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351章 树恋花儿

第351章 树恋花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请问这本书还有人在看吗?求订阅呀,求打赏呀。)

    骆姝帘听见了,唇角又咻着一抹更加狡黠的笑意,再次望向溥天骄说:“天骄,并非你爹说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你也不小了,应该有主见、有想法的。”

    突然间,溥天骄的怒气又平息下来了,也偏头凝望着她的眼睛,小心而好奇询问:“那你的意思是?”

    骆姝帘又轻柔一笑,再凑近他的耳边,说:“趁着他的身世还没有公开,你假传你爹的口谕,派人追杀他……”

    倏然,溥天骄又是一怔,而后一副豁然开朗的表情,重声夸赞骆姝帘说:“好主意,帘儿,你真是我的女诸葛!”

    因为他的夸赞,骆姝帘面容上的微笑又像涟漪一样荡漾得更开。她没有再应溥天骄的话,但是在脑子里继续思忖着什么。

    忽而,溥天骄又想到了她的身体情况,改而关心询问她,“对了帘帘,你的毒还有没有再发作?”

    溥天骄的关心,又惹得骆姝帘笑容即刻凝敛,连眉头也浅浅皱起。因为溥天骄不提还好,一提她便真的想起这些天以来她心口绞痛的次数确实越来越多了。

    “最近总是心绞气促,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剜心毒在作用。”她又望着溥天骄回答说。

    溥天骄听之,幽深的俊目又危险眯起。忽然他还拿起她的手,怜爱的握在自己手心,说:“帘儿,你别害怕。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此时此刻,骆姝帘的心中并不相信溥天骄有能力为自己解毒。但是她还是抿唇一笑,假装对他很是感激,说:“我知道的,我相信你,也谢谢你,天骄。”

    而她温柔的话语,也惹得溥天骄心情更好。他又拿起她那只手,吻了吻她的手背,很深情说:“帘儿,我爱你。”

    骆姝帘的脸颊又变得微微泛红,利落的收回手,拒绝他的表白,口吻严肃说:“天骄,我们不适合,而且我比你大!”

    对于她的拒绝,溥天骄早就习以为常,又大然无畏说:“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我觉得我们很适合,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姐姐。”

    溥天骄对自己的爱恋,有多么的执拗,有多么的深刻,骆姝帘早就体会过了。于是现在,她也不想再说什么,就别过脸去,躲避着他。

    溥天骄生怕她是不高兴了,又轻轻扳了扳她的肩,说:“我们不说这个了,说说其他的。那个洞里的男人,他给你的一个月期限也快到了,过几天我陪你一起去见他吧。一来我是为了保护你,二来我真想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你觉得怎么样?”

    这时候,骆姝帘又抬眸望他一眼,强颜一笑说:“好。”

    树恋花儿,花恋蝶,莫谁怨?伊人平生情愫,忘之情,失之意,伤点点泪下下。

    当溥天骄离开御花亭时,已经到了晚上的子时。而在他走后,骆姝帘也飞速回房,准备卧榻休息。

    不料,在她轻扯衣带之际,一道飘忽的黑影,在她身后如鬼魅般晃动。

    随之,她明显感觉到了他的到来,又赶紧合上衣服,转身回头。

    “谁?”她还虚声询问,带着惶恐和紧张。

    很快,那道黑影也不再飘忽,变成一个高大的人形,站在了她的面前。

    “骆姑娘,好久不见……”来者还跟她打着招呼,语气冷冷淡淡。

    对于黑祭的到来,骆姝帘明显感到很是意外,问:“魔尊,怎么是你?”

    黑祭却不以为然,直接告诉她说:“当然是我。而且我来天一教,已经一天了。”

    “啊……”骆姝帘又感到诧异,但是短时间内不知道再说什么。

    目前骆姝帘身中剧痛,黑祭也是知道的。他又向她走近一步,借着皎白的月光,打量她高挑的身子一圈,说:“那个溥天骄,对你挺钟情的……”

    骆姝帘不明白他说这句话的用意,但是点了下头,说:“是啊。”

    黑祭似乎比较好奇,又正视她问:“那你了?你一点也不喜欢他?只喜欢易浊风?”

    骆姝帘还是没有猜到他的用意,但是还是点头,说:“也算吧。无论他对我多好,我都没有那种悸动的感觉。”说完之后她也去瞥黑祭的神色。

    只见此时,黑祭的薄唇冰冷一勾,笑的很是阴险、很是玩味。看着看着,骆姝帘又觉心窝口一寒,感觉很是怪异和不妙。

    “魔尊为何问这个?难不成是想……”因为她好奇至极,所以又斗胆询问他。

    也不等她把话完全说完,黑祭便立马打断她,重声讲述:“对,我想……那会儿你们的对话,我也全部听到了……既然他是易浊风的胞弟,那么那样做真的非常好……而现在我之所以问问你,是想确定你不会心疼……”

    黑祭这番话,又说的比较含蓄,可是骆姝帘听着却明白无比。黑祭一直想要达成的目的,便是让易浊风成魔。而杀了溥天骄,再嫁祸给易浊风,绝对能够很好的诱发易浊风潜在的魔性。

    “我不会心疼。你想怎么样,尽管怎么样。”想完之后她又对黑祭说。

    黑祭又目光幽深的凝望着她,好似对她钦佩到了极点的,说:“骆姑娘果然是个奇女子。为成大器,不拘小节。敢于牺牲任何一切。”

    骆姝帘又偏过头去,不让他注视着自己,轻冷一笑说:“魔尊谬赞了,把我想的太过狠戾了。我之所以不反对,那是因为我知道,就算我反对魔尊你也不会给我面子。”

    一时间,黑祭又哈哈大笑起来,说:“那是,那是……我既然已经筹划好了下一步计划,也就不会因为任何其他而临时改变主张……”

    骆姝帘不再说话,只是眼神愈发凛冽,不知道在望着何处。忽然,她又想到了一点,再问黑祭,“魔尊,你有没有会过那个山洞里的男人,你猜他会是谁?”

    这下子,黑祭又懒散的摇了下头,叹息一般回答说:“我没会过,也猜不准他的身份。毕竟这里是天一教,而不是其他地方。千百年来,明居或隐居在这边山间的仙魔眷侣和能人异士,数不胜数……”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