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342章 来来回回

第342章 来来回回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易浊风脸色阴沉,直接冷然询问她,“有没有见到少夫人?”

    骆姨还是浑身颤栗,吞吞吐吐说:“回……回少爷的话……今天清晨天色刚亮,小的就见得少夫人,离开琼华居了。”

    易浊风的容颜无怒自威,又问:“她有没有说去哪儿?”

    骆姨又立马摇头,“小的……小的不清楚!”

    易浊风的脸色霎变惨白,又冷冷吩咐她说:“派人去给我找,找不到你也别回来了。”

    “是,少爷。”骆姨又战战兢兢抬起头来,正准备离去。转身之际,却见得他的上衣,染出了斑斑血迹。

    “少爷,你的伤……”她的脚步自然再次顿住,凝蹙着眉,关心询问易浊风。

    易浊风也痛苦的凝蹙着眉,昨夜运动的太过忘我和放纵,以致他都忽视了身上剑伤的存在。

    而现在他很是明显感觉到了,那道伤口裂得更开了。

    不过他一向坚强,又挥了下手,无谓冲骆姨说,“小伤,不碍事。你下去吧。”

    骆姨又赶紧点了下头,说:“那小的告退了。”说完之后再次微微躬身,然后小心翼翼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在她走后,易浊风捂了捂自己受伤的胸口,不禁觉得十分可悲、可笑!昨天溥侵用舞冥神功封住了他的功力,半个月之内他都无法运转体内真气!加之昨晚他被承影剑刺伤,如果现在有人冲过来想杀了他,那可真是易如反掌!

    按照常理,承影剑是上古神剑,在认下他这个主人后,只会吸食他的鲜血而不会真正伤到他。可是,由于他的功力被封了,所以现在他的这具躯体,只是一具平常人的躯体,没有一丝仙灵或神魔的属性。如此一来,在刺入他的身体里时,承影剑的魔性便没有受到任何制约,最终轻而易举侵蚀了他的肉体。

    很快,骆姨按照易浊风的吩咐,派遣琼华居内上上下下的丫鬟和兵卫一起寻找史如歌。

    然而,在搜了问了半个时辰后,却还是没人知道她早晨去了哪儿。

    由此,可怜的骆姨又急得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手脚颤栗、浑身发抖,生怕遭受易浊风的怪罪。

    巳时时,御花谷内,骆姨一副垂头丧气加无精打采的神情,低声向骆姝帘汇报着琼华居的近况。

    “昨晚他们在一起了?”在听完骆姨的汇报后,骆姝帘的柳叶眉浅浅皱起。

    “嗯,不过我看易浊风还是舍不得她。这么个大清早的,起床没见着她就逼着我们这些下人忙死忙活。”骆姨又叹了口气,再回答着她。

    “哼,你们都别找了,就让她去死吧。”骆姝帘又气势汹汹说,分外美丽的墨瞳中却充斥着无穷的妒火。

    骆姨又抿紧了嘴,开始不说话。

    突然间,骆姝帘又想了什么,眸中妒火消退,眸光分外明亮。

    她凛冽的目光紧盯着骆姨,又用特别阴险的语气冲她说:“姑姑,如果你还把我当成你的侄女,那就再帮我做一件事情。将来,我绝对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这……”开始骆姨支支吾吾,犹豫着不敢答应。过了片刻之后,她才忍俊不禁询问,“你要我做什么?”

    骆姝帘的嘴角又扬起一丝极其诡谲的笑意,示意骆姨伸过耳朵。

    骆姨意会,连忙向她凑近。紧跟着,她在骆姨耳边滔滔不绝了好一阵。

    “这不好吧?”骆姨差点没忍住,吓得叫出了声。

    顿时,骆姝帘的凤眼中释放着更加邪恶的光芒,说:“没什么不好,这本来就不属于她!”

    骆姨直觉心中一阵恶寒,又小心翼翼询问她:“那……要是易少爷怪罪下来,我该怎么办?”

    骆姝帘又微微挑眉,面浮诧异的神色,再睥睨着骆姨,甚是认真询问,“哦?你还打算让他知道是你做的?”

    倏然,骆姨低下头去,不发一语。

    悬崖边,史如歌白色的裙纱,迎风而舞。

    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颜面。

    她杀易浊风,怎么都下不了手。可是,他偏偏就是她的仇人,他杀了她的父亲和程戈。

    她真的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所以想到一死了之。

    或许也只有死了,才能够完全摆脱这一切。

    她慢慢向崖边挪步。

    山风拂上她稚秀的面颊,她感到前所未有的释然和解脱。

    不知不觉间,她的一只脚已经踩在了空处。

    “史如歌!”身后忽然传来一句温和的男人声,呼唤着她。

    回头一看,却是风尘仆仆的楚绍龙。

    “史姑娘,不要做傻事!”楚绍龙是飞过来的,脚步停在她的身后后,又焦急如焚的劝慰着她。

    史如歌回头望他,胸口却有几丝怒意,冲他说,“不关你的事,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跟踪我?”

    史如歌主动询问问题,又惹得楚绍龙反倒平静了。楚绍龙又冲她无声一叹,语气无奈说:“算是跟踪你吧。天色一亮,我便去了琼华居找你。但是你不在。”

    “找我?”史如歌有些意外,又在不经意间收回脚步,更加认真的盯着楚绍龙。

    她暂且想不到,楚绍龙找她,又是为了何事……

    “我想告诉你程戈还没有死,杀你爹的人也有可能不是易浊风。所以,你犯不着用死为自己赎罪。”楚绍龙又语速很快冲她说,一字一字正好道到了她的心坎上。

    史如歌的目光中又尽是讶然之色,心中更加疑惑且不安,“为什么我想什么你都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楚绍龙又悠悠将手中的折扇舒展开来,说:“我实话告诉你吧,从前你们遇到过好多次的那个黑影人,他是我的师父。程戈被易浊风刺伤、坠入飞云河之后,是我师父救了他。”

    这一瞬间,史如歌自然又是一脸欣慰,先前笼罩在她心头的乌云消散了一大半,立马再问他,“既然程戈没死,那他现在人在哪儿?”

    楚绍龙始终很是平静,此时唇边还抹过一丝古怪的意味,又语气阴冷回答她,“他现在在哪儿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很快他就会到琼华居,去做你做不了的事……”

    “他要杀易浊风?”史如歌又大声问,心情更加紧张复杂。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