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35章 寄予厚望

第35章 寄予厚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龚家父子也很轻易便看出来了,史如歌舍不得这把神弓,不情愿史乘桴将它借给他们。

    然而,尽管如此,龚家父子也始终没有说一句否定的话。翌日清晨,他们便拿着那把神弓,心安理得、乐此不疲的离开了泉池山庄。

    待龚家父子走后,史乘桴便命令管家何峰,即刻处理好被杀者的丧事。而后,他还将程戈和史如歌一同叫进自己房里。

    现在的史如歌,对史乘桴的态度完全变了,她不再喜欢他、不再敬仰他。变得对他爱理不理,心情烦躁的生着闷气。

    因为她真心厌恨史乘桴这次的行为,不想原谅他。她的九天神弓,他居然把它交给了龚战。并且她不笨,她知道那不是借,那等于是赠送。

    程戈也非常不解,不解史乘桴为什么要这么做。史家并不畏怕龚家,这一点他早就看出来了。

    进到史乘桴房里后,史乘桴和史如歌都阴沉着脸,沉默不言。

    史如歌一直气喘吁吁,史乘桴便端详着她,用那种既无奈又无辜的眼神。

    程戈心头存有不少疑惑,以致最终,由他忍不住打破沉默。

    他问史乘桴,“师父,昨天上午那三个人,他们是天一教的什么人?还有他们要找的易浊风,他又是何许人也?为何我感觉那三个人,是在追杀那个叫易浊风的?”

    其实,史乘桴将程戈和史如歌一同叫进来,本意就是为了告诉他们这些事情。现在程戈主动问起,他脸上的表情不禁更显凄苦。仿佛他在悲悯自己,因为徒儿和女儿都无法理解他,不懂他的良苦用心。

    迟缓好一会后,他才回答程戈的问题,说:“中间那个男孩子,十有八九,乃溥侵跟易玄衣的儿子。旁边两个中年的,则是十二执事中的狂虎和狡兔。至于那个易浊风,他是易玄衣的侄儿。然后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值得我们以后都特别当心……”

    史乘桴说着说着便止住,暂且没有再说下去。他的面色也越变越阴沉,越变越难看。

    因为他说到了易浊风,说到了那三个人要找的人,所以这一刻,史如歌不再只顾着怄气,改而她的注意力也集中起来,专心听着史乘桴讲述。

    她也越来越担心了,担心易浊风就是前天她所救下的那个少年,担心他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坏人。

    “哪一点?师父,他怎么啦?”程戈又向史乘桴追问,心中愈发好奇。

    史乘桴说:“赤霄和承影两大神剑,几千年来,一直安然深藏于天一山的北玄洞底,从来没有人有能力将其拔出,为己所用。直到前两天,我收到一封信,写信人告诉我,目前承影剑已经现世。被一个叫易浊风的小子,从降龙巨石上拔出来了。”

    听完这些话后,史如歌的小脸已然一片乌黑。不过,她极力令自己保持冷静、保持淡定。她仍旧在怀疑,不相信前天那个可怜的少年,他会是天一教的易浊风。

    所以好久后,她自己询问史乘桴,说:“爹爹,你也是天一教前任教主的弟子,那么,你一定见过承影剑了。你简单的描述一下,承影剑长什么样子。这样将来我要是碰见了易浊风,我就能够在第一时间认出他。”

    此时的史乘桴,正好拿着大毛笔,在桌面一张宣纸上画着什么。

    史如歌提出问题时,他的画恰巧画完。然后,他放下毛笔,将那幅画举起,让程戈和史如歌看。

    他对他们说:“这就是承影剑。承影剑另有一个绰号,叫剑中幽魔。因为它是一把至阴至邪的剑。它也不靠剑刃杀人,而是靠剑光。杀人于无形间。”

    望着史乘桴画上那把精致而优雅的长剑,乍时,史如歌只觉自己的魂魄都飞走了,心情凌乱恐慌、忐忑不已。

    没错,画上那把剑她认识,并且印象深刻。它的确就是前天,那个受伤少年手中一直紧握的剑。

    现在史如歌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因为她的过错已经酿成,易浊风早就走了,局面没法再挽回了。

    看着承影剑的样式,程戈倒是始终平静,就冲史乘桴感慨一句,问:“看来天一教里,又多了一个我们难以对付的人。是吗师父?”

    史乘桴要表达的意思,完全就是这个。见程戈明智无比,他又略觉欣慰。连续点头几下后,淡笑着对程戈说:“对,对,对。世间能跟承影剑抗衡的,也就只有赤霄剑了。程戈,为师希望你好好努力,将来驾驭赤霄剑!”

    听到这里时,程戈又无谓的撇了下唇。然后,他不再跟史乘桴对视,改而目光落寞的望着别处。

    因为他不好意思对史乘桴说,现在他驾驭青穆剑都比较艰难,更别说去驾驭赤霄剑了。

    虽然他也说不出原因,为什么他神力强大,在挥舞青穆剑时,动作却总是显得那么的笨拙。许多时候,他还总是觉得,青穆剑在忤逆他,不愿遵循他的意愿。

    “程戈,你怎么啦?”发现程戈的脸色忽然变得不对劲,史乘桴又凝望他,关心询问。

    再视史乘桴,程戈又强颜一笑,说:“没怎么。我就觉得这有点远,因为现在我的修为还不够,我必须再勤奋练习几年。”

    说完之后程戈停顿了片刻。不等史乘桴再开口,他又急着补充,刻意转移话题,询问史乘桴,“对了师父,关于九天神弓,你能不能对我们好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将它……”

    一听九天神弓,一旁的史如歌再次严肃、再次镇静。她也继续注视着史乘桴,一脸戾气质问他,说:“是啊,爹爹,你什么意思呀?九天神弓它是我的,你为什么要夺走它?你夺去做其他用处,我还不会这么怨你,可是偏偏,你夺去将它交给了讨厌的龚家人!”

    因为程戈的疑问和史如歌的质问,史乘桴又开始展现一副既无奈又无辜的表情。

    沉声一叹后,他再对他们两人说:“九天神弓,暂且寄放在龚家,没什么不妥。将来的某一天,我们正好可以借着拿弓的名义,进龚府探视一次。当然了,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在赌。我赌再过几年,我们的神弓便不在龚府了,而是进到了天一教……”

    程戈和史如歌,一边听着他的这番话、一边也在动脑子领悟。

    很快,程戈又明白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