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75章 什么意思

第75章 什么意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蓦然,庄罹又紧紧皱眉,不知道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后,他索性再次望向侧前方的溥天骄。

    虽然易浊风的外表冷漠冷酷,但是他的气势气场始终极其强大,无形中总压迫着别人。所以天一教里,许多人都敬他畏他,看他不顺眼。

    而溥天骄,更是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

    易浊风自己提出到琼华居搜找,溥天骄听了又不由得笑出声来,扯开嗓门说:“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表哥,你的琼华居真该好好搜找一遍,搜到之后你再好好解释吧!”

    易浊风又轻蔑撇唇,再对溥天骄说:“要是没有搜到,你们这些指证我的人,又该付出怎样的代价?哼,到时候为我提鞋,跪地给我赔礼道歉,如何?”

    这一瞬间,不止溥天骄脸上的笑容全部凝敛。就连庄罹、花静静、牛猛,他们的表情也变得非常忿怒,盯着易浊风,面浮煞气。

    溥天骄又问易浊风,语气带着明显的杀意,“你威胁我们?以为我们不敢搜?”

    易浊风讥诮一笑,扭头继续目视前方,不再应答。他笔直的站着,颀长的身躯凛凛,刀削斧刻般的容颜上,眉飞入鬓,一双漆黑的眸子更是带着毁灭的色彩。

    反正他的面容,好似夺尽了春花秋月的风情、高山深海的凌厉,冷酷和邪魅并存,混合着孤傲和杀戮的双重气息。

    因为易浊风的态度,溥天骄又焦急启唇,再次冷然开口说,“易浊风,你别以为……”

    不料这时候,殿上的溥侵连忙挥手,怒声打断他说:“够了!”

    看溥天骄和易浊风吵来吵去,溥侵早已怒火中烧。尽管溥天骄是他的亲生儿子,而且他还知道这一回确实是溥天骄占理,但是,他依然偏袒易浊风,暂且不想看易浊风下不了台。

    也是由于溥侵的这一怒,众人的目光又随之转回殿上。

    此时溥侵侧身而站,张望大殿西侧,目光阴暗,心思高深。

    如此,凌无邪又想了一会。然后,他突然也横跨一步,站到队列外面,拱手对溥侵说:“教主,我相信浊风的为人。他不可能包庇史乘桴的女儿,毕竟从前他们素不相识。还有牛猛所说的奸细,这更不可能是浊风了。不说浊风是夫人的亲侄儿,教主你们看着他长大。就说这几年,浊风为天一教流的血、受的伤……”

    凌无邪就是看出来了,此时溥侵想维护易浊风。所以他专程站出来替易浊风说话,一来这顺应了溥侵的心思,二来这也顺应了他自己的心思。

    溥天骄又不以为然,因为他可一直记得,程戈的母亲易香绮,那也是易浊风的亲姑母。

    凌无邪在打圆场,溥侵的怒火却稍稍湮灭。

    他又挥了挥手,示意凌无邪退下,再次转身,面对众人,语重心长说:“好了。史如歌在哪儿,我并不想再深究。现在我最在意的,是程戈那小子。找到他抓到他,直接从他口中得知仙葩草的下落,这比通过史乘桴和史如歌简便多了。至于找程戈这件事情,庄罹和牛猛,继续交由你们。绍龙,你回你的缥缈楼,好好守着,留意其他门派的动静。至于其他人,随我一起等候史乘桴的出现。我跟史乘桴有七天之约,这几天,他一定会在这附近出现……”

    “遵命!”众人又立马铿锵相应。

    因为在天一教,溥侵说的话是没人敢违背的旨意。

    很快,天绝殿内,一切紧张的情绪终于都被压抑下去了,众人也跟着暗松一口气。

    当整个大殿内,安静得能够听见人的呼吸声时,易浊风又偏头望了一眼凌无邪。

    他感激凌无邪刚才替他说话,只是心中也产生了疑惑。因为他发觉凌无邪好像跟他一样,也希望其他人停止搜找史如歌。

    也就在易浊风思忖之际,天绝殿上西侧,忽然传来了细微的响动。它打破了平静,众人不禁纷纷投去目光,手中兵器抓得更紧,凛然身躯站得更直,严阵以待。

    溥侵也是。尖刀般的目光立马扫向那个方向。

    紧接着,西侧一扇石门旋转开来。

    溥侵即刻涌出一团功力凝聚手中,片刻之间,那团功力在他手中化作双色龙卷。而后,他猛然一甩,令其飞攻石门后藏匿的那个娇小身影。

    “史如歌……”因为诧异,易浊风墨瞳瞠大,心中喊着。不过此时,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去想。

    这一刻,其他人神色各异,但是都比较平静、比较漠然。因为这样的事情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有人偷听他们说话,被溥侵抓到,当场毙命。

    石门忽然开了,而且突然出现这么多人,史如歌也被吓得脸色苍白、哑然失语、不知所措。

    眼见溥侵所甩出的双色龙卷,就要将史如歌吞噬。千钧一发、迫在眉睫之时,易浊风拔出了承影剑。

    乍时,幽冷的蓝色剑光洒溢,溢满整个大殿。易浊风的身躯则似一阵疾风,急速飞到殿上西侧,飞到史如歌的身前,举剑劈向就要靠近他们的双色龙卷。

    五六个时辰前,他刚用自己的鲜血喂食了承影剑,所以此时承影剑神力尚存。他劈向双色龙卷,速度和威力,皆令溥侵措手不及。

    溥侵自然惊愕得将眼睛瞪得老大,屏息凝神。

    随后的一瞬间,听得一声高亢而惨烈的龙吟声,“嘎昂……”

    就在这众目睽睽下,双色龙卷被承影剑劈得形状俱灭、化为乌有……

    溥侵被气得不行,又赶紧缓过神来。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他又涌出一团更为强大的功力,功力再次化作双色龙卷,攻向易浊风。

    这一回,溥侵来势太猛,易浊风始料不及,只得立马将剑竖在身前抵抗。

    溥侵的那只手,还没有收回来。见易浊风转攻为守了,他又冷然撇唇,再加一把功力。

    随之,双色龙卷左冲右突、裂而复合、无穷无尽的变幻,只为冲破承影剑的蓝光结界,攻向易浊风的胸口。

    史如歌也缓过神来,看着身前的易浊风,她慌乱的摇了下头,心中震惊不已。

    “他这是在干嘛?他为何要救我?”她不停的询问自己。也变得很害怕,害怕易浊风被溥侵杀害。

    抵抗着抵抗着,易浊风渐觉有点艰难。感觉到溥侵在源源不断的发功,顿时,他也决定使出更强的功力。

    咬了咬牙后,他确实再次涌出了一道功力。顷刻间,承影剑剑光化作冰凌碎片,先似梨花般散开,再飞快卷涌而起,冲击着那些双色龙卷。

    眼看着眼看着,溥侵所发出的双色龙卷,每一道颜色都变得越来越淡,直至最后一一消散。

    终于,易浊风手腕一沉,从困境中挣脱出来。而且他身体微晃,扶住承影剑才得以站稳。

    殿下众人都被这一幕所惊,目光集中在易浊风以及他身后史如歌身上。

    而此时的史如歌,一身邋遢、满脸污垢、头发凌乱,穿着侍女服。也因为如此,所以暂且没有人认出她,除开楚绍龙。

    楚绍龙一直没有出声,一直淡然镇定,如同置身此殿之外。现在看到史如歌了,他远山一般清秀的浓眉紧皱,心中嘀咕着,“原来史如歌在这里!难怪他们找不到……只是她怎么跟易浊风好上了?这样护着她易浊风真是胆大包天……”

    十二执事中也有人觉得她眼熟,很像史如歌,但是并不确定。

    收回功力后,溥侵的鹰眸危险的眯起,紧紧盯着易浊风。而后,他愤然一拍殿上檀木桌,低声询问易浊风,“你这是什么意思?”

    霎时,又听得“砰”的一声响,那张结实的檀木桌已然粉碎,众人的身躯也跟着打了一颤。

    易浊风还在调息,刚才跟溥侵对抗那么久,他耗费了很多功力。但是看见溥侵发怒了,他还是立马单膝跪地,微拧着眉、微低下头,说:“姑父……”

    溥侵又攥了攥拳,锐利鹰眸似要索命,再次杀气腾腾询问他,“你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吗?”

    易浊风又没有应声,好像没有听到,也没有抬头。因为他心虚,平生第一次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殿下的溥天骄,原本一脸嫉恨、神情愤怒。然而此时此刻,他又唇角抽搐着笑,大声告诉溥侵:“爹,我看易浊风是要叛变了!为了一个偷偷摸摸的小侍女,居然在这天绝殿上跟您动起手来!”

    庄罹也开始兴奋,因为终于抓住了机会,可以扳倒易浊风,以泄过往被压迫之恨。所以他又附和溥天骄,面浮杀气提醒溥侵说:“少爷说的对!教主,依我教教规,企图叛变者应该被废除功力,挑断手脚筋骨,永远囚禁在北玄地牢!”

    史如歌听之,小脸更加苍白,嘴边嘀咕说:“太狠毒了……你们太狠毒了……”说完之后她跨步站到易浊风的面前,正要开口对溥侵说点什么。

    不料,凌无邪突然也飞到了殿上西侧。他将史如歌和易浊风护在身后,说:“教主,傍晚浊风喝多了,刚才糊涂了,所以才会……请您网开一面,不要与他计较,他不可能存在叛变之心的……”

    溥侵恶哼一声后又转过身去,不看他们三人,道:“凌无邪,你让他自己说!”

    全场再次静默,恢复死寂,所有人都等着易浊风开口。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