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354章 自寻死路

第354章 自寻死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易浊风的手又轻轻抖了抖,也随着他的抖动,承影剑剑身倏然变的朦胧起来。他说:“感情的事情,从来没有如果,从来不能勉强。况且,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骆姝帘又凝视着易浊风,眼眶开始湿润,说:“不管有没有爱过,至少你曾经是属于我的。”

    因为不想再提及这些,所以易浊风又稍稍偏过头去,刻意躲开她的目光,冷漠无情纠正她说:“你错了,我真的没有爱过你。就算从来对你说过几句甜言蜜语,那也只是想利用你骗过溥侵!”

    骆姝帘听此,又痛苦的闭了闭眼,两行泪水也开始顺着她的脸颊慢慢流淌下来。

    “这么说……就算没有史如歌……你也不爱我了?”她又问,声音那么嘶哑、那么哽咽、那么虚弱。

    易浊风幽蓝色的眼瞳中又翻腾着怒火,道:“是。所以你不应该把一切罪过都归咎于她,龚家父子他们更是死有余辜!”

    骆姝帘面庞上又绽开一种令人感到窒息的美艳的笑容。她说:“对于我,他们只是我的亲人。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应该为他们报仇,不是吗?”

    易浊风还是面无表情,只是他的语气忽然变得比较客气,又好声对她说:“可史如歌,她是无辜的。你把解药给我,从前的一切我便皆不与你计较。包括你扇耳旁风,让溥侵在我身上种下绝情钉。后来又在别雅山,施计令我身陷龚家父子的圈套中。甚至凌无邪的死,与你之间那千丝万缕的联系。”

    乍时,骆姝帘又眸光一颤,心中大为诧异,“你一直都知道那个人是我?”

    易浊风又应说:“嗯。在你第一次对我动恶念时,我决定顾及旧情,放你一马。却没想到,你越来越狠。”

    一时间,骆姝帘的脸上又浮现出一丝阴森的笑意,说:“是,是我,都是我。不过我做了那一切,我从来都不觉得我有错,也从来都不后悔。而且今天我还要告诉你,谁也救不了史如歌!因为她中的毒,是没有解药的!就算你拿芫莨圣水给她喝,也没有用!”

    “骆姝帘,你……”易浊风的眼神又宛如他手中承影剑绽放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心神凌乱。

    骆姝帘却又变得愈发无畏,那对潋滟勾人的凤眼依然不依不饶紧盯着他。仿佛,她要挑战他的容忍极限,再道:“既然今天你专程回来,为史如歌打抱不平,那就杀了我吧!”

    “你以为我不会杀你?”积压在易浊风内心的仇恨和杀意也由于她的挑衅一触即发,又咬牙狠厉的说。

    骆姝帘不再应声,只是轻轻闭上眼睛。易浊风见此,又不禁紧了紧手中的承影剑,锋利的剑尖正要刺入她的咽喉里。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极其愤怒的声音又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易浊风,你给我住手!”

    这是溥天骄赶过来了。

    他发现里边情况的异常,便匆忙赶过来了。

    听见他的声音,易浊风却也立即止住了手。

    溥天骄直接赶至骆姝帘的前面,将她护在身后。然后,他凛冽的目光与易浊风冰冷的眸子对视。

    “不要忘了,你已经和天一教脱离了关系。给我马上离开,否则我马上叫人拿下你!”他警告易浊风说。

    “你叫!我正想知道是他们的速度快,还是我的剑快!”易浊风也是完全无畏,说完之后承影剑剑锋变而快速的指向了溥天骄。

    “你……”溥天骄更加怒不可遏,手中的皓月宝刀挥起,也正要挥向他。

    可是,赶在了他挥刀之前,易浊风的承影剑剑锋又逼近了他的咽喉半寸。

    易浊风语气很冷,声音很低,却也气势汹汹,说:“你一定知道史如歌的眼盲是怎么一回事,告诉我医治的方法,否则我杀了你!”

    倏然,溥天骄的瞳目又放大了一倍,道:“你敢?你敢杀我!不要以为我爹暂且放过你,那就是认下了你,你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我再提醒你,我爹从来不把你当一回事,至始至终,你都只是我爹用来对付敌人的工具!”

    他这番话又惹得易浊风想笑,唇角轻轻一抽,说:“从来没有兴趣,去跟你抢爹。我也不姓溥,你爹把我当什么,那也都是他的事,我根本就不屑一顾。”

    溥天骄又完全不信,恶哼一声说:“既然不屑一顾,为何今天又死皮赖脸的跑回来了?今天你敢回来,还不是因为你知道我爹已经不会再对你动杀念了?”

    易浊风的唇角再次怪异的抽动了一下。他懒得跟溥天骄废话了,又冷冷的说:“不要浪费我时间了,识相的就快告诉我史如歌的眼盲是怎么一回事,怎样才能治好她?”

    溥天骄依然昂头,以一副无比傲慢的姿态看着他,说:“不说你也奈何不了我,我真不信你敢杀我!”

    易浊风又将手中剑柄握得更紧,眸中杀气翻腾,慢声吐字说:“那就试试我到底敢不敢杀你……”在他的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之际,承影剑的剑锋已然带着一股冰寒的杀气,只差毫厘便要刺入溥天骄的咽喉。

    “不要!易浊风我告诉你就是!”迫在眉睫时,骆姝帘又慌乱的跨前一步,用力按住了易浊风的手臂。

    见骆姝帘阻挡了自己,易浊风显得更加不耐烦了,再用极其厌恶的目光睥睨她一下说:“滚!”

    骆姝帘又连连摇头,以劝慰的口吻说:“你不要杀他,好歹他也是你弟弟!我告诉你史如歌中的是什么毒,你现在放了你弟弟!”

    也因为她的这番话,易浊风的杀意终于减下了几分。但是他还没急着落剑,就再次气势汹汹道,“说!”

    骆姝帘又拧眉思索着,而后还回头匆匆看了看依然一脸戾气的溥天骄。

    听得溥天骄又立马大声冲她说:“帘帘,你不要告诉他!我就不信,他真敢杀我!”

    骆姝帘的神色更显无奈,摇了下头后轻声一叹说:“天骄,我们别和他赌了。”说完之后她再抬头跟易浊风对视,说:“其实史如歌所中的毒,并非凡间的毒……”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