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木叶之最强人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夫当关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夫当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踏在雷鸣战车之上,拦住了追击的雾忍。

    “滚回去,不然来一个我杀一个。”

    观月冷声下达着通牒。

    雾忍们望着悬停于半空中雷鸣战车,以及立足其上的观月,没有贸贸然的往前冲,而是用锐利的视线上下打量。

    五大村的忍者们风格各不相同,云忍好斗,砂忍诡秘,岩忍顽固,木叶的忍者中庸,而雾忍则是出了名的谨慎以及有耐心,一个合格的暗杀者除了优秀的技术之外,还需要谨慎和耐心,这两样美好的品德,深深刻入了雾忍们的骨子里。

    面对未知的敌人,岩忍会在上司的命令下义无反顾的冲上去,好斗的云忍会毫不畏惧的挥舞着刀剑杀过去,而雾忍们不会这么做,他们会很谨慎的去试探,绝不会冒冒失失的冲上去消耗自己的小命。

    “雷遁术?这也是雷遁术吗?居然可以飞起来?你是怎么做到的?只是形态变化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吧?秘术?还是血继限界?呐呐,到底是什么?”

    拎着双刀的林檎雨由利仰起头,死死的盯着观月,粗重的呼吸让人怀疑是不是得了哮喘,脸蛋上红艳艳一片,神情显而易见是亢奋到了极点。

    “你的雷遁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东西,让我看一看好不好······”

    一连串的问题以及真诚的恳求让观月嘴角抽搐,愣是维持不住冰冷的面孔,尴尬的抓了抓头发,干笑道:“抱歉,这是属于我的秘密,不可能让你看的。”

    “······那么我就只能杀了你了,只要杀了你,你就不会拒绝我了是不是?”

    “······不,你的这个说法······为毛感觉我变成了一个渣男了?”

    观月郁闷的想要吐血,这妹子是什么情况?直接冲上来动手都比这瞎扯要强。

    “雷球。”

    林檎雨由利手中两柄奇形长刀交错,轻轻一磕,便有雷鸣电闪,一颗颗闪亮的雷电球如滚珠一样飞射向观月。

    橄榄球大小的雷球破坏力很不低,只不过对于观月而言毫无作用,习惯于雷遁锻身之后,基本上都能免疫普通的雷遁术攻击,雷球劈在身上如泥牛入海,动静全无。

    肉身修为······换个更贴切的说法,阳遁术,他的阳遁术造诣经历时间的积淀之后,早已不是曾经在砂隐村那般,随便一个精修风遁术的上忍都能撕裂他的肉身,现在想要伤到他最起码也得S级忍术,唯有那个层次的攻击才能破开他的肉身强度。

    或者就如溶遁和沸遁这种杀伤力诡异,不能以正常路数计算的招式也能伤到他,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他的肉身强度还比不上三代雷影,但相差不远,只需再给一点时间,追上并超越三代雷影并非难事。

    “没效果?没效果,怎么可能一点效果都没有?”林檎雨由利喃喃自语,两条细眉扭成一团,咧着嘴露出尖尖的虎牙,一脸困惑。

    同样是雷遁术方面的强者,林檎雨由利和观月走的不是一条路数,她专精于雷遁术破坏力的锤炼,并未利用其强化肉身,尤其是凭借手中的雷刀·牙,直接舍弃了结印,并且将忍术的威力生生拔高了一个层次。

    一颗雷球就足以轰出来一个直径十米左右的大坑,方才她那一连串足足十五六颗雷球,破坏力之强毋庸置疑,然而落在观月身上真是水入江河,一丁点波澜都没溅起,这让她无法理解。

    林檎雨由利的困惑并未妨碍到战斗的继续,西瓜山河豚鬼紧接着也动手了。

    “水遁,水龙弹之术。”

    一条巨大的水龙从半空中卷起,浩浩荡荡,挟裹着千钧之力狠狠的撞向观月。

    “雷叉。”

    观月单手虚握挥出,银色的雷霆从手中劈了出去,分叉的闪电贯穿水龙巨大的身躯,随着手臂的轻轻挥动,犹自闪耀变化的闪电雷霆如屠刀般撕裂了水龙的身躯,直接破坏了其形态变化,失去了控制的水龙再无前冲的动力,化作流水径直坠落向下方大地。

    “给我滚下去。”

    深沉的怒吼从背后传来,通草野饵人右手握着一支短柄大斧,左手则是一个酒桶形的大锤,扑到观月背后,对着观月后脑勺就是一斧头,劈的观月脑袋当啷一声巨响。

    “艹!”..

    吓一跳的不是观月,而是通草野饵人,身为七人众里的最长者,他拎着钝刀兜割不知道剁了多少人,特么第一次看见有人拿脑袋接招的,而且关键之处还在于他娘的居然还真给接住了。

    “铛————!!!”

    他终究不是那些容易动摇的雏儿,心神的动荡在一瞬间就压制了下去,左手抡圆,大锤狠狠的敲击在斧背上。

    斧刃在观月的脑袋上摩擦,清脆的撞击声回荡开来,通草野饵人被涌上来的反震之力震颤的右手发麻,身体不受控制的后抛出去,脸上带着无从掩饰的愕然,无法相信号称能击溃一切防御的钝刀兜割居然没能劈开观月的脑袋。

    砍中的真是人的脑袋吗?

    心中浮起了疑问,通草野饵人在半空中调整好姿势平稳落地,只是茫然的双眼透露出了他那遭受沉重打击的心情。

    “好重的攻击,嘶!!”

    观月揉了揉太阳穴,方才那一击,准确来说是两次攻击,力道相当沉重,尤其是第二击,打的他脑子发懵,愣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回过神来反击,不然反手一巴掌就能把通草野饵人给糊在地上当作糖画。

    “说起来,忍刀七人众······这他娘的能算刀吗?样子怪也就罢了,他娘的不就是斧头和锤子吗?”

    实在是按耐不住心中吐槽的欲望,忍刀七人众,可是这尼玛哪里像刀了,说起来他之前还缴获了还有一个大号缝衣针呢!那玩意也算是刀······

    林檎雨由利、西瓜山河豚鬼、通草野饵人轮流出手,配合不说天衣无缝,却也称得上紧凑不漏空档,要是放在平日里,早就将对方打成一团肉泥了,然而今天他们撞上的是观月这么一号铁板,压根踢不动。

    雾忍们沉默了,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上忍们正不断地从村子里往过来聚集,近百名上忍齐聚左右,却无一人敢再次冲上去出手。

    连通草野饵人的钝刀兜割都无法伤害到观月,他们不清楚自己要用何等手段才能对观月造成伤害。或许他们所掌握的忍术压根不可能伤到观月,既然无法伤人,那么战斗便没有任何意义。

    雾忍们不动,观月也乐的不动,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确保雾忍无法追击离开的族人们,其他的都可以放到一边。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