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幻剑冥侠 > 第332章 变化超速

第332章 变化超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溥侵又深吸一口气,极力抑制不让自己暴怒,不让自己在此时跟易浊风翻脸。隔了一会后,他再冷然补充,“还有个程戈,我永远都不想再看到他,你知道该怎么做……”

    “嗯。”易浊风说……

    很快,庄罹因为私自杀害史乘桴而被易浊风击毙以及易浊风和史如歌即将成婚这两个惊天消息,沸沸扬扬传遍了整个武林。

    江湖上包括天一教在内的各大门派,都在小心议论着这两桩事。

    流言蜚语,一切的一切,很快便传入到了仍旧在费力找寻史如歌下落的程戈耳中。

    得知史如歌被溥侵安顿在了微翠居,程戈便再也顾不上前路的坎坷。他执仗赤霄剑,撇开三步一岗的护卫,悄无声息潜入到了这精小秀美的院落。

    程戈誓死也要救出史如歌。他不会让她在这人间炼狱般的天一教待一辈子,也不会让她嫁给易浊风!

    这座院落占地较少,宅形袖珍,其布局和设计也极为简单,一座圆形围墙,墙边有序陈列着若干棵高大榕树。房屋静置于正中,东西南北四向各有两间。

    正东面那小间闺房内,溥漓心坐在窗边铜镜前,轻轻梳理着自己如绸般黑亮的秀发。她那灵秀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很是不巧突然间便瞧见了屋外那条一掠而过的灰白色身影。

    “似曾相识的感觉,难道他还没有死?”顿时,溥漓心心里咯咯直乐,立马放下手中墨绿玉梳,兴奋得追了出去。

    屋子外面,却只有风的影子。

    溥漓心扫兴的撅起了嘴巴,又准备回房休憩。忽而,她怎么也迈不开步子了。

    此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想回头看看身后,可是,有一把明晃晃的宝剑稳稳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说,史如歌在哪儿?”这会儿程戈的声音虽不洪亮,却也带着震人心腑的力度。

    “我……我不知道……”回答他时,漓心的声音在颤抖。

    “哼,你像是常住在这儿的人,你会不知道她在哪儿?坦白点!”程戈又气势汹汹说,显然不相信她。说完之后又将赤霄剑往她脖子上方移了移。

    “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可能……可能史如歌姐姐出去了,她去找程戈哥哥了!”溥漓心又颤栗的慌乱的说,一副就像哭泣的表情。

    “程戈哥哥?”对于她对自己的称呼,程戈又感到甚是困惑,暗忖难道她认识自己吗?

    照他一贯的好奇心,他一定会寻根究底问个明白。可是现在时间紧迫,所以这问题便不是重点。

    “那史如歌到底去哪儿了?溥侵到底想逼她做什么?”程戈问得越来越急,声音也越来越冷。

    溥漓心又摇了下头,极力的辩解,说:“不是溥侵带她出去的,是她自己出去的!溥侵什么都没有逼她,是她自愿嫁给浊风哥哥的!”

    “胡扯,溥侵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程戈又冷说。

    溥漓心又变得撅嘴不语,总之一副很是委屈的模样。

    在她身后的程戈,终于开始打量着她。她显得骨架娇小,完全不胜武力,却又衣着华美、姿态优美……

    如此程戈也猜到了,她在天一教,绝对不会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丫头!

    片刻之后,他解开了溥漓心的穴道,又很不客气冲她说:“走,带我去找史如歌!”说完之后再推了推她。

    “唉呀程戈哥哥,我真的不知道她去哪儿了!你若真想找她,就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溥漓心一听又变得不耐烦了,焦虑的回过头来。顿时,她与程戈正好四目相对。

    而后,他们眼瞳里,满满的全是对方。

    “程戈哥哥,真的是你!我的感觉真的没错!”当直视程戈俊逸如神的面容时,溥漓心又很大声说,高兴得有些失控。

    看见眼前溥漓心的面容,确认她确实是自己从前认识的人,程戈又不禁撇了下唇,强作笑颜。话说现在他也并不高兴,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天真烂漫的小丫头,居然也是天一教的人。

    程戈还在心中想:看她一身华贵的装束,想必她跟溥侵关系还不错。只是她会是谁呢?

    “程戈哥哥,真是没有想到,我还能见到你!”见程戈心有所思、都不应声,溥漓心再次大声说话。同时,她脸上的笑容,就像一朵绽开的春花。她也依然端详着程戈,好像怎么都看不腻他。

    “姑娘,既然你不知道史如歌人在哪儿,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回过神来后程戈又冷冲溥漓心说,避免跟她再有交际。

    见程戈又急着离开,溥漓心再次变得焦虑起来。她凝望着程戈的背影,小脸上笑容不再,急声询问着他:“你为什么要这么紧张她啊?她又不是你亲妹妹……”

    “这与你无关,告辞。”程戈稍稍停步,不耐烦的瞥她一眼说,说完之后又要走。

    “喂……”溥漓心又连忙轻声呼唤他一句。她那张粉嫩的小脸,突然间也涨得通红。

    此时溥漓心这副楚楚动人的模样,但凡男人,都会我见犹怜。程戈也不例外,他的脚步又多停留了一刻,再视溥漓心,道:“还有什么想说的,那就快说吧。”

    溥漓心又抿了下唇、点了下头,提醒他说:“两天后如歌姐姐便和浊风哥哥成亲了,现在她大概是去找你了……因为她答应了教主,要尽快的找到你……”

    “找我做什么?是不是……”听溥漓心这么一说,顿时程戈又立马想到了什么,拧眉自言自语着。

    “程戈,现在你去找她吧。”溥漓心忽然又催促程戈,然后轻轻抿唇,模样看上去很是乖戾。

    程戈的唇边又撇过一丝怪异的笑容。突然间,一道强劲的气流从远处冲涌进来。他工整的剑眉一横,立马冲溥漓心说:“我不去找她,因为有人过来找我。而且此时,他们已经进来了。”

    也就在程戈话音落下之际,便见得不远处的院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

    “程戈,我们又见面了,在这里等你好久了!”蜀逍一身红袍,威风凛凛伫立在大门口。

    程戈听此又冷然一笑,眉心压拧的更紧,随即明白了,嘴边轻声感慨,“原来这是一个圈套……无用的人,就会利用这种滥方法引我出现……”

    蜀逍又摇了下头,再悠悠偏身,让开一条道,告诉他说:“不是我们想见你,是史如歌和易浊风想见你,这边请!”

    “去哪儿?”程戈倒也不畏惧。他想既然来到了这里,无论他们要玩什么,他都奉陪到底。

    “你父亲生前常待的地方,飞云瀑。”蜀逍说。

    “那好,很好!我正想会会他易浊风!”程戈又铿声相应说。说完之后他的身形便轻巧得如蜻蜓点水般跃了起来。

    “不,不要去,程戈哥哥!”溥漓心见此又连忙摇头。她还焦急得对天空伸手,本试图抓住程戈的身影。

    结果她根本就抓不住。

    “漓心小姐,教主要你照顾好自己。而后勿忧、勿烦、勿躁,这些都对身体不好。再等一段时间,教主便过来看你。”见溥漓心因为程戈的离开而慌乱无措、心绪不宁,蜀逍又向她走近,告诫着她。

    溥漓心又歪了歪脑袋,并不愿意和蜀逍说话。见程戈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了,她直接转身,往屋里走。

    蜀逍又阴着眸子,偏头凝视着她的身影……

    飞云瀑下,易浊风伫立在青山绿水间。

    程戈凌空踏步,稳稳降落在了他的正前方。

    随后,他们两人相视而立。

    程戈极力积压着胸腔内的怒火,冷问面无表情的易浊风,“果然是你,如歌在哪儿?”

    易浊风手持承影剑,又朝他走近几步,说:“她在微翠居。”

    程戈又显得有些慌了神,轻呵一笑说:“我刚从微翠居过来,没有看到她啊。她……你……”他一边说一边继续望着易浊风,似乎想从易浊风的眼底知道答案。

    易浊风始终神色漠然。见程戈这番担忧史如歌,片刻之后他又转过身躯,而懒得再回答程戈的问话。

    因为易浊风的态度,程戈泼墨般的眼瞳中乍现一抹狰狞的杀意。他厉视易浊风的背影说:“当我知道如歌喜欢你时,我还在心底替她感到庆幸,因为我觉得你不像溥侵身边其他走狗那番不讲人理。不过现在,我真的开始搞不懂了,你到底是好人还是小人?我师父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易浊风忽然也轻声叹息了一下,他似想平息程戈内心的仇恨,别有深意说:“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完全不必懂。史如歌你也可以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照顾好她?哼,你有什么资格说照顾她?就算真让你照顾她,你又拿什么保证你可以做到不再让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伤害到她?”程戈又觉十分可笑,嗤声连问他。

    “保证不了。”易浊风也直接如实回答他。

    “那你就放她自由,不要逼她做她不愿意的事!”程戈说。

    易浊风又微微抬头,用那对幽冷的蓝色眼睛,去凝望无比遥远的远方,说:“我从未逼她做任何事情。她为了你以及你们泉池山庄的安危,才选择嫁给我。这是她和溥侵的交易,我左右不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