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木叶之最强人类 > 第一百九十章 接连的相逢

第一百九十章 接连的相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木遁,大森林之术。”

    “木遁,荆棘杀之术。”

    千手家的族人们卖力的植树造林,不断扩张森林的范围。

    搞清楚来人是友非敌之后,绳树便将看热闹的族人赶着去修炼了。

    “······居然是观月那个小鬼帮你们觉醒木遁?那小子能耐啊!到处搞事情······”

    自来也磨牙,对于观月这个打哪都能听到的名字,兴趣越来越浓。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在村子里还不够折腾吗?跑这地方塑造地形······绳树,你是觉的地理测绘班的工作太清闲了吗?给他们找事做吗?害的我都差点跑偏了,死活和地图对不上号。”

    “哈哈,这个其实这附近的土地都是属于千手家的地方。”

    绳树笑呵呵的给出了答案。

    “村子里锻炼木遁术动静有点大,暗部飞来飞去的贼麻烦,附近的居民还跑过来投诉这群笨蛋······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找离村子远一点的地方让这群笨蛋修炼。”

    答案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被绳树带出来锻炼木遁术的都是家族中比较刺头儿的家伙,一个个在村子里锻炼木遁老是失控,折腾的长老们都不耐烦了,但是刺头一般也就意味着很有天赋,有本事的人才有资格被称为刺头。

    这些族人的天赋都不差,未来必然是家族的中坚力量,所以,绳树和长老们商议过后,便亲自领着这群笨蛋开始移山造林。

    “算了,算了,给我份最新版的地图,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我和徒弟回村子。”

    自来也眼珠子一翻,也懒的和绳树掰扯这事,就算地理测绘班的工作常年无休,也和他扯不上什么关系,他又不管事。

    “地图吗?这个没问题。”

    绳树从马甲的卷轴套中抽出来一份卷轴,递给自来也,然而后者并没有立刻接在手里,反而是取出一张画像,送到他的眼前。

    “差点就忘了问了,绳树,你有认识这个人吗?”

    “诶?”

    绳树一呆,瞳孔下意识转动,聚焦在画像之上。

    “有点眼熟······自来也大哥,没想到除了写作之外,你画画的技术也不错啊!嗯······画上的人看上去挺像是禅,千手禅,我的一个远房堂弟,只不过已经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应该不是你要找的人。”

    绳树迷惑的看着自来也。

    “我会的东西可比你知道的要多。”自来也得意的笑了笑,旋即深深皱起眉头,“千手禅是吗?我想我恐怕没有找错人······”

    “什么意思?”

    绳树早已不是昔年的单纯热血的少年,一族之长的位子坐的时间长了,敏锐性耳濡目染也锻炼出来了,读出了自来也话中的未尽之意。

    “······”

    自来也捏着下巴,瞅着绳树,犹豫着要不要告诉绳树关于轮回眼引发的一系列事端。

    “老师。”

    小南看了过来,眼神复杂纠结。

    “事情比较复杂,绳树,这件事······或许需要你的帮助,不过······我需要先找到漩涡观月,我必须确定这件事的真实性和严重性,才好和你说。”

    自来也纠结的头大如斗,这事真心操蛋。

    涉及到宇智波斑这种敏感的名字,他可不想闹的沸沸扬扬,因为那是只凭一个名字就能搅乱忍界的家伙。

    “观月?”

    这次轮到绳树牙痛了,为毛又和观月那家伙扯上关系了,真心不知道那个混球现在在做什么。

    “说起来,观月现在可是暗部总长。”

    “暗部总长······混的不错啊!不过也是,天灾的名头都已经盖过去我们三忍的称号了,一个暗部总长也不算什么。”自来也歪了歪嘴,嘀咕了两声。

    “总之就这样,这件事我需要回村和大蛇丸还有观月小子讨论一下······小南走吧。”

    自来也一把抓过地图,招呼小南就要一起离开。

    “可是观月这几天不在村子里!”

    绳树悠悠一句话让自来也脚步停了下来。

    “貌似暗部有什么行动,而观月新官上任三把火,你懂的······现在大概还在哪儿剿灭那些匪徒呢!谁知道呢!”

    他耸了耸肩。

    “嘁!好好的暗部总长到处乱跑个什么劲儿!”自来也不爽的咋舌。

    “喂喂,自来也前辈,背地里嚼舌根可是很不礼貌的事哦。”

    天穹中雷光坠落,观月踏着雷霆落在山林之上,俯瞰着自来也和绳树等人,嘴角勾勒起浅浅的笑容,朝众人挥手致意,继而——方是浩荡如潮的雷鸣震响于众人耳轮之中。

    山林中鸦雀蛰伏,走兽归洞,尽皆于雷音中匿藏行踪。

    “说来就来······这人还真是经不起念叨啊!”

    自来也伸出小指掏了掏有些发麻的耳朵,兀自小声嘀咕了两句,方覥起了笑脸回应。

    “好久不见啊!观月小子,你现在可是越来越威风了。”

    “小南,你没事就好,弥彦那家伙都快把我的耳朵念叨出茧子了,这下子总算不用听他废话了。”观月看着站在自来也身边的小南,吁了口气,如释重负般。

    “弥彦?弥彦怎么会和你在一起?话说你小子从哪来的?你不是去那个啥······剿匪去了吗?”

    自来也耳朵贼尖,反应贼快,抢在小南前头连珠箭似的问道。

    “嘛!这个原因很复杂,解释起来挺费时间······不过绳树,你耳朵竖那么直做什么?这事和你没啥关系,你还是好好操练你的族人去吧!”

    观月瞅着绳树支棱起耳朵,做出了聚精会神听话的样子,嘴角撇了撇,开始赶人。

    他没打算让这事传播太广。

    传出去宇智波斑还活着,除了引起恐慌之外,观月不觉的会有什么大用,杂鱼再多,面对宇智波斑也没有鸟用。

    “没关系?这可不见得哟,你说是吧?自来也老师。”绳树斜着眼看了过去。

    “·······干!这事搅的我都快糊涂了。”自来也一巴掌拍在脑门上,响声清脆。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