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370章 不可不信

第370章 不可不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那是空气胀破的声音。

    不等易浊风和黑影人眨一下眼,便见得那团黄云已经化作一条人身,伫立在了他们的面前。

    史如歌微微挣开易浊风的怀抱,艰难地支起了柳条般虚弱的身子。此时此刻的她,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是她的感觉却是十分灵敏的。她的脑海中,清楚刻印着其他人的存在,溥侵、黑影人和易浊风,另加隐身潜藏在此木屋周边的许多杀手!

    “如歌……”易浊风轻唤她一声,还用力拖住了她的手臂,生怕她摔倒。

    史如歌两眼无光直视的前方,她知道那里有一双狠毒的眼睛,正恶煞的盯着她。

    而那双眼睛自然是溥侵的,见史如歌大无畏跟他对视,他又很快将目光移开,望向黑影人,语带明显嘲笑询问,“程胤,你做了十几年的缩头乌龟,怎么如今终于敢现身了?”

    在这一刻,黑影人又傲慢的偏过头去。他似乎不屑跟溥侵对视,还将一只手背到了身后,默默运涌着功力,冷说:“溥侵,当年你夺走了本属于我的教主之位,又杀害了我的妻子,这二十年的恩恩怨怨,是该了结清楚了!”

    “程胤?”仍旧心存疑惑的史如歌,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的骨子里不相信,不相信黑影人会是程胤!

    又听得溥侵恶哼一声,唇角神经抽搐着慢声说:“行,我溥侵可不怕你!只是,我开始有点悔恨当年自己的疏忽……竟没有去查证你是否真的死了,以致于让你多活了十几年……”

    黑影人又哈哈大笑两声,随后再次镇定下来,说:“多活的那个人是你……早就该死的那个人更是你……”说着说着他停顿了一会,再深吸一口气,然后冷声补充,“就连师父,也早就想让你死……因为你违背了他当初的命令,就连教主之位也是强夺的……”

    感受着黑影人阴嗖嗖的语气,溥侵又被气得吹须瞪眼。不过总体上他还是镇定的,又斜目睥睨黑影人,不解询问,“师父?好好的,为何提他?”他也怎么都没有料到,当年的顾犇,根本就没有死。

    因为溥侵表现出来的疑惑,所以黑影人愈发的得意。而他现在也不会将顾犇没死这个事实告知给溥侵,不然溥侵必然将整个天一教掘地三尺,只为将早已残疾的顾犇找出!

    他就再次冷哼一声,然后回答溥侵,“因为师父对你很失望啊。你的所作所为,无疑令他死不瞑目。所以如果他还活着,最想做的事情,便是杀了你!”

    溥侵却还是不以为然,唇角挂着一抹极其轻蔑的笑意。他也暂且不再回应黑影人,改而那对释放着刀芒般的眼珠子,自史如歌身后的易浊风脸上一扫而过。

    “看来你这上门女婿倒是做得挺起劲的!”他直接对易浊风说,冷漠的声音穿透了颤动的空气,刺入易浊风的耳孔,

    蓦然,易浊风的眸子里也尽是锋芒,但是他暂且没有顾及溥侵所说。溥侵还在踱步,一边活动着右手筋骨运涌功力,一边很慢很慢向史如歌靠近。见此,他又急切拦在了史如歌身前,扶着她道:“如歌,不用理他们,跟我走!”

    史如歌怯怯抓住易浊风的一只手臂,根本不想就此离开。她依然站在那里,拖着易浊风站在另一边,继续听着黑影人和溥侵两人的对话。

    因为史如歌有易浊风维护,所以走着走着,溥侵又不得已停步。

    只是,溥侵的目光越来越炽烈,目中杀气宛如无形的巨浪,很快蒸腾而起,化作长虹,贯穿整片天空。忽然,他再询问黑影人,声音清越无比,“当年北玄洞的事,你作何解释?”

    黑影人的气嚣凛然大涨:“当年你们大婚时,我累倒在飞云河边,至于醒来后为什么会出现在北玄洞,我并不清楚,不然我就不会被众人误解了!”

    溥侵冷漠一笑,阴声道:“你会不清楚?以你功力的造诣,又有谁能够轻易地加害你?”

    黑影人沉默了一阵,愠色道:“不信也罢,你我之间的恩怨也不是这一件事或两件事造成的!”

    溥侵目光中蔑视的神色越加浓厚,道:“你说得对,你我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这世间,我溥侵绝不与你黑影人共存。今天我来这里,便是为了拿回那几株仙葩草,而后让你死在我的舞冥神功下!”

    “我不会给你。你也杀不了我。十几年前杀不了,现在依然杀不了。”面对杀气腾腾的溥侵,黑影人淡然而又自得道。

    溥侵讪然一笑,忿然道:“十几年前,我与十二执事联手都未能打得过你。那时全因你执仗着手中的青穆剑。今日却不同了,你的手中没有兵器,而且我的舞冥神功也已经大功告成!”

    黑影人深黄色的眸子垂照下来,照着狂放不已的溥侵,道:“没有仙葩草,你的舞冥神功永远都达不到极致。上次琼华居一战,我和程戈便与你打成平手。”

    溥侵的瞳孔迥然一亮,说:“正好今天程戈不在这!”溥侵撇嘴一笑,淡淡的目光又转到一边的易浊风身上,再道,“况且,我还有他,加上外边的十二执事。”

    溥侵的这几十个字,显然对黑影人起了很大的威慑作用,他的脸色压得更黑,一如外边阴霾的天色。他偏头看着脸上毫无表情的易浊风,却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便道:“你什么意思?”

    易浊风一怔,他的目光依然紧紧地注视着身边的史如歌。

    史如歌冰冷而又柔软的小手紧抓着易浊风的衣袖,她的眼珠放着落寞的白光却还是含情脉脉地凝望着他,说:“浊风你忘记了吗?溥侵已经将你逐出天一教了。你说过会永远都陪在我身边的。”

    倏然,易浊风神色凄然。他知道史如歌是在提醒自己不能与黑影人为敌。可是她又何曾知道自己也不能与溥侵为敌?毕竟,溥侵是他的亲生父亲啊!

    易浊风犹豫和为难的心思终于浅表于外,旁边的黑影人趣味一笑,又从他的身边将史如歌拉过来护在一旁,对她说道:“如歌,记住,你的亲生父亲是无比爱你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