辉夜家的那位老族长算是家族里有数的长寿者,然而实际上在那副苍老的面孔下,其真实年龄不过四十,被血继病折磨了足足有二十年,硬是衰老成那般模样,而且终究没能熬过去,搬到木叶之后不过一年,便在血继病的折磨下撒手去了。

    不知道能撑多久?

    被子下拳头握紧,他不指望自己能像老族长一样拖上十几年。

    他的血继病发作时间算是迟的,但是第一次就如此凶猛,按照他的了解,最长也就是六七年,短了或许只剩下两三年的时间。

    “三年,不······两年,必须在两年之内,安排好家族的一切······”

    “什么两年?六郎,乐观点,别这么悲观,现在没有发现治疗血继病的方法,不代表以后就发现不了。”观月掀开帘子,大步走了进来。

    “观月大人。”

    辉夜六郎想要从床上坐起来,却被观月给按了回去。

    “病人就该有个病人的样子,你坐起来像什么样子?比起这种虚礼,跟我说说具体情况。”

    观月拉过来一个板凳,坐在床边,从怀里取出本子和笔,做好了随时记录的准备。

    辉夜家的血继病,观月知之甚深,上一任族长的主治医生便是纲手和观月,可惜他们手中的资料有限,从未见过相似的病症,根据辉夜一族的记载,倒是研究出了不少新药,然而作用有限,不堪大用。

    直到最后,任由他和纲手使尽千般手段,终究是没有救下那位不过四十多岁的辉夜族长。

    如今,又是一个辉夜族长躺在他的面前。

    “······身体很痛,像是针扎一样······使用完早蕨之舞之后,脑袋当时感觉要炸开了······骨头,我感觉自己的骨头和以前不一样了,骨头发冷,冷飕飕的······”

    辉夜六郎缓缓倾诉着身体上的感觉。

    当初观月和纲手治疗老族长的时候,他在旁边侍候着,这一套很熟悉。

    他事无巨细尽数道来,他并不觉的两三年内就能有什么大的突破,毕竟这血继病困扰了辉夜一族不知多少岁月,但是他希望终有一天,能够解决这该死的血继病,驱散笼罩与辉夜一族头顶上不知多少年的噩梦。

    “······眼角眦裂,鼻腔的毛细血管也大面积破裂······身体多处出现不合常理的衰竭老化征兆······”

    这是之前帮助辉夜六郎诊断伤情时所记录的报告,绳树帮忙拿过来的。

    望着手中的这份报告,观月的心情瞬间沉重了起来,难怪辉夜六郎会如此的沮丧,血继病第一次发作就这般险恶,仅剩下两三年的时间还真不是太过悲观的想法,而是他娘的是铁一般冷硬的现实。

    “······血继病,到底是什么原理?忍界血继限界已知的便有十几种,没有任何一家有这见鬼的血继病······”

    观月揉捏着眉心,只觉头痛欲裂。

    他当初和纲手讨论了许多次,也没有确定这血继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根据辉夜家的记载,血继病的病灶就是他们的骨头,尸骨脉这一血继限界本身就是种“疾病”,越是将血继限界开发的厉害,发病就越快,越凶猛。

    “观月大人,抱歉,接下来的大战我怕是赶不上了······”

    “别说这种蠢话,好好的养病,岩忍那群土鸡瓦狗,我一个人就能解决掉。”

    观月使劲搔了搔头,心情郁闷无比,这该死的血继病究竟要怎么样才能解决······

    ————

    岩忍军营地。

    “老紫和汉的情况怎么样?”

    大野木坐在床榻上,看向站在边上的黄土。

    “情况还行,身上的伤已经被尾兽查克拉全部治愈了,就是精神比较疲劳,这点没什么办法,只能休息将养。”黄土沉声答道。

    “······该死的,木人之术······千手一族又出世了吗?木叶······木叶······该死的木叶······”

    老头面色变幻不定,嘀咕咒骂。

    黄土站在一边,肃穆的表情如同庙里的佛像,对于大野木的低语,恍若未闻。

    大野木骂了一会儿,大约是觉得累了,就闭上了嘴巴,端起放在床头矮桌上的茶杯,一口饮尽里面温热的茶水,舒服的捋了捋胡子。

    “传我的命令,今晚都给我上双岗,小心木叶偷袭,要是哪里出了漏子,直接去特攻部队报道,只要他还有命的话。”

    “是,土影大人。”

    另有心腹忍者退出营帐,将命令快速传达下去。

    “父亲,今天晚上不做行动吗?”黄土出声问道。

    “行动?······怎么动?老紫和汉今晚是派不上用场了,我这把老骨头现在疼的厉害,大营里数来数去,现在顶用的就那么几个,都派出去了,一堆老弱病残,等着人来给我们收尸吗?”

    黄土吃了排头,也不反驳,安静的站在边上。

    “行了,别站着碍眼了,该干嘛干嘛去,我一时半会还挂不掉呢!”

    大野木不耐烦的挥手赶人。

    “那父亲您好好休息。”

    黄土慢吞吞的离开了营帐,没了这么大块头,空间瞬间开阔了起来。

    大野木坐在床上,侧过头看着飘动的帘子,嘴中发出了含糊的低语,听不清楚说了什么。老头很快就转回头,闭上了眼睛,蓄养精神。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